飛行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A Legendgrows new wing

2016-11-02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晚會表演以先鋒精神、激情、冒險 精神、發現精神為主題,向以往的 先行者,包括達文西、馬可孛羅、 哥倫布、麥哲倫等致敬。Junkers 及RIMOWA都繼承了他們的無比勇 氣,帶領飛行體驗向前走。

每當在機場的運輸帶等候行李時,總會發現一個現象──接近一半的都是RIMOWA行李箱,什麼顏色或型號都有,其溝槽設計更成為了它跟其他行李箱區分的標誌。行李箱的溝槽設計不是出於外觀的考量,而是跟當時飛機所採用的物料有關。RIMOWA主席兼行政總裁Dieter Morszeck的父親Richard Morszeck於60多年前正是受Junkers飛機所採用的杜拉鋁(Duralumin)溝槽式設計所啟發,製作了品牌經典的杜拉鋁行李箱。因此Dieter Morszeck 對Junkers的飛機項目深有共鳴,決定贊助Junkers F13重建計劃。9月中旬,Junkers F13 by RIMOWA在瑞士迪本多夫(Dubendorf)機場起飛,飛越瑞士阿爾卑斯山,完成正式初次飛行,將昔日的航空故事在今天重現。同時,品牌亦舉辦了「數碼化趨勢締造順暢旅程」的小組討論,研究飛行的未來發展。

昨日的飛行故事

Image description 參與見證Junkers F13 by RIMOWA正式初次飛行的嘉賓,可坐上Ju 52飛上天際,感受難能可貴的復古飛行體驗。

Image description RIMOWA 主席兼行政 總裁Dieter Morszeck 攝於心愛的Junkers F13 by RIMOWA上。

Image description (左起) Hugo Junkers的孫兒Bernd Junkers與 RIMOWA主席兼行政總裁Dieter Morszeck。

RIMOWA 主席兼行政總裁Dieter Morszeck是這個擁有118年歷史的第三代家族傳人,自少便熱愛飛行,夢想是接觸跟機械有關的事情及當飛機師。加入Rimowa時,Dieter只得19歲,但仍是堅持對駕駛飛機的熱愛,就算到現在,一有閒暇,Dieter便駕駛小型飛機邀請朋友暢遊。28歲的時候,他已成為公司的執行董事,努力當上公司的領航員:「跟我的爸爸一樣,我喜歡不停的新嘗試。」時光倒流到上世紀40、50年代,Dieter的爸爸Richard把注意力放在的材質的革新上。當時流行以皮革、木材作為行李箱的原材料,但體積沉重。為了做出最完美的行李箱,Richard開始嘗試不同的材質,最後Richard把目光投向了金屬。歷經數次試驗,Richard發現鋁具有輕盈,並且堅固耐用的特性。他更從Ju 52飛機具的外表上汲取靈感,將溝槽設計應用在RIMOWA的產品上,增加金屬的強度和耐壓水準, 為旅客提供輕便的旅行箱。

Junkers Ju 52是為德國Junkers公司在1932年至1945年間生產的一款運輸機。由於它的外殼十分堅硬,因此它亦有「鋼鐵安妮」等稱號。除了運輸之用途外,它在西班牙內戰及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更擔任轟炸的任務;而且,它亦於瑞士航空及漢莎航空等航空公司提供民航服務。原本該機採用單引擎設計。然而,由於這種設計並不符合當時航空法規之安全要求。於是, Junkers便修改設計,於兩翼上各加裝一具引擎,即成為了我們今天所見的三引擎Ju-52。

自言將飛行視作第二職業的Dieter認為Junkers的創辦人Hugo Junkers對飛行歷史有偉大的貢獻:「Hugo Junkers是將杜拉鋁用於飛機建造的先驅。環顧全球,溝槽式的金屬外層成為了Junkers飛機和RIMOWA行李箱的標記。因此,我決定參與和贊助Junkers F13的重建計劃,令這款飛機能夠再次升空。我希望能將這項重要的文化遺產回饋世界,令其不至於埋沒在博物館之內,而是回歸天空。」為了向在航空史上佔有重要一席位的JunkersF-13致敬,Dieter發動RIMOWA與瑞士JU-Air及歷史飛機之友協會(VFL)聯手推行F13重建計劃,一起探索舊日的航空旅程。在Dieter眼中,Junkers走在時代之先,其創辦人Hugo Junkers十分了不起,很多人認識Ju 52,但F13較少人留意。他也不諱言贊助F13重建計劃是一個瘋狂的意念,但「no risk no fun!雖然過程中我們遇到不少困難,但我們有一支優秀的團隊及清晰的目標,一切迎刃而解。」

Junkers F13最初由Hugo Junkers於1919年委託建造。直至1933年,這架首次採用杜拉鋁製作的懸臂式全金屬飛機,才於德國德紹的Junkers廠房完成。F13是世界歷史上第一架全金屬打造以及用於航空載運服務的飛機,採用單翼機的造型,提升速度性能。當時首架開發的F13另有被稱呼為「安娜麗絲」(Annelise)之小名,安娜麗絲是Hugo Junkers女兒的名字。因F13的開發目的是用於航空服務,所以在機艙內設有舒適座椅、及燈光照明等設備。另外,F13的開放駕駛艙可容納兩名操控員,讓駕駛員可隨時互相照應。

經歷7年,F13終於在9月中在瑞士迪本多夫(Dubendorf)機場作首次飛行,擁有34年駕駛私人飛機經驗的Dieter與負責試飛的機師Oliver Bachmann乘坐在駕駛艙內,興奮得難以形容。

重現過去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為讓嘉賓感受Junkers F13首次建造時(即1920年代)的氣 氛,RIMOWA將迪本多夫機場布置成《The Great Gatsby》 描寫的爵士年代,一派紙醉金迷夜夜笙歌的氣氛,並動用龐大 的古董車隊接載全部嘉賓。

重新建造之後的Junkers F13在距離第一次升空已經過了接近100年,為紀念Hugo Junkers教授,新的F13命名為「Annelise 2」。Junkers F13 by RIMOWA並非單純的複製,更為這款大受歡迎的飛機注入了最新科技。
Junkers F13是所有商用飛機的「始祖」,是次試飛成功延續了已故Hugo Junkers教授所遺留下的寶貴理想。Junkers F13 by RIMOWA飛機開始在跑道上滑行,然後逐漸加速,只需200米的距離就已順利起飛,引擎提供450匹馬力,而巡航時速則達到176公里。機場的熒幕直播駕駛艙內的狀況,所有來賓看到飛機的儀表板時,均感到自己彷彿穿越了時空。飛機內設有攝影機,拍攝Dieter與機師的情況,並即時與專程蒞臨現場的多位嘉賓,包括Hugo Junkers的孫兒Bernd Junkers及87年前曾坐上首批Junkers F13 飛機的Hans-Walter Bender,進行對話。試飛當天,風和日麗,機師技術純熟,引領飛機劃破長空,大家都能分享Dieter的喜悅。飛機着陸時,現場不斷為Dieter及機師吶喊歡呼。Dieter Morszeck 深感自豪和興奮,步出駕駛艙後表示:「這是我夢想成真的一刻。Junkers F13再次翱翔天際, 我有幸能在駕駛艙內親身體驗正式初次飛行,夫復何求?」他更笑言希望可在F13飛機內飛長一點時間。

Junkers F13 by RIMOWA飛機由構思至完成正式初次飛行,合共歷時七年,當中進行了大量研究和規劃工作,並須完成多項審批。飛機的建造團隊龐大,包括Kälin Aero Technologies、MSW Aviation、Naef Flugmotoren AG、AeroFEM GmbH和JU-AIR等公司,製造工作歷時24個月。團隊人員踏足了多個國家,研究數目龐大的檔案,務求制訂建造計劃,當中位於巴黎勒布爾熱航空及航天博物館的Junkers JL6飛機尤其深具價值。研究人員運用雷射測量飛機的尺寸,然後將數據輸入極為先進的立體建造軟件之中,以作分析。

Junkers F13 by RIMOWA飛機的建造工作在德國黑森林進行, 合共花了12,000小時。這架低翼飛機設有可容納兩人的開放式駕駛艙, 由2,600個部件組成, 並以35,000多顆鉚釘固定, 而且使用了約60公斤的油漆修飾。飛機採用單引擎設計,動力來自一個Pratt & Whitney Wasp Junior R985 9缸輻射型引擎,具備450匹馬力,機艙內部採用真皮設計,格外豪華。就如Dieter所說,新的F13應該是在天空翱翔的,所以根據 https://www.rimowa-f13.com/官方網站資料,預計在11月飛機可取得證書及付運,Dieter表示美國市場對這類復刻飛機有需求,會先建造第一架,然後再看。

為讓嘉賓感受F13首次建造時(即1920年代)的氣氛, RIMOWA將迪本多夫機場布置成《The Great Gatsby》描寫的爵士年代,一派紙醉金迷夜夜笙歌的氣氛,並動用龐大的古董車隊接載全部嘉賓。一次大戰後黃金時代的繁華,盡情展現。

晚會表演以先鋒精神、激情、冒險精神、發現精神為主題,向以往的先行者,包括達文西、馬可孛羅、哥倫布、麥哲倫等致敬。Junkers及RIMOWA都繼承了他們的無比勇氣,帶領飛行體驗向前走。翌日,嘉賓更坐上Ju 52飛上天際,感受難能可貴的復古飛行體驗。

展望未來

Image description 93歲的Hans-Walter Bender於87 年前曾坐上首批Junkers F13飛 機,在今次活動獲邀成為邀成為 Junkers F13 by RIMOWA 的榮譽 嘉賓。為表謝意,Bender先生將 當年乘客輪候乘搭飛機的照片, 連同機票的副本一起送給Dieter Morszeck。

Image description RIMOWA電子標籤行李箱已創業界 的先河,令攜帶行李乘搭飛機的過 程更方便、更快捷、保安更嚴密。

Image description

遺傳了父親的創新優良因子,熱愛攝影的Dieter在1976年研發了全球首個防水旅行箱“PILOT”系列。他經常會去充滿異國風情的地方旅遊,印度、古巴都是他曾涉足之地。到過的地方,他都想留下美好回憶,(當然也想為自己的攝影功力留個記念),所以便拍下了旅遊錄影帶,比很多奢侈品牌還更早有旅遊的概念。“PILOT”系列兼具了防撞擊以及抗溫差等功能,為攝影器材提供適當保護,旋即受到專業攝影師追捧。

2000年,勇於創新的Dieter,跟產品研發團隊努力3-4年後,率先推出百分百聚碳酸酯(Polycarbonate)旅行箱SALSA系列。聚碳酸酯是航機窗戶也會使用的材質,堅固程度可想而知,但如何將它變成輕盈且具彈性才是關鍵所在。Dieter說在工場測試時,他更嚴格:「我在旅行箱上反覆跳動,就是要測試聚碳酸酯的耐用性。及早發現問題,我們就可以做到產品最好。」

RIMOWA在115年的歷史裡,不斷創新,為消費者帶來更多的選擇,那未來的飛行體驗是怎樣的?毫無疑問,旅遊業亦會隨着數碼化而提供更優質的服務。藉着這次F13初次試飛的活動,RIMOWA邀請了來自RIMOWA電子標籤、漢莎航空、TSystems、Materna的代表,在瑞士迪本多夫聚首一堂,進行主題為「數碼化趨勢締造順暢旅程」的小組討論。

近年,RIMOWA電子標籤行李箱已創業界的先河,令攜帶行李乘搭飛機的過程更方便、更快捷、保安更嚴密。啟用RIMOWA電子標籤行李箱,首先你需要RIMOWA電子標籤行李箱﹑RIMOWA App和航空公司的App。以智能電話通過 RIMOWA App來註冊你的RIMOWA電子標籤行李箱。你可於App內連結多個行李箱。通過航空公司的App完成辦理行李箱託運手續後,旅客除了可取得已預訂航班的數碼登機證, 也會獲得航空公司發出數碼行李資料。旅客只要使用智能電話,點擊行李箱的資訊,就能透過藍牙將資料發送到設有RIMOWA電子標籤的行李箱。這些資料會立即顯示於內置數據模組。完成以上程序,RIMOWA行李箱只需數秒就可於機場交予托運。RIMOWA電子標籤副總裁Sven Lepschy首先發言:「RIMOWA 電子標籤的推出十分轟動。我們收到的回應顯示,顧客很喜歡電子標籤有助他們掌握行李箱的狀況,節省時間。這套新系統可說為旅遊業的數碼革新掀起了序幕。「事實已經證明,電子標籤一如期望,十分簡單易用,因此對目標顧客來說,以數碼方式辦理登機手續極具吸引力。展望今年年終,電子標籤的應用程式將會增添更豐富的功能, 行李箱的顯示屏可以自行設定,加上顧客的姓名簡寫和喜愛的圖像。顧客所選擇的圖像可以一直顯示,並作為螢幕保護程式,直至顧客旅行時將標籤上載為止。」

RIMOWA電子標籤於2016年3月推出時,只限於漢莎航空的旅客採用,至今,漢莎航空的旅客已經使用RIMOWA電子標籤完成了800次飛行旅程,並已有5,000位顧客登記使用RIMOWA的應用程式。活動當日,漢莎航空代表現場宣布,旅客現可在由聯合航空和奧地利航空所運營的漢莎航班上,使用RIMOWA電子標籤。這是漢莎航空踏出的第一步, 令RIMOWA 電子標籤可擴大應用在漢莎集團及星空聯盟旗下航空公司的網絡。另外,RIMOWA 主席兼行政總裁Dieter Morszeck 於10 月25 日在新加坡舉行的未來旅遊體驗亞洲博覽會(FTE Asia EXPO)上,親自公布與長榮航空攜手合作,安排RIMOWA 電子標籤在亞洲市場推出。長榮航空已成為亞洲首家採用RIMOWA 電子標籤的航空公司,並會於2016 年12 月1 日推出這項服務。

文:Joyce Mok 圖:RIMOWA

Related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