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工作空間破格設計 激發創意

2017-04-27

Image description WeWork聯合創辦人兼首席設計師Miguel McKelvey是位跨界別的設計師,擁有豐富建築設計、施工管理及網頁開發的經驗。

共享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近年不斷冒起, 絕對是辦公室空間設計的一大革命,隨着千禧世代加入勞動市場,傳統辦公室千篇一律的布局, 單調沉悶的用色,以及非以人為本的配套,都讓千禧世代思考如何去打破這個悶局。2010年由Adam Neumann及Miguel McKelvey於紐約成立的WeWork共享工作空間,其構思不單止是設計一個更迎合初創及科網公司的工作空間,更鼓勵及促進會員之間的溝通及互動,形成的社群及人際網絡不單有助公司業務,也重塑工作空間的定義。

自然光與透明度開啟溝通大門
前陣子適逢WeWork位於銅鑼灣Tower 535的八層共享工作空間開幕,品牌聯合創辦人兼首席設計師Miguel McKelvey來港主持開幕儀式,兼分享他對WeWork未來發展的想法。提起共享工作空間最初在美國興起,一方面源於傳統辦公室的千篇一律,如燈光都是一式一樣,茶水間狹窄兼遠離工作空間,種種因素都無助提升員工之間溝通及生產力。Miguel McKelvey 在設計WeWork最着重兩個元素,自然光及透明度,在銅鑼灣WeWork服務據點內,四面都是透明玻璃,讓會員可以隨時擁抱維港美麗景致,而玻璃間隔的運用,基本上會員之間都可以看到對方公司的一舉一動,如此高的透明度,配合開放式天花、溫暖的燈光,加上像酒吧般的茶水間,意圖讓會員在工作桌埋首時也不忘站起來,觀察一下周圍的人和事,並迎接意想不到的相遇和會面。

Image description 大門用上霓虹光管,玩味十足。

「回看科網爆發年代,不少電腦工程師聚集在一起工作,在無拘束的環境下工作,倍覺輕鬆,而我們是首家公司將這個工作環境優勢發展起來,我們在想如何將科網界別這個特點套用在其他行業上,WeWork正是創造一個社交空間,而會員行業的多樣性,讓品牌目前在全球10個國家、超過30個城市擁有辦公地點,會員更超過9萬名。」Miguel McKelvey說。筆者在品牌安排下參觀銅鑼灣辦公據點,很多會員都是科網初創公司,超高透明度之下,基本上沒有什麼私隱可言。「這個透明度就是說如果你成為WeWork會員,你願意開啟自己,而不是閉關自守,當彼此經常在茶水間或公共空間碰面,隔膜只會愈來愈少,很自然會問候對方在做什麼,無論這促成業務合作或結識新朋友,都很有幫助。」

充滿地方色彩的玩味設計
在各式標誌性設計上,WeWork亦刻意將香港充滿玩味的元素隱隱滲透每個角落,讓會員每次行經都發現驚喜細節。Tower 535每層分別採用不同配色和物料配搭,讓人想起香港大都會流行一時的柔和色調;亦採用香港早年常現的馬賽克瓷磚及金屬閘門,重現香港昔日懷舊的裝飾風格。茶水間以昔日大排檔作為靈感,並以霓虹燈為題材。層與層之間流露共同的設計語言,卻又因為各層不同的藝術裝飾,帶來全新的體驗。藝術裝飾類型和主題紛陳,由髮廊門口的旋轉燈、描繪蓮花從石屎中破出的黑白壁畫、到色彩繽紛的宇宙貓塗鴉,每件作品都反映本地創作者獨特個性和經歷,同時讚美香港具創意的一面。

Image description Tower 535每層分別採用不同配色和物料配搭,採用香港早年常現的馬賽克瓷磚及金屬閘門,重現香港昔日懷舊的裝飾風格。

在充滿玩味的辦公空間內,會員更可以邀請朋友或生意夥伴上來聚會,而工作模式更不因循朝九晚五式,自定上班下班時間,在哪個國家城市都可以工作。「有次在WeWork總部舉辦了歌唱之夜,員工各自上台表演,大家都相處得很融洽,而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有十個會員在餐廳上聚會,原來他們都是在WeWork初次認識,由於他們經常穿州過省工作,所以每次去到其他城市的WeWork,人生路不熟時,這裡就像大家庭一樣,讓會員很快便適應當地工作環境及生活。」

未來發展:WeLive共享工作及生活空間
展望未來,不斷向外擴張自然是首要任務, 而《Fast Company》雜誌更推選品牌為最具創意的數據科學公司,當WeWork的會員不斷增加,收集的數據愈來愈多,如何善用及應用在城市規劃上,Miguel McKelvey表示正在跟不同層面溝通有關於未來城市的構想。

Image description 貫徹WeWork的協作精神,藝術裝飾都是由本地創作精英提供。

至於品牌正在研究另一個更具野心的項目,那就是結合工作及生活空間的WeLive,試想想大家回家時,跟鄰居都愈來愈少溝通,WeLive提倡的正好相反。「試想一下每當你入住WeLive的住宅內,最想做的是認識很多很多朋友,在設計上我們如何孕育這個環境?在美國不少人從城市搬到郊區,然後感到寂寞搬回城市,WeLive讓他們立刻認識到新朋友,那是很有趣的。」

Miguel McKelvey表示品牌希望輔助會員走上成功之路,而香港辦公據點一方面可幫助外國公司進入亞洲市場,同時亦可作為中國公司打開外國市場之門,因為他相信人與人之間的合作, 有時面對面談話,比冷冰冰的電郵對話更有說服力。

文:Bill Kwok 圖:Ben Tam(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