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人駕駛

2017-07-27

Image description Google研發中的無人駕駛汽車

占飛近日跟多位科技巨擘談天,無獨有偶,他們均提及「無人駕駛車輛」,指這即將把整個城市的面貌徹底改寫。人類車主醉駕、玩手機……陋習多不勝數,如矽谷一名投資者Marc Andreessen說:「人類的駕車技術這麼差,電腦不費吹灰之力已較我們優勝。」

「無人駕駛」並不是新概念,早在1478年,集發明家與藝術家於一身的天才達文西(Leonardo da Vinci, 1452-1519)已畫了一輛「自我推進車子」(Self-propelled Cart)的草圖,那是一輛約1.7米長乘1.5米闊的三輪小車,靠釋放彈簧動力把車子向前推進,可行走約39.6米路程。達文西從沒有把車子製成,但在網絡上,不少人參考他的草圖而製作成功,運作情況如他判斷的無異。

踏入二十世紀,通用汽車(General Motors)於1939年曾經在紐約世界博覽會展出一個未來城市(1960年)的模型「Futurama」,並註明「滿瀉的陽光,新鮮的空氣,細緻的綠化地帶,車輛在自動駕駛(Abundant sunshine, fresh air, fine green parkways, upon which cars would drive themselves)」,同時指出,「自動駕駛車子會跟公路合作(A collaborative partnership between the car and the highway)」。直至九十年代,拜託電腦技術突飛猛進,人工智能逐步到位,「無人駕駛」在可觸及的將來將會成真。(部分資料來源:International Handbook on Mega-Projects一書)

Image description 西九文化區在未來數月會引入無人駕駛汽車NAVYA ARMA,供市民遊覽使用,時速只是每小時15公里。

幫忙泊車
當然,今天的「無人駕駛」是全新概念,它幾乎等於一個助理、一個司機、一個車主駕車時感到百無聊賴可用作談天功能的「Siri」。

占飛在社交網站做了一個小小的民意調查,問10位駕車朋友,假如今天無人駕駛技術純熟,他們還會否駕車?6位仍希望大部分時間由自己駕駛,其中一人直指:「在香港搭的士,平過養車, 我買車是因為享受駕駛。」他們認為「無人駕駛」的最重要功能是幫手泊車,香港找車位實在不是容易的一回事。

3人認為半半,例如喝酒後或太過疲累就交由「機械人」駕車;最後1位朋友年屆5字頭,是老闆級,有聘用司機的習慣。他認為,若有「無人駕駛」系統, 大部分時間他都會讓車子自行駕駛。按此推論,無人駕駛若普及,「司機」這個職業將會成為歷史名詞……

進入「無人駕駛」的年代,市面有何改變?的士司機肯定被淘汰,市民不用再貼錢買難受(占飛老是遇到非常沒有禮貌的的士司機);其次,共享私家車的概念將很流行,當我不用車子時,就把車子借出去,或者我根本不用擁有整部車子,可跟家人或陌生網友擁有同一部車子。

於是,泊車生意將大受打擊;有人更預測,在「土地問題」愈來愈嚴重的未來世界,偷吃禁果的青年,可能租用共享私家車來尋歡作樂──對他們來說, 那是可移動的時鐘酒店。

Image description 達文西的一幅「自我推進車子」(Self-propelled Cart)草圖,被視為無人駕駛車子的「祖先」之一。

奴役解放
科技日新月異,總招來機械人導致人類失業的討論。

事實上,自工業革命開始,全球失業率,除了受天災人禍金融危機影響, 它哪有隨時代進步而上升呢?科技只會取代一些重複而沉悶的工種,並留下一些需要創意的工種給人類。

什麼是沉悶的工種?占飛有個人事顧問朋友就形容「隧道收費員乃全港最沉悶的職業,較洗碗還要沉悶。洗碗會摔破碗碟,隧道收費員只是整天從窗口伸縮手腕,不停收錢和找錢」。這番話,令人想起張愛玲在《公寓生活記趣》談到她大廈一位「開電梯」的人,「他離了自己那間小屋,就踏進了電梯的小屋──只怕這一輩子是跑不出這兩間小屋了……襯着交替的黑暗,你看見司機人的花白的頭。」上周的新聞,8條政府收費隧道及公路,陸續可以八達通及信用卡繳費。(城門隧道將率先於7月23日起實施拍卡繳費,另紅隧在10月底、獅子山隧道為11月底、東隧明年7月等。)

全港最沉悶的工種有望取消,這算是一種奴役解放、一項德政吧。

文:占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