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復真我的共享工作空間

2017-08-15

Image description naked Hub首席執行官Jon Seliger表示共享工作空間在辦公室租金高昂的大城市下,擁有極高的發展潛力。

筆者近期紛紛收到共享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的採訪邀約,有調查預計2030年共享工作空間將佔據辦公室地產市場的30%,現在滲透率只有1%,一方面證明潛力驚人,另一方面現代人工作模式不停演變,不少跨國企業為了讓員工更快樂及免卻長租約所帶來的高成本,都開始轉投共享工作空間。最近由南非人Grant Horsfield於上海成立的naked度假村品牌,自2015年打造naked Hub進軍共享工作空間界別,從當初5間發展成現在的41間,上月更在上環文咸街開啓佔地16層、可容納800多會員的naked Hub,未來更積極開拓香港、新加坡等亞洲市場,看來共享工作空間將顛覆傳統辦公室市場。

Image description 上環文咸街naked Hub的Living room,不同公司的職員在這裡暢快交流,促成不少業務來往。

從度假村到工作空間
提起naked Hub(裸心社),必先要介紹母公司裸心集團,2007年南非企業家Grant Horsfield跑到上海發展奢華度假村,其初衷是讓城市人遠離煩囂,赤裸裸的回歸真我,並追求可持續、更健康和有趣的生活。「裸心集團於浙江莫干山首先建造了山谷精品酒店─裸心鄉,及後的裸心谷更是中國首家榮獲LEED國際綠色建築鉑金級認證的度假村,今年初在莫干山興建了裸心堡,未來在蘇州太湖推出裸心泊,裸心度假村在中國已具知名度,是城市人遠離煩囂的頂級度假品牌。」naked Hub CEO Jon Seliger說。

Jon坦言從酒店業進軍辦公室業務是很理所當然,前者照顧客人的閒暇時間,後者則是工作時間,兩者都需要舒適與滿足。於是2015年裸心集團在上海復興路創立第一間裸心社,推出後大受歡迎,出租率很高,更從當初的5間擴展到現在的41間。「不要以為共享工作空間只是充斥科網初創公司,事實上他們只佔租客的15%,而1000個租客中的行業橫跨30個行業,包括 飲品、人力資源、顧問、市場推廣、快速移動消費產品等,行業的多樣性令人驚訝。」

Image description naked Hub的會議室

興起原因:租金貴、新工作模式與社交網絡
活在共享經濟之中,Uber出現減低了買車的需求、Airbnb讓你不用擁有自己的家園、共享工作空間則減低了租賃傳統辦公室的需要。「工作模式改變是共享工作空間興起的主因,你知道Citibank觀塘新辦公室內是open office格局嗎?全部都是workstation,沒有傳統圍牆間隔,那已不是千禧世代的專利,大公司要讓員工快樂,生產力才會提升,所以都開始投向共享工作空間模式。另外,共享工作空間的優點是企業不用被長租約縳死,增加靈活性也省下大面積辦公室的租金成本,最後,強大的社交網絡促進公司之間合作,增加工作效率。」

以往經常提到社交網絡與工作模式,但企業都是精打細算的,在租金高昂的城市如香港、紐約等,試想想辦公室的會議室、茶水間等是否經常使用?如果可以跟其他公司共享的話,那不是可省下租金嗎?「給你活生生的例子,我之前在上海管理Coach業務,在上海會德豐國際廣場租下一層辦公室,那是給銷售和市場推廣之用,當然亦牽涉到品牌形象,然而另一層卻租下給人事部、會計等部門,事實上後勤部門並不一定需要昂貴的辦公室,如果可將他們搬到較廉宜的地方,可省下不少租金,但長租約卻縛手縛腳。」租金太高,造就共享工作空間的冒起,正是不同公司可共用會議室等不常用的設施,而強大的社交網絡則有利不同公司的業務來往。「naked Hub會員之間可使用我們的app溝通,每日共有10萬名會員在app交流,而解決問題比率高達46%,簡單如打印咭片、會計服務、網站設計等業務來往,比比皆是,最特別的是有會員尋找生意合夥人。而對香港用戶而言,成為naked Hub會員更可直接與中國內地企業交往,這是我們比同業優勝之處。」

Image description 上環文咸街naked Hub加入不少地道元素,Jon Seliger表示要讓人感覺這裡充滿香港地道文化氣息。

潛力無窮 向亞洲出發
共享工作空間的發展潛力驚人,Jon表示上環文咸街佔地16層,首階段的出租率高達100%,租客包括顧問公司、獵頭公司、金融科技、數據挖掘、非政府組織等,未來除了上環新街再開一間佔地四層的naked Hub外,更有機在香港開設更多分站。「給你一個例子,紐約曼哈頓人口有160萬人,卻出現數以百間的共享工作空間,香港同樣是人口稠密的大城市,你看看它的潛力有多大。」naked Hub更向亞洲各國進發,前陣子與新加坡的JustCo合併,瞬間將公司規模擴大,而內地方面,不少地產發展商開始洽談合作機會,跨國企業、電子商貿等大公司都對naked Hub感興趣,看來大家要習慣一下,日後上班地點會改為共享工作空間,每天都在不同的workstation工作了。

文:Bill Kwok 圖:Ben Tam(人物)、naked Hu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