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玩「一姐」張卡妮 誓不做全職電競玩家

2017-08-25

Image description 她既愛打機,也好創作音樂, 一張枱滿足兩個願望。 (陳縱宇攝)

電子競技賽殺入香港,進一步掀開電玩界神秘面紗。打機一直是男孩強項,好機友常具毒男或宅男特徵,不過凡事無絕對,「爆頭女王」張卡妮(Kali)蟄伏電腦前深夜作戰,白天卻與一般人無異,不毒、不宅;她還直播打機吸引fans,平時教琴、寫歌、出席電玩活動賺錢;曾經去外國的電玩公司試玩,如今更租工廈斗室作基地,羡煞多少電玩迷!

Kali是本港著名gamer(電玩家),專攻第一身射擊遊戲,在電玩界有「一姐」的稱號。從其外表和談吐,一點不像另一外號「爆頭女王」般狠,只是確是男仔頭性格。「我是無心插柳入行的,當初純粹買部機回來玩。」她第一個遊戲是射擊遊戲《Lost Planet》,一玩不可收拾。

「我小時候就喜歡戰爭片,什麼《黑鷹15小時》、《雷霆救兵》,玩的遊戲也接近打仗,在物競天擇下總想變強。我在現實世界是女孩,又較細粒,遊戲裏就沒有任何局限,不會因為力量不夠而落敗,所以我很享受這樣的世界。」玩射擊遊戲的大多是男孩,她卻被封為「一姐」。

Image description Kali有機會與不少電玩高手和發展商見面。(受訪者圖片)

「我當時是全香港第一個玩到level 99的人。當時科技不如現在,只是在遊戲裏說說話,但我一直沒有開咪,當我第一次說話時,他們都驚訝怎麼是女孩?網絡世界不必認真,我也沒寫名字,於是他們就叫我『一姐』。」那個遊戲令她成名,更進入超級電競玩家的境界。

「有遊戲公司邀請我出席活動或擔任顧問,甚至去外國game公司參觀,試玩還沒上市的遊戲,與遊戲設計者和各地電玩高手交流,令我學到很多東西,這些都遠超我當初想像。」她如今是自由身電玩家,每逢周六作直播打機,人多時逾300人觀看,這樣的女王生活已有7年。

與高手對戰感覺
記者問她為何不做職業電競手?她斬釘截鐵地回答:「我不會。我屬於分享遊戲、介紹遊戲的電玩家,何況也不是年紀輕的gamer。」電競手黃金年齡是多少?她拿大名鼎鼎的WALSHY為例,對方專打《Halo》遊戲,是全世界數一數二的高手,有志投身此行的讀者可作參考。

「他16歲開始打,今年快30歲,高峰已經過了。我當時跟他一起打,但感覺很不好,要是他的隊友,敵人都讓他打光;要是成為他的對手,肯定被他一槍打死。Level不同!我要瞄準敵人,他是預先放在一個位置,等你到哪裏一槍斃命。」手感、靈感都是經年累月磨練出來的,但同樣會隨年月消逝,飛人保特也會落敗。

Image description Kali跟一些在網上遊戲認識的人成為現實世界的好友。(受訪者圖片)

職業電競手年薪可達百萬,但生活也像全職運動員,日復一日玩同一個遊戲,與隊友一起培養默契,「他們投入很多時間,玩好一個遊戲很不容易,心理質素、身體的運作等都要放很多精神。一些很細微的地方也要很專業,比如如何投擲手榴彈等。」作為少數的女玩家,她對遊戲果然有不同看法。

「我不想把所有時間放在打機上,白天有工作,或彈彈琴、見見朋友、看看書,我不能只做一樣事情,那樣會很dry。你也要想回報合不合理,我要分散投資,不能在一個地方團團轉。」她是一名自由工作者,教琴、寫歌、做遊戲直播,以前還為game書寫專欄。

「我6歲開始彈琴,後來考到第10級,我現在會保持練習,但不會鑽研。現在科技不斷進步,可以做以前做不到的事情,比如透過電腦製作音樂等。做每件事,只要有熱忱就能做好,成功感自然存在。結果真的不重要,每一個過程都能學到東西。」打機也一樣,並不盡是壞事。

打機可以很正面
雖然她形容自己打得比男孩更癲,但有一個原則是絕不改變的,也是對其他電玩家的忠告,「不要為逃避現實進入遊戲世界!那不是健康的心態,只要正面去做每件事,感覺就不同了。」外界對打機帶有色眼鏡,她希望社會能改變思維。

「很多人覺得打機不健康。從game公司找我第一天起,就想告訴大家可以不一樣。以前發生血案,專家會說打機所致。喂!倫敦一位做手術很厲害的醫生,平時也很喜歡打機,因那樣能提高手的靈敏度和細緻度!每樣東西,可以很正面,也可以很負面,就看你如何演繹!」

Image description 她(左一)在節目中積極與隊友溝通。(ViuTV圖片)

香港地對人對事要寬容很難,她打機曾遇到這樣的事,「樓下拍門問為何半夜捶地板?我說:『無啊!我掟granade啫嘛!』」記者說:「幸好對方沒報警叫飛虎隊。」跟網友打機更有趣,偶爾耳筒傳來媽媽大叫:「你仲唔食飯?」「仲唔瞓覺?」。所以,Kali為方便教琴和打機,租個辦公室做基地,「香港地始終有自己地方方便些,不怕騷擾到別人。」

只挑選健康朋友
她讀音樂,雖然對打機無悔,但很遺憾低估了科技發展,「早知道我當年不讀音樂,讀programming,那就能做個cool爆的game developer。」她明白沒有遊戲機就沒有今天的精采生活,game界好友達2000多人,訪問當天扮直播拍照,也有幾個人上線支持。很多網友走出虛擬世界成為真實世界的朋友,但她只挑健康的朋友,「曾經有些fans很瘋狂,我會很抗拒。我覺得什麼都要健康,交朋友也一樣。」

玩online遊戲更是如此,她最討厭玩家滿嘴粗口。「打機講粗口偶爾一句可以,太多會很不舒服。至於一些語言表達能力差、不說粗口不行的人,我絕對不接受。」另一大忌是「豬隊友」,「Level太低的,真會累事,豬隊友也不行。」她笑道。

偶爾還會出現小學雞隊友,「他們一開機就說自己打機好叻!一聽就知道是小朋友。」談到小朋友,她衷心勸家長要控制好,不能讓小朋友沉迷,尤其是小學階段。「當他們升上中學,家長已沒有駕馭能力,中毒太深,無得救!」

她遇過真實的例子,「曾經有個鋼琴學生,忽然變得精神委靡,一問才知迷上遊戲機。大人要教他們如何面對遊戲,不能視打機就是一切,人的成長需要平衡,學習不同東西,將來才能更全面。」

Image description Kali(左一)在真人騷學到很多東西。(ViuTV圖片)

Kali對打機熱忱不減,男友也要有一定的打機功力,到底打機最大的吸引力在哪裏?「很多遊戲根據對未來世界的想像來設計,我很喜歡未來科技,在遊戲裏可嘗試經歷未來,我肯定沒有500歲命,但透過遊戲可接觸到將來的世界。」

雖然大部分時間活在虛擬世界,但她對現實世界一點不迷茫。「我不會為出名去打機,不然早就做YouTuber啦!我想忠於自己,不為名利去做一些事。對我來說,從來是先滿足自己,再滿足別人,我忠於自己,而不是為賺多少錢。」

不管遊戲世界還是現實世界,都不要忘記自己的出發點,不然很容易迷失自己。好比我們在批評小朋友沉迷打機時,成年人不也在沉迷工作、上車……不同的是,我們覺得買樓最重要,小朋友覺得遊戲升呢更重要……

張卡妮小檔案
外號:爆頭女王、一姐
機齡:7年
喜歡遊戲:射擊
職業:電競玩家、鋼琴老師、網上直播主持等

文:吳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