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tcoin】中大歷史系副系主任 以Bitcoin講解世界貨幣史

2018-05-30

從前讀者在中學時代修讀歷史課時,大概有什麼印象?史料冗長、毫不貼身、沉悶無趣……

學習歷史用以「借古鑑今」,相信沒有人會反對,但若與時代脫節,就變得離身無趣。

「歷史的研究和教學,尤其是教學方面,需要有時代的意義。」中大歷史系副系主任張瑞威教授笑道:「我們不會再去討論唐太宗怎樣做皇帝、宋太祖如何削兵權等等的朝代興衰,而是更為關注人,即是『公眾史學』、『比較史學』,這也是我們課程的特色。」

對此在講解歷史課時,張教授特別着重「時代性」,在研討世界貨幣史時,甚至從Bitcoin說起……

Image description 張瑞威教授認為研究歷史需從多方面比較,才能看見真正面貌。(吳楚勤攝)

學習歷史,既為鑑古知今,也為追本溯源,甚至為釐清紛爭提供了重要材料。中大歷史系副系主任張瑞威以香港歷史課為例說,香港新界的土地條例,其實很多仍然沿用大清律例。不說不知,香港新界的舊土地,至今仍以百年前的規例來定奪現在的土地擁有權。「例如一名原居民離世,沒有立下遺囑,那麼他的土地是留給長子?養子?抑或是已結婚成家的孩子?香港法庭此時就要去查大清律例,按例判給誰人。」

為何唯獨新界土地如此運作,與九龍及香港島不同?張瑞威教授簡單道出箇中的歷史緣由,「因為當年英國政府來的時候,定下『山脈以南,即新九龍的地方,不在特別行政區裏面;山脈以北則為特別的。』故山脈以北,即新界範圍的舊土地擁有權,便一直沿用清政府年代的規例。」

談及中大歷史系的課程特色,張教授強調內容的全面性,以及其比較性,不僅兼顧中西史,更涵蓋由古至今。何謂比較性?張教授舉例指:「如英政府處理新界土地的方法,會不會和印度有相似之處呢?會不會是英國人將當年殖民印度時的方法引申過來使用呢?譬如研究香港制水歷史,不能單以天氣這個因素去看,也要考慮Urban development的影響。」

如何去分辨是天氣抑或城市發展、政策因素,比較分析便成了最有用的參考,「當時香港制水,那麼廣州又是否有制水?如果沒有,那麼兩者之間有什麼差異會造成不同的結果呢?」就如去年的颱風天鴿來襲,香港和澳門的傷害大大不同。如果沒有與同樣受吹襲的鄰近地區作比較,便難以找出損毀慘重的直接原因,也有失事實的真確性。「學生思考問題,尤其是研究歷史時,不能只看着一個地方。如只看着香港去研究香港,最後反會成為最不了解香港的人。」張教授強調。

考察揭祠堂股份制

涉獵大量文字圖片類的史料記載固然重要,但出外考察亦是學習歷史的重要手段,張教授每年也會帶學生到不同地方進行考察,去年便去了元朗廈村。「有時去到鄉村看見他們的祠堂,學生會以為就是拜祖先的地方,其實是一間『股份公司』。」張教授笑着解釋,廈村鄧氏祠堂有塊碑,約立於乾隆十六年間,上面刻有捐錢建祠堂的人名,並寫明以後這座祠堂擁有的土地,凡鄧氏成員可得一份,捐錢人的子孫則可多分一份。

「帶領學生去現場親眼看看這些細節,是很重要的學習過程,而且也會體會到不一樣的『經歷』。」張教授笑稱,曾經有學生跟他到鄉村考察,很自然地舉機拍照,結果被正在打紙牌的阿婆大罵。被婆婆追罵不只是特別經歷,也是顯示重要的人文歷史(女人家庭地位不低)「女人沒有繼承權,不能考科舉,但不等於女人在家庭中的地位低下。」

Image description 張教授帶領學生到元朗廈村,進行田野考察。(受訪者相片)

節衣縮食赴英進修

當年於中大修讀歷史系的張瑞威教授,在完成學士課程後,曾經工作了幾年,再遠赴英國牛津大學深造,「儲了幾年積蓄後,便去那裏讀碩士和博士。」去英國讀書固然所費不菲,要儲夠學費、生活費,張教授當時相當賣力,白天在私立中學任職教師,晚上又到夜校教書,夙夜不懈。

一畢業即選擇做老師,是否早已打算此後以教育為事業?「也算是有好幾個原因,一來讀了教育文憑,二來也想試試做老師,三來工資也很不錯。」張教授憶述當年的工資水平,「約在1988至90年代初期,EO大概月薪才七千多元,但我兩份工作加起來可以有萬多元的收入,可以比較快儲到去讀書的資金。」海外學成歸來,張教授笑言工作並不易找,「我先到了城大,做了6年多Tutor,然後2005年回來中大,今年是第13年了。」

教多一點現代內容

教學相長,其實並不單指互相學習,更可以是一種動力,「教書對於一個學者來說非常重要,不然的話,很容易愈掘愈深,但卻看不見其他。」張教授談起自己第一本研究著作說:「那時寫關於米價的演變、發展,整個人在那段時間只會集中在那個主題上,變相對其他東西便沒有接觸。通過教書,才能一邊教一邊看。到現在為止,教了十幾年,眼光也因而闊了很多。」

知識層面變闊,說來並不輕鬆,張教授想起執教初期,不禁嘆句:「嘩!辛苦到呢!」那時他負責教授六門課,包括中國通史、貨幣史、清史、商業史,更有關於鄉村社會制度,和專給留學生、交換生上的中國歷史課。「給交換生上歷史課又是另一回事,你跟他們說秦始皇,佢哋根本唔知係邊個。」那幾年的教學,迫使他看了大量的書籍,「我本身研究明、清時期,但在大學教貨幣史、商業史,當然不能只講這兩個朝代,所以那段時間看了非常多的書籍。」

說起世界貨幣史,尤其中國古代貨幣,大家的印象就是銅錢、元寶,張教授坦言,剛開始教貨幣史,他的確是順着演變講解,先講銅錢,然後是白銀,再來是紙幣。後來他認為貨幣史其實不應只重古代,應該要再想多一點,也應該有多一點現代內容。「所以後來我的第一課便反轉一下,從現代講起,和學生講Bitcoin。」最後幾課更主題性地教歐羅政治,以及美元、人民幣,甚至香港的金融風暴、海嘯等。張教授笑言:「所謂歷史,遠至幾百、幾千年前,近至昨天發生的事,其實都可以包括其中。」以詳今略古的準則來講解人類漫長的貨幣史,這樣學生會更有共鳴,例如2003年沙士的香港經濟是怎樣,「他們經歷過,再講的時候自然體會更大。」

香港中文大學歷史
創立年份:1963年
副系主任:張瑞威教授

學系概況:歷史系設於文學院,提供四大課程:歷史文學士課程、比較及公眾史學文學碩士課程、歷史哲學碩士課程及歷史哲學博士課程。學系致力維持世界級水準的史學研究和教育,並積極在本地、內地與世界三重學術領域內,作出重要貢獻。學系尤其重視多元化學風、學生本位培訓、經世致用史識,以及跨文化環球視野。學系一貫強調國別史的實證訓練及專題史的探究,同時致力開拓深具香港特色的「比較史學」和「公眾史學」兩大教研領域,以期達成上述的願景。

學士課程:歷史文學士課程提供多樣化的課程內容,涵蓋古、今、中、外的重要歷史空間和時間,從而擴闊學生對中國歷史和世界歷史的知識與視野。課程以理論和實踐經驗並重,學系除了提供暑假實習計劃外,還設立各項本科生歷史研究資助獎學金給學系主修學生作研究和考察經費。

DSE成績:以大學聯合招生辦法,申請入讀「歷史文學士」課程的學生,須具備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成績,其中包括四科核心科目及兩科選修科目,並達到香港中文大學最低入學成績要求。本課程的收生分數,以香港中學文憑考試最佳5科成績計算,2017年經聯招入讀課程學生的中位數成績為25分。

面試資料:不會安排面試。

網址:https://www.history.cuhk.edu.hk/index

撰文:王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