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擬綠化怡和街圓形天橋 法國垂直花園設計師:政府不批准

2018-06-25

Patrick Blanc是國際享負盛名的設計師。

他設計了「垂直花園」(vertical garden)已有近40年時間,作品遍布世界各地。以香港來說,包括尖沙咀的Hotel ICON、呂元祥建築師事務所內一幅牆,遲點面世的還有中環酒吧Dragon-i內的設計。

他裏裏外外都是綠色,居所位於巴黎但整間屋卻猶如一座森林;他的頭髮染綠色,腳踏綠鞋。他知道及有機會使用的植物達5000種,無論要應付紐約的寒冬還是沙地阿拉伯的高溫,皆綽綽有餘。他有名為「法國綠先生」。

他更透露,銅鑼灣地標之一怡和街的圓形天橋,竟然有私人公司出錢找他美化,結果政府因擔心危險而不批准。

Image description

Patrick的作品很多,數也數不完。但以下這個相信會胎死腹中。

他在剛結束的「設計『智』識周」(KODW)有一個講座,放了一張圖片,那是銅鑼灣怡和街的圓形天橋,全場看到「嘩」了一聲。原來有商人打算自掏腰包找他綠化那座因長時間沒有翻新而看起來髒髒的橋,但政府那邊回應卻是太危險而不批准。

「那是一間私人公司找我做的,他們的辦公室在天橋之上,因天天看到這條橋,想到把它美化。他們願意付出這個費用。但港府說很危險,擔心植物會掉在地上。其實我仍在等待消息,我十分期待這個項目。」

至於是日訪問場地,位於尖沙咀的Hotel ICON則不同,設計已成實物,是他的BB。在大堂餐廳室內一面高牆,密密麻麻布滿150至160種植物。他常常深情的凝望這個BB。

Image description 有私人公司委託Patrick Blanc美化怡和街的圓形天橋,但他指不獲港府批准。此為設計圖。(受訪者提供)

活用5000種植物

他的作品厲害之處是植物不會胡亂生長,這「垂直花園」在3至4年後仍然保持昔日的線條,「你看這植物很有趣,葉面生出一些白點,名為竹節秋海棠(Begonia Maculata),葉背卻是紅色的。」他向高處指一指。此作品原產地為巴西。至於如何保持線條,他簡單地答:「它們每掉下一塊葉,又會長出一塊葉。」

會否有些外來種子飛入然後生長,破壞原本設計?

「當然有可能,但這只發生在最初的時候,我會提醒保養人員,若見到外來幼苗要把它弄走。但再過多一些時間,當原本設計的植物已成長完畢,外來種子都沒有太多位置生長。我就不會建議把它們弄走,因為它們也是生命呢!」

在設計垂直花園時,他以當地的氣溫和濕度等去決定使用什麼植物。不過,他不會用要靠泥土生長的植物,他的垂直花園沒有半點泥土,他以不織布鋪牆,再靠電腦定時輸送水份及養份,「通常是每天3次,每次數分鐘。」

他解釋道:「在大自然,有四分一的植物毋須泥土生長。當我見到有些植物的根部四散且顯而易見,它們都適合成為材料,例如一些植物能依附石頭生長,就是最好的例子。」

Image description 蜥蜴在他家中的書櫃爬來爬去,他說最麻煩是清理牠們留下的糞便。(Pascal Heni攝)

他會用多少種植物?

「大概5000種吧!」

他能記得這5000種植物的特性?

「不一定完全記得,但作為植物學家,當我見到某種植物,我會猜到它從哪兒來,或屬於哪一個家族。」

他認真地說,每種植物都容易種植,問題只是環境是否配合。

「所謂『最容易生存』的植物,可能是最難。它們是最容易生存的,即代表它們生長得很快很多,那麼對垂直花園來說,它們會很快掩蓋其他植物,非常麻煩。哈哈!」他笑道。

「另一種比較困難的植物,就是需要100%濕度的植物,以室內的垂直花園來說,就很難使用了,因我們通常令室內保持在55%至60%的濕度。」在「花園」完成後,客人要自行做保養。

「其實操作很簡單,每次我都會向客人教授保養知識,客人自己找人做就可以,如果遇到麻煩,他可傳送相片給我,我會教他如何修整的。室外保養每年2次,室內保養則大概是4次。」

他遇到最大的麻煩,反而是負責維修的公司,經常向他的客人建議換第二種植物,「這樣是很花錢的,這些維修公司常常想趁機賺更多的錢。」

Patrick每次到不同地方工作,都會抽空到當地的郊野一遊。在香港,他除了去過山頂,還去過大帽山。「你們有很多美麗的野生植物」,他也有去太子花墟搜集資料。

他又笑道:「我經常偷運不同植物回法國。」至於它們的下場是:「我會在家裏種植,或者送去法國的里昂植物園。」

他有些作品,甚至有農作物收成。

「我曾經為一個女士設計一個垂直花園,上面鋪滿香草;我也有用一些會結果實的植物,如士多啤梨,它們的莖很長,非常好用。」

Image description 座落在巴黎市中心的蓋布朗利博物館(Quai Branly Museum)的外牆由Patrick Blanc設計。(受訪者官網圖片)

不怕颱風怕寒冬

寒冷的天氣對於戶外的垂直花園最為不利。

「紐約有我的作品,在一座高樓之外。但紐約在冬天時實在太冷了,而且又大風。第一年,的確有很多植物凍死。到第二年最嚴寒的日子,我就用透明膠膜把它包圍起來,裏面不放暖氣,單靠膠膜把寒風阻隔。冬天過去花園仍有80%的植物生存。」這是3年前的作品。

人們常說trial and error,最初他會否因缺乏經驗而發生「大災難」?

「沒有,沒有大災難,只有不斷的調整。」他笑道,「最經常遇到的問題,反而是有人意外地關了水掣!」不是吧?「這是真的會發生。現在我把開關掣放在秘密的地方,只有相關人士才會知道,而且還要用鎖匙才開到。」

在香港,綠化設計引起的災難,最令人印象深刻的是2016年城市大學胡法光運動中心天花倒塌事件。

Patrick雖然未有聽聞,記者略略把情況告知,他點一點頭說道:「天台會累積水份,如果計算錯誤,大雨會令它塌下。」然後他說,垂直花園就不會有這個情況,「因它是垂直的,水不會累積,重量永遠都是一樣。」

他認為香港的氣候很適合放置他的作品,就算是香港常見的颱風,都不用擔心。「法國也有颱風,還記得1999年法國發生大風暴,很多人死亡,但我的戶外垂直花園完全沒有問題,它在巴黎南部,大約有6至8米高,旁邊兩棵老櫟樹都被摧毀了,它仍然屹立不倒。因為這些植物是很細小的,大樹反而容易被大風吹開斷成兩截。」

他目前在巴黎居住,他形容家裏像一座森林。

他特別介紹了他的工作間,腳底為巨型玻璃魚缸,下面有魚游來游去,牆上是垂直花園,旁邊有書櫃,蜥蜴在爬來爬去,「最麻煩的是他們的糞便」。他指一指相中的蜥蜴和糞便,輕笑了一聲。此外,在這個如森林的家居,還住有青蛙及雀鳥。

記者是實際的人,立刻問他如何防範蚊叮蟲咬。

「魚和蜥蜴會吃這些蚊蟲的,這是一個很好的平衡。」他笑道。

他與身為歌手兼演員的同性伴侶Pascal Heni同居,「我們在1985年6月12日相識,至今已經交往33年了。」

想起這名愛人同志,他不禁露出甜甜的笑容,「我們沒有結婚,但未來會不會,我不知道呢!」

Image description 在喀麥隆的喀比(Krabi),Patrick Blanc與當地的矮人族男子合照。(Pascal Heni攝)

塑膠植物無意義

植物綠化室內,我們更常見到的是膠植物,既便宜又不用保養。

他聽後帶點鄙視地啐了一口,「啊……膠植物真是很厲害,有些時候我要湊得很近去看,才判斷到這植物是真的還是膠的。上個月,我去到印尼爪哇的一個商場,那兒的植物牆全是膠葉膠花,數以千計的膠東西,有什麼意義呢?它不是來自大自然卻要扮大自然,它沒有淨化空氣的功能。」

尾聲,問他喜歡什麼香港本土植物?

他的興致又來了,「噢,如蓮座紫金牛(Ardisia Primulifolia)、唇柱苣苔(Primulina Dryas)、小花蜘蛛抱蛋(Aspidistra Minutiflora)……」蓮座紫金牛會結紅色小果實,唇柱苣苔是紫色的花,小花蜘蛛抱蛋的長葉布滿淺黃色斑點。他一口氣寫下多種植物名字。

記者把紙張收回,說夠了,但他突然醒起來又說:「不,不,還有以下這些植物都是我喜歡的。」他繼續寫下去:「Melastoma Dodecandra、Piper Cathayanum(華山蔞)、Pentasacme Caudatum(石蘿摩)、Aeschynanthus Acuminatus(芒毛苣苔)……」

寫稿時,記者逐個字查證,他一個字也沒有串錯。

Image description Patrick Blanc家裏的工作室猶如森林,巨型魚缸化身成地板。(Pascal Heni攝)

Patrick Blanc小檔案

國籍:法國

職業:垂直花園設計師

家庭狀況:與同性伴侶Pascal同居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Image description Patrick Blanc(左)和Pascal(右)相識逾30載,圖為平安夜兩人在緬甸度假。(Pascal Heni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