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積慶堂厚積薄發振興中國古典家具

2020-02-17

Image description 梁偉鴻認為,經典中國家具固然重視禮教道統,在人們家居生活中扮演如許重要角色,今日的當代作品又應何去何從呢?這都是需要探討的問題。

「我真的很傻。」梁偉鴻(Charles Leung)說,那靦腆樣子竟有點像初入愛河的年青人般,難怪他總說要振興中國古典家具便必須要有一股「狂熱」。作為「積慶堂」創辦人,梁偉鴻從青年時代起已醉心藝術,對收藏中國古典家具尤其著迷。因為愛上北京老家具的豐富資源,加上自己一些對家具的想法,梁偉鴻便於2001年在北京成立了「積慶堂」工作室。今日,「積慶堂」不但以傳承中國古典家具工藝而聞名國際,早前更與英國殿堂級工業設計師Ross Lovegrove合作的家具LIFEFORM系列將全球首次公開亮相,西式設計破格地以中式傳統工藝表達,將為當代家具重新定義。

文:Tracy Chao    圖:積慶堂

「明朝和清朝的家具,無論設計和工藝都是無與倫比的,有些更是現今工藝都無法超越。古人使用木材的天賦,以及高超的技巧都令我非常讚嘆! 我常幻想,如果這些匠師還在世的話,他們會為現代生活設計怎樣的作品呢? 因為有這樣的想法,我決定自己試試。」梁偉鴻在北京組織了一群技術熟練的工匠,加以悉心栽培,親自教育指導,重新學習中式家具文化,起初是製作復刻家具,直至2015年,積慶堂在古典家具復刻深厚的基礎上,開始了自己的原創設計,建立起獨一無二的當代中式家具風格。

家具在中國藝術史研究上地位不高,可當時出版資料很少,梁偉鴻最初欣賞中國家具,沒想過要做得好是會如此複雜,他表示:「連當年梁思成去全國考察中國古建築,即所謂的『大木作』,也沒有顧及中國家具,即我們說的『小木作』,一張照片也沒拍,連隔扇屏風都不多見。因為缺乏研究,所至今都沒有甚麽累積,唯一一份學報也僅是90年代時,有一群台灣人在美國成立了一間博物館,也只維持了四年,期間便做了一份學報,此前就從來沒有中國家具學報。」

小木作不代表小兒科
據梁偉鴻透露,香港其實有許多家具收藏者,幾乎包括所有重要的藏家。但大家收藏的取向往往僅在於某一件獨立作品,而往往都忽視了家具的整體概念,「雖然叫它們做『小木作』,卻不代表它們就是『小兒科』,關鍵是它們在文化語境底下的重要性。中國傳統家具創作是非常獨特的,譬如在明朝晚期,即西方大約十六世紀,因為中國是沒有硬木出產,於是當時便開始從海外入口硬木,我們現時常說的硬木『鐵力木』便產自廣東跟越南接壤地區,其他如黃花梨來自海南島,而紫檀則來自印度,亦有不少硬木木材來自非洲,俱為當時全世界最上乘的木材製作,我們現在叫它們做『古典家具』,其重要地位單從用料看來已非同小可 。」

藝術有著能影響和改變人們思考或感受方式的能力,具有藝術價值的作品足以賦予人們情感和感受美的能力,梁偉鴻深信中國古典家具亦是美化人們生活和精神空間的藝術作品,「我認為現在流傳下來的中國古典家具便全都是藝術品,而不僅是生活用具那麼簡單,尤其是明朝晚期,那是中國文化史上一個百花齊放的時期,當時的書法和小說等文藝創作都極為精彩。由於中央政權的衰落,導致一個資本主義的雛形的出現,原來束縛甚嚴的社會組織和階層,忽然間鬆懈了,令到民間人才輩出,文化藝術亦發展更加蓬勃精彩。」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積慶堂」創辦人,梁偉鴻從青年時代起已醉心藝術,對收藏中國古典家具尤其著迷。

他又說:「今天我們見到的明代古典家具,很多都是那時期的傳世之作,譬如浙江蕭山朱氏捐贈浙江省博物館的一個明代畫案,我會形容它好像會唱歌一樣,當年的創作者用其時常見的四面平式為基本造型,但在此簡單設計上卻加添了一個鳳紋浮雕,形成一個非常強烈的節奏感,在當今傳世珍品中,我認為這一件作品正是其中之一。這些都是當時文人雅士互相攀比的玩物,所以才如此多元而精彩百出。而其中最令人折服的是,這些精彩創作其實都是在一個固定的模式下進行的。」

古典家具是禮教產物
在梁偉鴻眼中,中國古典家具和其他地方的家具,最大不同處,正在於中國家具其實是儒家禮教的體現,譬如在傳統家族生活中,根本全套家訓就寫在建築上,「因為它是禮教的產物,起著社會教化功能,它是不可能發展出像我們今天所見千奇百怪的西方設計形式,因為它是儒家禮教的一部份,是要傳子傳孫的。你一定要放到那種文化和生活空間中,才能體會箇中奧妙。」

中國古典家具的製作源遠流長,明清兩朝家具代表了中國古典家具製作的最高水平。頤和園是世界上頂級明清家具最重要的收藏機構之一,梁偉鴻最喜愛的一件極品中國古典家具,便是頤和園珍藏之一,「又譬如在頤和園中有一張大禪椅,一般扶手通常寬五十多公分,這椅子的扶手卻有六十多公分,多出約兩成的長度,量度雖短卻大有文章,當中線條要如何處理才流麗暢順,就是明代草書的筆觸,反映出書法中虛實相生之道,令其成為一件立體書法作品。這實在之極其精彩又非比尋常的創意,其實現創意的工藝就更是巧奪天工。」

Image description 「積慶堂」與英國殿堂級工業設計師Ross Lovegrove合作的家具LIFEFORM系列,西式設計破格地以中式傳統工藝表達,將為當代家具重新定義。

為了將古典家具精髓在當今社會再現重生,梁偉鴻帶領「積慶堂」工匠團隊從基本功做起,抹去初學似是而非的家具認知,重新認真體會、改進,水滴石穿,慢慢便能掌握各經典作品的技法、造型、圖案及文化訊息背後的理念和故事。「我們花費了十多年時間在復刻古典家具上,因為培養基本功是最重要的。今日藝壇,可能有些人會認為繪畫已毋須學素描,但家具是一件立體雕塑,而中國家具的結構就等於一個木構建築,如果沒有基本功支持,便會倒塌,你坐的椅子亦根本承受不起你的重量。天氣稍有變化,整件家具都會扭曲,就無法使用。畢竟,家具的首要任務就是要發揮作用,任你如何稀奇古怪的設計,起不了作用,就毫無意義。」

忘記所學重拾基本功
他表示:「當初我們做復刻家具,便要求同事們必須了解明代的文人世界。每週一下班後,便請老師來教大家書法,就正如你去做乾隆時代的家具,你便得明白當其時意大利對中國的影響,譬如什麼叫做洛可可風格。意大利洛可可時代的藝術家都懂素描,素描是他們的基本功,於是周三下班後,我們又會請老師來教大家素描。因為如果你不懂素描,便看不明它們的圖案,弄不清圖案的結構和組合。所以我們學習明代作品便靠書法,學習清宮作品則靠素描,每星期都要在這兩方面下功夫。」

原來梁偉鴻請到基本功了得的工匠那後,首先反而是要他們忘記所學,重新學習「積慶堂」那一套。「在復刻過程中,我們便掌握了當時人們是如何去表達和呈現這些藝術空間。明代的刀法,無論是一塊石,一株樹,一個樹枝,一塊花瓣和一個空間,都有其獨特的表達方式。因為雕刻是要把一個三維世界壓縮表現在平面之上,如何去呈現這個壓縮空間,是不能胡來的。此外,我們在復刻清代乾隆時期家具時,又要知道它們是如何汲取意大利洛可可風格,並將其轉化為中國傳統。」

Image description LIFEFORM系列桌面特別開了四個天窗,配上亞克力膠(Acrylics inserts)的透視,不同角度,不同效果;有些放大變形,有些扭曲縮小,顯得超現實,如幻如夢,仿似大千世界。

梁偉鴻說:「要知道乾隆不僅師法意大利的藝術設計,並且酷愛挑戰難度,就似他最愛用有一個圖案叫『磬』,『磬』是一種樂器。用石頭或用玉來做,上面飾有絲穗。石和絲,正好是一硬一軟,那麼又如何用雕刻去表現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質感呢?乾隆原來也很有創意,就想到用風吹的形態去呈現它,風來了,石頭是不會動的,但絲穗卻會隨風飄揚,就用雕刻刀去表現這種動態,又譬如表現龍或蝙蝠在雲中穿插的樣子,龍本是非常剛勁威猛之動物,而雲彩則十分輕盈飄渺,他就利用風向來展現雲彩之飄逸,而龍則穿插其中。此亦所以我們在復刻這些傳世佳作時,便一一掌握了不同時代的藝術表達方式、意涵和當中的工藝技術。」

一脈相承涵接當代社會
有云「十年磨一劍」,2013年底「積慶堂」作品在北京首展,展出中國古典家具復刻作品數十件。之後每年都在國內國外展出,展示中式家具之美,同時亦廣結善緣,分享交流。2015年是積慶堂的里程碑,在古典家具復刻深厚的基礎上,開始了自己的原創設計。當年推出了「對話」系列,探討藝術門類的共通性, 有家具與書法、家具與木構建築、家具與西方繪畫。受到雍正時期一把後宮妃子所用的椅子啟發,2017年「積慶堂」推出「她」系列 ,以家具反映時代脈搏。女性地位的提升,有賴知識改變命運,設計的兩把女性閱讀椅名為「天鵝 I 」和「天鵝 II」。「天鵝 I 」是傳統交椅與書法的混合體,腿部線條如明代祝允明之草書。「天鵝 II 」徹底擺脫中式造型,如印象派畫家Degas的俯身芭蕾舞者。這兩款天鵝椅在2018年3月Christie’s Hong Kong First Open 成功拍賣售出, 是「積慶堂」的一大里程碑!

梁偉鴻相信,沒有傳統基礎的蛻變,只鍾情於求新、標奇立異,將缺少了民族靈魂,經不起時間的考驗,「熱愛中國傳統文化的朋友都清楚,能夠傳世的藝術作品都必然是極為精彩的。試想一下,由三千幾年前商代的玉器和青銅器,都已經是如許豐盛燦爛,到唐代和宋代的作品就更為鼎盛,而在這一脈相承的傳統中,我們要怎樣將之涵接到當代社會,如果這一步做不好,只能緬懷過去,那就是死路一條。假如我們只懂得復刻古典,來來去去便只有第一代企業家或先富來的一群客戶,第二代人,即現時三十多歲的接班人,許多都受西方現代教育,留學世界一流大學,他們會對這些老古董有興趣嗎?」

Image description 木材是上天恩賜的,亞克力是人類發明的,兩者皆做到最靠近完美的不完美的時候,正突顯人類的創造力,及對大自然應該肩負的責任。

最優秀的經典作品只代表往日的時空,每個時代都應該有屬於自己的經典。走出傳統格局,保留中式家具精粹,結合當代設計元素,推陳出新,正是「積慶堂」的時代使命。2017年4月積慶堂首次參展巴黎大皇宮「工藝美術雙年展」,並首展工作室原創、造型煥然一新的「她」系列,以女性突破性別枷鎖為題材,名為”Breaking the Wall”。展會上,積慶堂遇上英國殿堂級工業設計師 Ross Lovegrove,他當時正在巴黎龐比度中心(Pompidou Centre) 辦個展,Ross很欣賞「積慶堂」對木家具工藝上的追求。

來回穿梳傳統與現代
梁偉鴻說:「我們與Ross Lovegrove合作LIFEFORM系列,最初也只是取得他的一份草稿,這也是他首次交一份草稿給他人創作。我們就根據這草稿創作了一件作品,就當中樹幹花枝造型,便源自常玉畫作的靈感,以及元代古畫的結構,還有上面留下許多空間也是來自中國傳統繪畫中的留白技法。」整個 LIFEFORM系列的誕生見證了Ross Lovegrove 一貫的創作理念 DNA(Design Nature Art)、中國極優秀的傳統手工藝、「積慶堂」的核心價值,還有雙方深厚的友誼。

「其實此前亦有不少中國企業想跟他合作,大家商談往還幾次,他便打退堂鼓了,尤其是對誠信的考慮,還有合作過程是否順利等。所以這次合作也給我們的同事帶來許多啟發。說明我們要跟世界接軌,需要許多條件,包括技術上的條件,以及更重要的是心態上的準備。你必須先有一個國際性的思維,才能與人家接軌,然後才談得上彼此合作。」梁偉鴻說。

Image description 整個 LIFEFORM系列的誕生見證了Ross Lovegrove 一貫的創作理念 DNA(Design Nature Art)、中國極優秀的傳統手工藝、積慶堂的核心價值,還有雙方深厚的友誼。

Ross Lovegrove 亦表示:「這次的合作經驗令我的工作室和積慶堂之間建立一個非常獨特的交流,是手工製作和電腦之間的融合,因為從設計初稿到工作室詮釋,到建模然後幾何計算,到最後回到手工製作,這個過程已令我們像來來回回的穿梳於傳統及現代很多次。我非常尊重中國的創意文化,而在我以往多次到訪中國的旅程中,每每都被那些在西方已經失傳的工藝技能,和當代藝術家的偉大藝術品所驚訝,他們勇於使用不同素材,並對素材有很深的理解。」

天然自成而震撼心靈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藝術的無為境界,天然自成而震撼心靈,那不僅是藝術的表達形式,是純淨心靈的精神意境。中國傳統文化中「天人相應」的藝術境界,以及西方設計藝術中的自然主義風格在、「積慶堂」與Ross Lovegrove合作的家具LIFEFORM系列中亦有所體現,梁偉鴻說:「任何東西都有其本身的精髓。將它們組合起來就有那種化學作用,才能成就一件超越文化國界和時間的大師之作。LIFEFORM系列如果用金屬材質便太過冰冷,但用塑膠就過於木獨,3D打印就嫌死板,而木材便很溫暖了。木材是天然的,它有天然的本質和精髓。人也有人的精髓,人與人的合作亦要講緣份,不是任何人都合作得來的。」

「木材是上天恩賜的,亞克力是人類發明的,兩者皆做到最靠近完美的不完美的時候,正突顯人類的創造力,及對大自然應該肩負的責任。」梁偉鴻說。LIFEFORM 系列選用三種木材,以不同顏色和花紋帶來不同的組合,給觀眾留下不同的印象。純人手、純天然。這些就是積慶堂對 Ross Lovegrove 的 Nature 和 LIFEFORM 系列的創作態度、視角和演繹。LIFEFORM 系列包括一張大型桌子及兩組椅子。桌面特別開了四個天窗,配上亞克力膠(Acrylics inserts),緊貼當下的設計潮流。桌面花瓣底下的樹枝和樹幹,縱橫交錯,挺拔有勁,經過亞克力膠的透視,不同角度,不同效果;有些放大變形,有些扭曲縮小,顯得超現實,如幻如夢,仿似大千世界。

Image description 人類現存手工技藝的發展與演變歷程就是人類歷史發展進程的見證。今天,我們在博物館、美術館乃至生活中所能欣賞到的或還在繼續日常使用的手工藝品都是我們祖先智慧的物化。

我們回顧北歐家具,在五、六十年代便出了大批大師,創出了許多作,但到了九十年代卻面對同樣的問題,因為之前成就太精彩了,下一步便不知如何走下去。儘管下了許多功夫,卻仍未見突破,始終走不出之前的巢窞。正如中國明清時代的家具,無疑光輝燦爛,但都是屬於過去的經典。「要令這個傳統走向世界走向未來,最關鍵的就是要令我們優秀的傳統連繫到當代的設計,假如沒能做到這點,我們便壽終正寝了。就只停留在『老翻』,甚至連復刻也說不上的境地。大量消耗珍貴的木材。要生意成功,就要有顧客,人們是不會無緣無故去買你的產品。你要人家支持你的作品,就一定要解決由傳統到創新這一步。」

與高歌吟嘯的畫案共舞,與筆走龍蛇的襌椅共書,與一統天下的寶座共事,與不帶感情的電子數據談戀愛,梁偉鴻與「積慶堂」一路走來,就是一個信念,一股傻勁,一份堅持,高山流水覓知音!

Image description 因為愛上北京老家具的豐富資源,加上自己一些對家具的想法,梁偉鴻便於2001年在北京成立了「積慶堂」工作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