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年代的意義】Apps for Good:讓聽障人士打電話不是夢

2020-03-11

Image description Pedius創辦人Lorenzo Di Ciaccio

大家有真正想過每天有多依賴手機嗎?由早上的鬧鐘、check email開始,上班又靠它看巴士app的等候時間,或者看看Google Map到底今天有多塞車,心情不好,打開social media總有一個貓貓account讓你快樂起來。我們對科技之所以如此依賴,是因為它可以幫助我們生活更方便。但你有想過,這不是必然的嗎?所以,這次我們就訪問了兩個手機應用程式的創辦人,看看如何才可以讓這個隨身的tool變成更惠澤社群的小工具。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Work for money VS work for the people
在了解Pedius這個app之前,帶點愧意的筆者其實也真的從來沒想過「打電話」這個如此日常又必然的動作其實對於聽障人士是如此大的一個挑戰:有iPhone有Whatsapp的,是可以透過FaceTime、視像電話等輔助工具以手語或讀唇方式跟對方溝通,但若果對方用的是固網電話呢?更迫切的是,如果聽障人士想打求救電話呢?

來自意大利的Pedius是一個讓聾人及聽障人士可以「聽」及「說」的手機應用程式,直白一點,就是讓他們可以打電話。Pedius由Lorenzo Di Ciaccio於2013年創辦,在此之前,他一直都是擔任不同公司的IT顧問,高薪厚職的他坦言在創辦Pedius之前都是「work for money」;讓他「醒覺」的其實一切也是巧合:一天在新聞中看到一位名為Gabriele的聽障人士在車子拋錨後,竟因溝通不便而在郊外等上了幾個小時才得到協助。不幸之中的大幸是Gabriele在此事中沒有極之緊急的危險,但每天又有多少這樣的事故在地球上不同角落發生?因此,Lorenzo決定從此要「work for the people」而成為一位social entrepreneur。但發夢也需要本錢,他說他自己是幸運的,畢竟覺醒之時才27歲,年輕就是有火:「當時心想,給自己兩年的時間去試,失敗了欠債了,也有時間可以還,頂多回到老本行吧。」六年之後,Lorenzo的成績有目共睹,不但沒有如他擔心的失敗,他更將Pedius帶到英國、香港等世界各地,上年也跟CSL定下合作模式,希望可以幫助到香港的聽障社群。他創立Pedius的原意其實很簡單:to fulfill a basic human need - independence.

Image description

尊重別人:看似簡單卻不平凡
Pedius在App Store及Google Play Store上都是免費的app,即使大家未必需要,筆者都鼓勵大家下載一試,因為用過試過才會知道什麼是真正的貼心。Pedius使用的是網際協議通話技術(VoIP),用戶可以透過Pedius撥打任何手機或固網號碼,厲害的是接聽一方毋須安裝Pedius,或更改任何現行的通訊系統都可以跟Pedius用戶溝通。上年Pedius開結跟CSL合作,CSL用戶每月可免費獲得20分鐘通話時間;而雙方亦有繼續研究更多的可能性,例如CSL不需要扣除Pedius用戶的網絡數據都可以讓大家用到程式。操作方法很簡單,接聽一方在接到Pedius用戶的電話時,系統會先告訴對方用家在用Pedius程式,

希望接聽一方可以耐心等候;打電話的一方只要輸入想講的內容,Pedius就會將用家輸入的文字變成語音,讓電話的另一方聽到文字。「將Pedius帶到香港的其中一個挑戰是文字輸入,畢竟中文的輸入或書寫都比英文慢,而且香港很獨特的文化是大家都喜歡一句句子中有中英夾雜」,但大家試用Pedius就會感受到當中的細心,例如在打字時,聽電話的一方首先會聽到系統內置的錄音說對方正在輸入中,請耐心等候;及後就會聽到Lorenzo所說的white noise,或者打字的聲音,讓接聽一方知道用家還未掛上電話。

即使在成立Pedius的頭兩年是最艱難的,Lorenzo仍然堅持讓Pedius繼續為一個免費下載的手機應用程式,而且每月為用家提供20分鐘的免費通話時間,及後就以相宜價錢為用家繼續提供服務。你可能會問,既然想do good,為何不乾脆讓一切服務都免費?首先,相信大家都會認同筆者的看法:100分鐘的通話時間只需港幣15元其實是一個相當合理的價錢,「因為我希望用家是我們的顧客,而不是『我們想幫助的人』。作為顧客,他們可以投訴、可以給我們意思提出要改善的地方,而不是我們夾硬地覺得『你需要我們的幫忙』。」說的也是,不少disabled人士最怕/最討厭的也是別人的同情,其實大家可以平起平坐就是最大的尊重,而不是一味的說「我為你好」。「在意大利,不少殘疾服務都先要用家在專業人士或診所取得一份「證明」,說明自己的殘疾程度;某程度上這是挺不人道的;但Pedius會收取一個象徵式收費,成為顧客就可以得到更好的顧客服務。」

其實Lorenzo也真的有想過推行免費服務,「一開始我是想取納維基百科的運作模式的,但作為世界上第五大瀏覽量的網站都要隔一段時間就呼籲用者捐錢,作為小眾市場的話又可以如何存活呢?而且縱觀一些慈善機構,雖然出發點是很偉大,但沒有相應的資金也沒法做到想像中的social impact。」是的,眼看有社會上的問題,也要有心有力才能夠改變。其實Lorenzo除了創辦Pedius這個app,也有其他inclusion的項目,例如有助聽力衰退的高齡人士溝通的通話app Alo或Zero Project、又或者其他幫助學習的應用程式,問到Lorenzo為什麼要花盡心思在不同inclusion project之上,他以這句話作結:Inclusion的意思是不要遺下任何人,we lose a lot of beauty in the world if we exclude some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