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年代的意義】Apps For Good:讓捐贈物資如網上交易一樣容易

2020-03-15

Image description 國際十字路會首席技術總監及策略總監Matthew Gow

香港其實不乏有心的人,看見有需要的人在情況容許下都一定會盡心盡力幫忙:正如「國際十字路會」(Crossroads Foundation)首席技術總監及策略總監Matthew Gow所言,很多香港人都願意捐出物資,但問題是不知應該捐給誰、誰又需要我的物資、以及可以如何捐贈。相信手機不離手的香港人或多或少都會試過網上購物,為了方便捐贈者及社福機構為夠更有效地捐贈及認領物資,Matthew就創出了一個集合Uber+e-commerce+倉庫及物流系統的手機應用程式:GoodCity,讓大家一起創出一個更good的香港。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一拍、一寫:捐贈就是如此簡單
Crossroads Foundation國際十字路會,首先,請不要誤會他們為紅十字會。還記得因為中學在屯門的關係,有一年暑假就跟隨學校去到位於「大西北」的國際十字路會做義工服務:這個地方其實有點很不像香港的感覺,首先因為空間很大,由入口到接待處的一大片空地及平房其實有點像去了觀星營的感覺,再往斜坡走上一點,才見到它們的倉庫、廚房等地方。Crossroads,顧名思義,就是物資的十字路口, 出自捐贈者手中的物資,最後到底會落在什麼適合或有需要的人手上?以往,一切的交收都要在這個偏遠地方進行,說就說是屯門,要有如此大的地方其實也都算偏僻的——在屯門黃金海岸附近,熟悉大西北的朋友就會知道有多遠。國際十字路會的主要工作就是接收來自機構或個人捐贈者的物資,有需要的話再進行測試及保養,再讓香港各註冊慈善機構為所服務的社群尋找所需物資,轉贈有需要的家庭或團體。大家get到重點嗎?「有需要」,要符合這三個字,當中所動用的人力物力其實相當龐大,來往捐贈者、義工及社工的電郵或電話內容,想想也覺得麻煩。因此,作為國際十字路會的首席技術總監及策略總監,Matthew就花了幾年的時間去籌辦GoodCity這個網站及手機應用程式,將一切簡化,將溝通變得更直接。

Image description

即使大家沒有用過Carousell,也至少聽過它的名字:只要拍下你想出售的貨品,就可配對到potential的買家。GoodCity的概念大致相同, 「賣家」既可以拍下自己想捐贈的物資,「買家」(即社工或來自社福機構的員工)也可以上載心目中想要的物資的圖片,或者瀏覽可以選擇的物資,為服務對象尋找所需要的。「透過GoodCity程式可以節省中間的溝通,我們試過最快一個小時內就由捐贈者手上將貨品送到我們的倉庫。」節省時間和人力對於國際十字路會是非常重要的,畢竟整個機構都依賴義工運作,往往不能固定一個團隊負責同一個項目,以往出現過的情況是每天都由不同義工回覆同一位捐贈者的電郵,變相每天上班的義工又要重新由頭再看電郵的來往。其實,聽到GoodCity這個app都有點驚訝的,除了可以讓機構看起來更modern外,app方便了捐贈、受惠雙方之餘,更方便了義工們,可以做到win-win-win的局面,不是很貼心嗎?但當然,義工可以隨時在應用程式上工作,亦意味着應用程式需要顧及義工們的私隱——「app 內的通訊功能有點像Uber,義工們透過應用程式致電捐贈者或社工的話,靠的是in-app的通話功能,對方絕不會見到來電者的電話號碼。」一直在誇獎GoodCity的功能,其實想說的是,即使想do good 或求救,其實也有很多可能性,而在國際十字路會服務了超過二十年的Matthew也深明,最重要的是各方面的互相尊重。

Image description

即管當這裏是IKEA吧!
說到尊重,背後說的其實是一個hierarchy的概念——助人的人沒有高人一等,接受幫忙的也不是弱者。因此,在國際十字路會,Matthew 提到最重要的是讓大家都開心、受到尊重。在華人社會,可能會有人對二手物品——尤其是衣物等貼身用品——而有所忌諱,「不要緊的,最重要是有得揀!」Matthew也提到,不要因為面子問題而不敢提出對所需物品的條件。在國際十字路會的二十多年時間裏, Matthew感受最深的是香港人的慷慨,而且是很多人都願意主動提出幫忙;所以,在國際十字路會的會址,不管你是義工、捐贈者還是受惠者,大家見到最多的,必定是笑容。「我認為真正的尊重是每一位來自這裏的體驗,即使我們接收來自各方的物資,不代表這裏是一個『垃圾場』,你看來到這邊挑選物資的人都是面帶笑容的,當然我們的義工也是,因為這裏是大家的IKEA,每一位來到Crossroads的人都是同伴,都會受到相同的歡迎。」Matthew最初答應在國際十字路會幫忙,其實原意只是待上一段短的時間;怎料一眨眼就是二十多年。他說GoodCity的構思已有幾年時間,取名GoodCity也是希望可以創出更好的香港;但筆者認為他最大的成就不只是GoodCity,也不只是他跟聯合國等世界各地不同機構的合作,而是他創造了一個讓所有人都受到尊重的國際十字路會,「我希望這片土地上每個地方都是accepting、loving及encouraging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