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Creative Force】Interactive Design:pill & pillow 網頁設計也是藝術

2020-05-05

Image description pill & pillow 創辦人 Henry Chu(朱力行)。

Force of Interactive Design:pill & pillow ──網頁設計也是藝術
網頁設計?對,網頁設計可能是日常生活中容易被忽略的一環,畢竟有誰又會突然自覺地按進一個網頁慢慢咀嚼?但網頁是必要的,即使社交媒體都可以做到 brand building 的效果,但一個 post、一張相的壽命相對上短;反而網頁則比較長存,而且做到 pill & pillow 創辦人 Henry Chu(朱力行)所強調的「storytelling」,「很多網頁設計公司只會負責視覺效果,但我們的工作是拆解一個品牌或項目的故事,再透過文字、圖像及設計,以我們的美學重新編寫這個故事。」2004 年成立 pill & pillow,做互動性強的網頁,一路走來拿下不少國際獎項,包括有「互聯網奧斯卡」之稱的The Webby Awards、康城銅獅等,到底網頁設計的藝術是怎樣的?

Image description 「Very Hong Kong Very Hong Kong」的展覽網頁讓 pill & pillow 勇奪不少提名及獎項。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設計也要「斷捨離」
作為一家網頁設計公司,自己的網頁又如何?先是 full screen 的一個動畫,連續播放「Hi We Are Pill And Pillow」幾個字眼,你只要稍為眨一下眼睛都會錯過這個 key message;以現代網絡文化計算,先是以這三秒的訊息快速吸引了你的注意力,再來的就是引起你的好奇心:到底 pill & pillow 是一家怎樣的公司?播放完畢,隨即就是主菜:網站的內容,沒有給你 #tldr 的任何藉口,以最簡單直接的方式介紹公司,做過的項目也是簡而精地說出,即使是要用來「哂冷」的獎項,也是含蓄地說「We’ve won a few awards」,有興趣的話才 click 進去看吧。一頁已經說出公司的介紹、是有贏過獎項這個事實、創辦人是誰、聯絡方法等主要元素,可說是快、狠、準,Henry 坦言是「每個細節都有很多的計算」,每一個字每一條連結也是經過慎重的考量,但更重要的是:到底這個網頁的目的是什麼。「我們的目標很清晰,就是要看過我們網頁的人都會記得我們。」pill & pillow 成立於 2004 年,此網站大概是 2017 年時更新的,但三年以來仍然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公司的網站其實就清晰地說出 Henry 對於網頁設計的心態,「坦白說,沒有人會特地去看 website 的,但它卻是重要的存在。我們控制不了別人如何來看我們,只能控制如何令他們逗留長一點的時間。」看似不經意,但就是會讓人印象深刻,在 p&p 的卡片亦看到公司的這個 motto,公司每人的電郵地址全長不超過十二個字,每人的名字只用上一個英文字母取代, 「pill & pillow」也被濃縮為「p&p」,連公司的電話地址都沒有(「其實是不需要有的!你要知道就自然會找到或者問到。」),但卻花了心思在字形上,這樣的卡片,一來做到 Henry 所說的讓人印象深刻,二來就是可以帶動對話,收到卡片的人的一句「嘩好有趣」已經是話題的開始。

Image description pill & pillow 為 T-park 設計的網頁亦打破了傳統資訊式網頁的設計界限,將複雜的資料圖像化,再將其變成故事以新形式表現。

「有捨才有得!」在網頁的世界也要有斷捨離,要有人記得,就要問自己「到底什麼才是最重要」,Henry 舉例說以往的網頁會覺得 sophistcated 就要放很多資訊,但其實簡而精反而是藝術。

談到藝術,就一定要說 pill & pillow 的說故事藝術。其中一個讓 Henry 很驕傲、亦得到過不少獎項及知名度的是 2017 年為「Very Hong Kong Very Hong Kong」展覽創製的網站。展覽由 Alan Chan 及又一山人一同策展,展出「Very Hong Kong」非常香港地道及「Very Hong Kong」非常好的香港設計,由街頭文化到揚名國際的設計,由衣、食、住、行都有,「一般的展覽都會提到有什麼展品、展覽資料等,但我反而好奇為什麼策展人要選擇這些展品;而且我所認識的二人其實不像一般人認為的遙遠,『童心』對於做設計的人很重要,所以我想由他們親自介紹展覽。」網站先是集齊所有展品,再由 pill & pillow 重新以食物跟飲品配對的方式,讓 Alan Chan 跟又一山人所選的展品做 pairing,在網站上親自解說策展概念。捨棄了累贅的資訊,有興趣的自然會在網站的其他位置繼續發掘。

另一個讓 Henry 喋喋不休的,是 ifc 的網頁。作為一個地產商,其實要怎樣推動消費?在這裏,Henry 就用了他自己發明的「visual cocktail」,在網頁中間有一個 grid,每次重新 refresh 網頁時所顯示的圖片都不一樣,「Life is Beautiful 嘛,網站顯示的就是一個 beautiful life 的可能性,而 ifc 又可以提供怎樣的體驗,從餐飲、lifestyle、時裝、旅遊、購物等不同元素組成,每次見到網站顯示的圖片雖然不同,但 key message 仍是一樣的:你可以怎樣想像一個美好的生活?」

pill & pillow 厲害的地方就是如何將傳統資訊分拆,再將其轉化為 storytelling,Henry 在訪問時隨便舉了個例子,如何推廣一個膠紙座?「一個好的網站離不開產品,再由功能性及感官兩個層面分析這件產品的故事,再說背後的工藝,再用讓 audience 的心態上聯想自己成功時都會想要有這件產品。」

Image description pill & pillow 的網頁簡而精,卻是 Henry 在慎重的斷捨離下的計算,能夠快、狠、準地將公司的訊息傳遞。

Henry Chu,你想要什麼?
Henry 在見客時,有個問題是必定要解決的:你到底想要什麼?以他一個近期很喜歡的網站為例子,他說很欣賞 BMW 改建後的網站,因為看得出他們是要放長線,不是再強調車有多厲害,而是駕車是的 lifestyle,是 brand building,用上年輕人的影像,以最簡單的字眼解釋最複雜、最 nerdy的資訊,「看得出他們的目標顧客不止是現在的,而是將來有機會買 BMW 的人,要成為他們的 dream car。」

Image description Henry 位於黃竹坑的工作室。

這樣的概念其實走得也算前,就像 Henry 十五年前成立 pill & pillow,當時香港仍然未有太多人做 interactive 的網站,「外國有人在做,既然香港未有就我做吧!現在看回當年的 flash 也驚覺匪夷所思!」但能夠做到如此成功,大概是因為 Henry 不斷跟自己對話,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最重要的訊息、效果是什麼?「我們最的強項是解決問題的能力,風格上很豐富,而且可以從頭解構一個故事,再以我們的風格再說出一個吸引的故事。」在網站上,Henry 也有形容自己是 digital artist,在他的藝術作品中也見到不少是讓參與者跟自己、跟跨時空的自己對話的作品,「就像我很久以前做的一個『Purify』計劃,讓自己跟兩秒前的自己互動,這對我而言是一個 dialogue,透過互動、透過對話,也是救贖自己的一個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