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2017春夏女裝配飾(1):Giant vs Nano

2017-04-11

阿媽是一種很神奇的生物,說話往往不理兒女感受,一針見血。假如給伯母們看看春夏天橋上的巨袋風潮,大概零點五秒,便會語帶不屑爆出一句:「孭咁大個袋,走難呀?」叫人如何招架。

要好好回應伯母,不容易,但伯母呀伯母,今季帶頭推出超大袋的,是Céline和Balenciaga呢。前者是女中豪傑Phoebe Philo, 近年最具號召力的設計師,她的設計,命中率極高,換言之, 她做什麼,便會流行什麼。這次她心血來潮,做了兩款大袋, 一款是加大版的招牌tote bag,另一款是Cabas Clasp,同樣身高兩尺。兩尺高的手袋,垂直手挽不拖地,必須高人一等,否則,惟手掛在肩上,或者像模特兒行騷那樣攬上身出場。唯一難題,跌了落底的物件,只能寶物尋歸底。

第二位巨袋之星是巴黎世家的Demna Gvasalia,兩個寶貝,較具爭議是Blanket Square系列。袋如其名,他複製出一個被袋, 別誤會,不是睡覺時冚的被袋,而是購買時放被的四方形手挽袋。此袋複製水平一流,由透明PVC提升至印花羊皮,那種印花,將箇中懷舊美學足本送上。不難想像,手袋一出,網上嘩聲四起,排山倒海的惡搞,不乏啜核創作。當然,這完全正中設計師的下懷,他做得出,就是要make noise。

介紹過大袋,接下來是細袋時間,細是幾細?細到阿媽會皺起眉頭質疑:「咁細個袋,都唔等使!」繼續貫徹百彈齋主的可愛作風。單從面積計算,密集覆蓋天橋的迷你手袋,放了銀包電話,空間已用得七七八八,唔等使的罪名,成立。可是,現代人出門,究竟要帶多少身外物,才算正常,才算足夠?

印象中,早在Jean Paul Gaultier效力Hermès的歲月,臨別秋波的2011春夏系列,破天荒推出一款可以掛在手腕的Mini Birkin,假如要寫納米袋族譜,老頑童是祖宗。他的後人,這次有直繫親屬、愛馬仕的Nadège Vanhee-Cybulski,她將納米袋的概念發揚光大,設計了幾款當頸鏈掛在胸前的小袋,圓形那個約莫傳統月餅那樣大,正方形的小袋,冰皮月餅吧。可以放什麼?迷你八達通,加一對無線藍芽earbuds,應該綽綽有餘, 別忘記,它是小袋,亦是頸鏈,即是裝飾,能夠放十元碎銀已經超額完成。

講鬥細,能夠跟Hermès龍爭虎鬥,只有Valentino。首次單飛上陣的Pierpaolo Piccioli,英雄所見略同,都是用頸鏈掛上小盒, 形狀更扁平,上面有一條圓柱,究竟是什麼盒子賣什麼藥?真相,這是一個唇膏盒,上面放唇膏,下面是鏡盒,總算是針對性實用。至於如何處置其他身外物,再用另一個手袋啦。

+21
Balenciaga、Valentino
Balenciaga
Balenciaga
Balenciaga
Burberry
Burberry
Chanel
Chloe
Christian Dior
Fendi
Fendi
Giorgio Armani
Jacquemus
Louis Vuitton
Marni
Ports 1961
Tods
Valentino
Valentino
Valentino
Valentin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