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春夏女裝配飾(2):Loud vs Quiet

2017-04-12
+15
Chanel
Valentino
Chloé
Céline
Céline
Christian Dior
Christian Dior
Christian Dior
Louis Vuitton
Gucci
Gucci
Gucci
Saint Laurent
Emporio Armani
Alexander McQueen

矛盾之戰,第二場是Loud與Quiet的比拚。Loud,應該怎麼譯?浮誇、招搖都有貶意,誇張不能包含那種漂亮與膽識, 還是Loud中性得來神采飛揚。兩派之間,Loud派明顯人多勢眾,聲勢浩蕩,不過,沉默的文靜派,實力雄厚,兩派是半斤八両。

不敢肯定是街拍攝影師愛拍Loud,令時裝達人越穿越Loud, 繼而影響設計師作品,抑或是倒轉過來,這是雞與蛋的哲學問題。講Loud,無論是設計或氣勢,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 Loud到爆標。今季,他的七十年代舞會依舊狂熱,上演一場東方之夜,中國、日本及印度等民族色彩滲入設計。他的厲害, 在於沒有底線,一般設計師,設計了頭上一頂紅色絹布繡花帽,再來一副巨型bling bling眼鏡,應該開始心大心細,他不會停,反而一鼓作氣,繼續在耳上掛一對oversized耳環,五光十色的飾物,在模特兒身上慢慢佈置。這種澎湃,設計元氣消耗極大,奇就奇在,我們不覺他會停一停,唞一唞,好像體內儲蓄了無窮無盡的彈藥,蠢蠢欲動排隊爆發。

Alessandro Michele的作風,猶如用時裝去咆哮。雖然是古老當時興,他不是純粹懷舊,創出獨一無二的狂野搖滾,形成一種Gucci mania,時裝人愛穿,街拍攝影師愛拍,聲音越滾越大。他的響亮,遠遠蓋過其他設計師,即使Alexander McQueen的Sarah Burton出動重金屬配飾,長靴也鑲滿窩釘,幾乎可以走入《Game of Thrones》打天下。只不過,一碰上Gucci,即時被滅聲。

要以靜制Loud,去年春夏,還有仍在Dior的Raf Simons,他的離開,換上Valentino的Maria Grazia Chiuri,靜靜地起革命。初來報到,成為品牌七十年來首位女性創作總監,沒有大鑼大鼓的霸氣,自言處女作扮演一個品牌curator,將歷代Dior前輩設計師傑作整合。最容易認,是Hedi Slimane在Dior Homme年代的招牌蜜蜂,經她大量繁殖,一窩蜂飛到她的劍擊裝,以及降落在波鞋手袋。眾志成城,默默地展現不會喧賓奪主的智慧。她玩食字的J'ADIOR系列,由手袋到chocker,手鈪到短跟鞋的蝴蝶結帶,每一件都令女士高呼J'adore(法語:我愛慕你)。想知大家有幾愛J'ADIOR,在Instagram輸入#jadior,慢慢欣賞,足夠燃燒生命一、兩小時。

Maria Grazia Chiuri的降臨,一下子緩和失去Raf Simons的悲傷,可是,從下季開始,他會在Calvin Klein東山再起,紐約的時裝武林,自此增加一股深不可測的沉靜力量。

深藏不露的高手,怎少得Phoebe Philo,出自她手,永遠雋永迷人。繼重新捧紅Stan Smith,把Vans Slip-on點石成金,新寵是一對帆布波鞋,她又一次施展upcycle的超能力,將飛躍鞋變成春夏hot item。當大家還在猶豫的時候,它靜靜雞,轉眼已賣得七七八八了,Sh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