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的時代感

2017-05-08

Image description 坐落於中環皇后像廣場花園的「時空.錦.囊」展覽,展期至5月14日。

近日,一個銀色的長方體坐落於中環皇后像廣場花園,與匯豐總行大廈遙遙相對,引起了不少話題。這個充滿未來感的盒子,正是路易威登舉辦的Time Capsule「時空.錦.囊」展覽,內裡的展品承載了品牌的過去、現在與未來。

「時空.錦.囊」展覽展示路易威登經典的行李箱及旅行袋,和部分的檔案藏品,以及品牌引以為傲的工藝及藝術傳承。甫進入展覽場地,參觀者便可看到特別從法國來港的工匠,示範品牌沿用百多年的傳統皮革製作技術。看着工匠純熟的工藝及專心一致的工作態度,大抵你會明白每個行李箱或手袋製作的嚴謹並不是偶然的。然後,展覽開展了五大主題,分別是品牌經典工藝、世界遊歷文化、雋永時尚精品、劃時代經典作品;並以慶祝品牌與香港時至今日的關係作總結。

在整個展覽場地中,平板電腦設立在不同的展區角落,方便希望詳細了解行李箱故事的朋友。在「世界遊歷文化」的展區,路易威登製作了不同交通工具的影像投影在展品的後面作背景,和應着品牌所強調的旅遊精神。至於最後一個展覽角落,設置了一個融合現實與虛擬的行李箱,將不同年代具代表性的圖案投射在巨型行李箱之中,在社交平台已「洗版」。

Image description 最後一個展覽角落,設置了一個融合現實與虛擬的行李箱,將不同年代具代表性的圖案投射在巨型行李箱之中,在社交平台已「洗版」。

Image description 梳妝箱、首飾盒是女性講究生活的極致。

個人認為,「時空.錦.囊」展覽可以讓剛開始認識路易威登的朋友對品牌有一個概括的了解。在2015年及2016年,品牌也曾於巴黎大皇宮及東京舉行「Volez, Voguez, Voyagez- Louis Vuitton」展覽,展示創辦人路易威登家族的檔案藏品、以及帶領品牌邁向未來的精英之貢獻。這兩個展覽的分別是什麼呢?特別遠道而來出席香港展覽開幕禮的路易威登行政總裁Michael Burke表示:「我們都是延續同一個意念──講述我們的故事。我認為分享我們一百六十多年的歷史是十分重要的,因為很多時大家並不知道我們的歷史已這麼悠久。我們以為全世界都對Louis Vuitton的故事略有所聞,但講述故事必須經常重覆,尤其是針對年青客戶。大家都認識Louis Vuitton行李箱、一些關於19世紀及旅遊歷史的事情,但大家並不知道關於Louis Vuitton與時代感。時代感,讓Louis Vuitton保持作為法國奢華品牌的領導地位。」

在「時空.錦.囊」展覽中,參觀者可看到隨着時代的進步、交通工具的演變,路易威登亦隨不斷創新,其行李箱無論在設計、物料及配件方面,都顯得與別不同,這大概就是Burke所說的時代感。「感謝Louis Vuitton的時代感,我們超越了時間的考驗。時代感代表當代,跟過去及未來形成一個獨特的交叉點,但是老是想未來是很困難的事情,畢竟我們還要尊重過去,所以有時我們的游標會去到太左或太右。你在Time Capsule會發現聚集了這些不同的元素,一些我們想去創作、正在思考的元素,這正是我們的挑戰。」

Image description 路易威登的創作常與生活方式的演變有關, 路易威登行政總裁Michael Burke指出 Petite Malle正是其中一個例子。

Image description

路易威登的創作都與生活方式的演變有關。1924年面世的Keepall Bag為短途旅程而設。1936年,Gaston-Louis Vuitton掌管公司後,加入了命名為Speedy系列銀包及手袋。1932年,品牌設計了一款攜帶香檳的水桶袋Noe,時至今天,Noe最初的用途大家可能未必記得,但Noe已成為女士們喜愛的經典設計之一。Burke解釋今天的旅行袋或手袋,同樣都體現了這種回應時代需求的精神,「我們看看由Nicolas Ghesquière創作的Petite Malle便知道。Petite Malle體積十分小,但它擁有傳統手工行李箱的特質,它仍然是保存着 “我在Louis Vuitton售予我的包箱存放了我最珍貴的物品。”它仍然訴說着這個故事。在160年的歷史長河裡,沒有什麼改變,除了今天,我們最重要的隨身之物,經常是一個電話,所以我們的手袋只需要攜帶及保護我們的電話,這就是我們在做的事情。」

「時空.錦.囊」是巡迴展覽,香港是全世界的第一站,Michael Burke透露這是因為香港與Louis Vuitton的特別情緣:「因為Louis Vuitton跟香港是一個始於20世紀、在今天延續的愛情故事。這個一見鍾情的故事,雖然已經歷很多年,但熾熱程度從未減褪。藉着舉辦Time Capsule,我們希望慶賀這段情緣。」

文:Joyce Mok 圖:路易威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