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秋冬女裝潮流報告(4):Rainbow Fur

2017-08-21

Image description MIU MIU

正如春夏時提過,social media與設計師的關係,不斷互相刺激。大概設計師都觀察到,街拍攝影師,最鍾意拍一身五顏六色的七彩造型,黑白灰藍的素色,在他們眼中,等同隱形。於是乎,今季天橋上,忽然大量繁殖出色彩繽紛皮草,比彩虹更彩虹。

Image description DOLCE & GABBANA

Image description PRADA

在皮草彩虹中,女中豪傑Miuccia Prada最出師有名。當大家都是貪得意玩下的時候,Mrs. Prada在完騷後拋出一句:「這是關於the madness of glamour,尤其面對不明朗的未來。」她的眼光,從來是關於世界,關於世界每個人。這種想法,有點類似窮風流,或者經濟學上的lipstick effect,即是越窮越要靚。要刻意扮窮地豪,她把時裝騷場內所有東西,包括樓梯、座位及石柱等等,清一色包上薰衣草色毛毛,很姣,好像童話故事的公主宮殿。在她故事中的模特兒公主,喜歡披上七彩皮草、毛毛帽及毛毛靴,為了配合故事中前景未明的不安氣氛,公主們也懂得應洗則洗,所以她們的皮草,統統是faux fur,假的。這種處理,表面五光十色,內裡卻是苦澀,甚有警世的諷刺意味,連浮誇都隱藏智慧,世上只有Mrs. Prada。

Image description DRIES VAN NOTEN

Image description MARY KATRANTZOU

Image description GIORGIO ARMANI

提起皮草,總會把人類撕裂為正反兩派,理智上,殘害動物,只求它們的皮毛扮靚,相信不贊成佔多數。只是,皮草跟皮革,或者大家食得津津有味的雪花和牛,本質上不是一樣嗎?那把尺,應該如何量度?需要高超智慧。除非仿效Stella McCartney一刀切,皮草皮革,甚至所有布料都是人工,或organic,否則爭拗到世界末日都不會完。可喜的是,製衣科技進步了,人工皮草的外貌及質感,幾可亂真,亦較容易染色,所以天橋上的彩虹,faux fur佔大多數。彩虹之上,Dries Van Noten做了兩件很sharp的人工皮草外套,不論是桃紅色或草綠色,揀得靚,染得更靚。時裝騷之中,比利時公子安排模特兒把外套只穿上袖,雙手插袋,或左手握右手出場,好像一雙皮草袖,天橋上有型有款,換了真實生活,就有點九十年代的華dee了。

Image description MARNI

Image description EMILIO PUCCI

Image description MIU MIU

換另一個角度,人工皮草的可能性及趣味性,都令真fur望塵莫及。舉個例,在Dolce & Gabbana時裝騷,美豔女模排隊出場,突然間,橫空殺出一隻北極熊,準確一點,是模特兒穿上一件北極熊頭hoody的外套,再在胸前孭上小北極熊背囊,好像北極熊媽媽抱住北極熊bb行catwalk,非常卡哇伊。可是,假如這是真皮草,撞的板有多大?大家心中有數。基於傳統、保暖,或者其他因素,皮草、shearling仍然有不能取替的價值。秋冬一道彩虹,已證明毛茸茸的奢華,很大程度上能夠複製,假以時日,科技再進一步,保暖透氣追平天然產物,世界就有可能減少一種爭拋聲音。

文:Ben Wong

Image description ELLERY

Image description HERMÈ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