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下八吋Louboutin的HOCC

2017-10-09

Image description

今期封面人物何韻詩,翻查一下,新秀冠軍,原來是1996年的事。

當時,香港仍然美麗。

入行廿一年,由何韻詩到HOCC,由偶像到獨立,加拿大滿地可長大的她,天不怕地不怕,倔強任性,選擇了一條難過上火星的路。

今次是第三次拍攝何韻詩,第一次拍攝,大概在2004年,當時她剛推出《豔光四射》專輯,事業升呢,開始在舞台發光發熱。拍攝當天,負責訪問她及另一位封面人物黃偉文,訪問內容早已忘記得一乾二淨,只依稀記得,答案是公式偶像派。

一別八年,第二次接觸之時,她完成了一整年《賈寶玉》舞台劇演出,剛出櫃,那時候,HOCC已經成形。

出櫃後,社會出現黃藍撕裂。作為歌手,絕對有權討厭政治,左閃右避社會議題,繼續北上做蒙面歌王嘻嘻哈哈。但,她忠於歌詞,忠於自己,「生於亂世,有種責任」,就是這樣,一邊被萬箭穿心,另一邊贏盡貼地掌聲。

良心歌手的代價,天價級昂貴,代言廣告、演唱會贊助早已煙消雲散,就連向品牌借衣服拍攝封面,都要有品牌勇士顯靈才能成事。蘭蔻事件之後,完全明白品牌的商業考慮,怪只怪世界荒謬絕倫到得人驚。可是,作為中間人,沒辦法不感到無奈與無力。她只是挺起胸膛做自己,不會擦鞋,憑良知講真說話,沒半點企圖野心,更沒有侵犯任何人,為何會被趕盡殺絕?這令我想起去年明哥(黃耀明)在《美麗的呼聲》演唱會一句話,他感嘆地說:「其實,我好唔捨得香港變成這樣。」身為香港人,很難不心噏。

自從被標籤成半個社運人物,「生於亂世,有種責任」,似乎成為她的私家牌坊。個人認為,「沒華麗舞台,谷底照開張」,更貼切形容她的倔強。去年《Dear Friend,》演唱會,一如所料沒大財團夠膽支持,於是,動動腦筋玩眾籌,首創集體獨家贊助,成功開拓另一種更民主的遊戲方式。在哪裡倒下,便在哪裡更強地站起來,她就是如此漂亮地硬頸。

早前的第三次拍攝,最終準備了一些衣服,拍攝期間,她突然說:「我好耐冇着高踭鞋,有些少唔慣。」此話一出,多少有點感慨,從前是舞台天后,八吋的Christian Louboutin高跟如履平地,現在三吋高跟都變得高不可攀。想深一層,實在沒必要感慨,每人行的路,從來是個人選擇,既然決定這條路,就不要回頭,瀟瀟灑灑勇往直前,歌仔都有得唱,「我,繼續唱,繼續唱,⋯,啞,都繼續唱」。

舞台上,沒明文規定歌手要華麗包裝,一切都是泡沫糖衣。脫下華衣高跟的HOCC,從容不迫,舒舒服服做自己,分享她的想法,我們也看得舒服。最後的溫馨提示,HOCC訪問片段,下星期一會在我們《Lifestyle Journal 優雅生活》facebook專頁登場,歡迎分享。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