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uis Vuitton 長馬利與方馬利

2017-10-24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三月的巴黎時裝周,Louis Vuitton破天荒在羅浮宮的馬利中庭(Cour Marly)舉行時裝騷。Fashion show睇得多,睇到入羅浮宮,第一次。三層高的中庭,到處擺放了路易十四時代的雕塑,模特兒穿梭於雕塑與觀眾之間,繞場一周,展示藝術總監Nicolas Ghesquière的秋冬系列。

在羅浮宮行騷,未必會令衣服更漂亮,卻肯定大幅提升時裝騷的話題性與歷史意義,加上是羅浮宮主動邀請Louis Vuitton入宮,進一步奠定國寶級品牌地位。

在時裝騷中,Nicolas Ghesquière透過衣服,繼續探索Parisian elegance,把玩過去與未來,模糊masculine與feminine。當然,來到Louis Vuitton,大家都知道,手袋是另一個主角。今年秋冬,Nicolas Ghesquière設計了兩款全新手袋,City Steamer及Cour Marly。兩位主角,都是線條硬朗,實而不華的女強人款式,手袋夠大,一改之前幾季嬌滴滴的作風。

以Cour Marly為手袋冠名,設計亦偏向高貴大方,四四正正的手挽款式,儲物空間比Twist及Petite Malle等寬敞,不用再擔心塞爆手袋的煩惱。每次設計新袋,Nicolas Ghesquière都會加入品牌DNA,今次最當眼是手袋中央的金鎖,明顯源自品牌祖宗的行李箱,其實手袋鎖都是裝飾用途,等於男士手錶的chrono計時小三針,大家有幾何會用來計時?要計時都開電話啦。不過,有金鎖,加一條小金鏈鎖匙,確實是畫龍點睛。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另一個基因,是手袋下方的小金釘,一字排開的studs,同樣出自行李箱包邊。曾經參觀Louis Vuitton位於巴黎近郊Asniéres區的手袋及行李箱工場,每位工匠分工合作,打釘的打釘,縫線的縫線,上油的上油,看似手板眼見工夫。當時心想,只要夠用心,我都做得到。不過,工藝的定義,不在乎難度,而是在乎專注與尊重,要是你尊重工作,每天都以同樣專注重覆處理,即使是街市劏魚斬叉燒的師傅,都是值得尊重的工藝。不是說做手袋很容易,只想強調在Louis Vuitton的世界,每個工序都一絲不苟,就算是一粒studs,都是累積百多年工藝的精髓。

外觀上,Cour Marly是摩登簡約派,但Nicolas Ghesquière是個有心有才華的設計師,他總會想盡辦法,希望提升每個設計的價值。這次他為Cour Marly加入一個小賣點,手袋頂部的袋蓋,可以如圖覆蓋手袋,亦能把袋蓋收在裡面,變相令手袋變成一個開放式tote bag。這不是什麼驚天設計,類似設計亦非新發明,但作為設計師,除了要把作品做得漂亮,其次就是通過設計,方便我們的生活。

Cour Marly有兩款大小,闊身的MM,以及接近正方形的PM。雖然是同款,長方與正方,已經是兩種感覺。時裝騷的官方示範,模特兒會如常手抽Cour Marly,或者穿過handle,把手袋當clutch那樣手挽,今季不少品牌的時裝騷都出現相似畫面。作為男士,不禁懷疑官方示範的實際可能,可是,天橋是展示完美構想的浪漫舞台,當然不會考慮裡面有幾十件雜物十磅重的事實。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