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ebe Philo的最後一gig

2018-03-12

2018夏季的Céline,因為藝術總監Phoebe Philo去年底離任,以及Hedi Slimane的極速接棒,對不同派系的時裝族群,代表著近乎相反的氣氛與象徵意義。

去年十月的巴黎時裝周,Céline女神如常在市中心外圍的巴黎Tennis Club舉行時裝騷。在網球場內,她邀請智利建築師Smiljan Radic合作,搭建了一個超巨型白色吹氣帳篷,帳篷內擺放木製觀眾席bench,上面鋪了一些露營用尼龍睡袋,有點chill,那不是我們腦海中的Céline。但,Phoebe Philo創造的,從來超乎任何人想像,這是她受時裝人愛戴的原因。如果人人都估到她會做什麼,人人都是Phoebe Philo啦。

Image description 超巨型白色吹氣帳篷, 巨型到可以舉行fashion show。

Image description

她在完騷後透露,構思系列時,回想internet還未普及的八十年代。那時候,沒有social media,世界百花齊放,甚至比現在更民主更多元化。她從八十年代初的Céline平面廣告,看見女性以往單純的快樂、自由與自信,系列就由這些概念出發。八十年代的新潮設計,最深入時裝民心,就是闊袍大袖巨膊頭。因此,時裝騷一開場,Phoebe Philo立即派出幾位穿上oversized西裝的模特兒出場。假如只是複製三十多年前的衣服,不夠意思,所以她繼續推進闊袍大袖的概念,將西裝或長褸的下擺,由下往上反地心吸力大幅伸延,製成一件乾濕褸的extra layer,結構石破天驚,硬朗地貫徹她悉心創造的女強人形象。

Image description

於是,由男裝借來的中性元素,陸續在她的最後一gig登場,包括放大版的男士polo恤襯西裝背心,或者在前幅加了兩條長尾的短西裝,最有趣是一條模仿西褲的露肩裙,裙擺是一排密麻麻流蘇,巧妙地融入男女裝設計於一身。這條裙,焦點在於她聰明地利用皮帶孔(褲耳),將一條頸帶穿過褲耳,扣在頸上,褲頭,立即變成裙頭。我不會說,世上只有Phoebe Philo才想得到這設計,但這種對衣服觀察入微又別出心裁的心思,處理得如此artistic,大概她做得最好。

Image description

剛才提及,她從舊廣告得到啟發,特別欽點百褶裙,飾演夏季其中一位主角。百褶裙,在她的世界不算招牌產品,但不代表她不懂,只是有其他設計更得她歡心。雖然百褶裙形象不夠剛強,亦容易變得很沈澱霞,身為女強人掌門,Phoebe Philo會怎辦?她嘗試從形與色入手,長度過膝的裙腳,採用不規則bias cut,顏色以粉色為主,粉紅與淺黃,很girly地活化百褶裙。設計,不是鬥做得多,而是要做得準,她不費吹灰之力地飄逸示範。

Image description Oversized + Double layer,等於Phoebe Philo 純熟把玩男女裝的才華與能力。

這場時裝騷,值得談論的,還有很多。衣服以外,她很擅長以背景音樂,多角度包裝她的故事,今次她挑選了九十年代hip-hop天后Mary J. Blige與Method Man合唱的〈You're All I Need〉。模特兒一個接一個在帳篷內穿梭,現場不斷重複瑪莉唱出「You're all I need to get by...」,這個「You」,是Phoebe Philo感謝的萬千粉絲,抑或我們不想失去的她?大概是事後孔明,或者個人的胡思亂想,在時裝騷籌備及舉行的時候,她是否已預料這是最後一gig?只有她心知。

Image description 左:百褶裙是夏季焦點之一,這套粉紅襯淺黃,配搭新鮮又甜美;右:這條由西褲變出來的長裙,褲耳變成衣領,她是怎樣想到的?

看Phoebe Philo的時裝騷,欣賞她的設計,是一件賞心樂事。很多次,看見她的衣服,會想起蘋果教主Steve Jobs生前金句:「大部分時候,人們根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直到你向他們呈現出來。」用來形容模特兒手上極吸睛的透明膠背心袋,貼切到不能。嚴格來說,透明背心袋只是一個包裝,用來放銀包及clutch。然而,印上Céline的背心袋,已不再是一個普通膠袋,而是一個fashion item。在時裝騷完畢後,立即成為時裝網民焦點,Céline黨羽的頭號目標。

剛在一月底於首爾旗艦店舉行的春夏發布會,不難想像,透明背心袋一出,一眾香港及其他亞洲地區傳媒乖乖排隊影相,妹仔再次大過主人婆。

Image description 首爾江南清潭洞的旗艦店,外牆由淺色赤陶砌磚而成,店內的藝術性佈置,繼續由FOS操刀。

Image description

今季真正的主人婆,其中一個是背心袋裡面的Purse銀包。如果說,去年是Clasp的世界,那麼,今年就是Purse的天下。一如之前的Clasp及Big Bag大家族,Purse系列一門四美,一律採用復古散銀包卡扣開合,即是拇指與食指一前一後打開那種啪扣。系列分為附有手挽帶及eyelets的Purse Small、容量較大而沒有eyelets的Purse Medium、手挽帶及eyelets雙雙缺席的Purse Clutch,以及透明膠背心袋內的Purse銀包。四款之中,外形無添加的Purse Clutch,最接近Phoebe Philo多年來累積的唯美,刻意加入厚墊效果,不論手挽,或者夾於腰間旁邊,軟綿綿的質感,隱約有點擁抱的暖意。如果我是女人,今季只能買一個手袋,它會是其中一個心水。

Image description

在凍冰冰的韓國,當時是零下十五度,但有Phoebe Philo的新店新作雙重吸引,天氣再凍都阻不了大家的熱情。兩層高的旗艦店,去年開幕,位於江南清潭洞,類似日本南青山那種時裝型地。三百平方米的店舖總面積,一樓擺放小皮具及手袋,二樓則是服裝及鞋子天堂,布局及設計概念,跟巴黎avenue Montaigne總店非常接近。店舖設計都是出自她的長期拍檔、丹麥藝術家FOS的手筆,因此店內的大理石地板、縞瑪瑙及陶土display等等,都是大家熟悉的Céline。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今季的Purse手袋家族,最吸睛,可能是理論上免費的透明膠背心袋。

在店內,近距離欣賞及觸摸衣服布料,自然比時裝騷的走馬看花睇得更真,譬如那條圖案長裙的真絲流蘇裙擺、腰間有皮革荷葉邊的連身裙剪裁,設計手工都是天衣無縫,漂亮地展現Phoebe Philo的時代女性美學。

可惜,傳了又傳,最終傳到成為事實,Phoebe Philo終於離開Céline,只留下夏季最後一騷,以及下半年上架的秋季系列。作為愛她的人,能夠做的,唯有開開心心買多幾件。即使HediSlimane是個懂得即時生金蛋的明星級設計師,他與Phoebe Philo,各自屬於兩種大纜扯唔埋的style。她捉緊時代節奏,了解女人心事,一衣一物都是modern minimal的女士恩物;另一邊廂,他自千禧年在Dior Homme爆紅之後,十多年來對indie music愈愛愈狂,設計搖滾大過天,剪裁slim到不能,卻一次一又一次延續他的時裝傳奇。究竟,在Hedi Slimane領導下的
Céline,會是一片什麼風景?九月的巴黎時裝周開估。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