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men is Art: Futurism & Sculptural

2018-03-29
+20
Futurism: Chanel
Futurism: Chanel
Futurism: Chanel
Futurism: Chanel
Futurism: Chanel
Futurism: Fendi
Futurism: Fendi
Futurism: Fendi
Futurism: Louis Vuitton
Futurism: Louis Vuitton
Sculptural: Gucci
Sculptural: Gucci
Sculptural: Junya Watanabe
Sculptural: Junya Watanabe
Sculptural: Saint Laurent
Sculptural: Saint Laurent
Sculptural: Saint Laurent
Sculptural: Saint Laurent
Sculptural: Saint Laurent
Sculptural: Saint Laurent

Futurism
未來主義,始於二十世紀初的藝術思潮,當時因工業革命,電力和機械的使用愈發普遍,徹底衝擊人們對於時間和速度的觀念。意大利詩人Filippo Tommaso Marinetti於1909年發表「未來主義者宣言」,揚言應摒棄傳統藝術及陳舊思想,主張藝術家應全力追求速度並歌頌科技,創作要呈現未來感,例如用立體主義的幾何學來表達速度,在畫作中加入機器、交通的意象來表達科技,用全新角度體察世界,在當時來說是非常具前瞻性的藝術界別。
這二十世紀初的未來主義,居然可以連上今時今日的時裝,Karl Lagerfeld今季就在Fendi開宗明義以此為題,用上當中的三角幾何,衣服上滿是斜線三角,西裝膊位是cut out倒三角,以至彩色三角尖頭高跟鞋等,總能在系列中找到三角形,再加上熱帶清新色系,營造輕飄夏日感覺。Karl Lagerfeld結合未來主義和熱帶色彩,是否在預言因科技發展的迅速,就連夏天也就快消失,要靠衣服來搭救?

另一邊廂,Karl Lagerfeld為Chanel設計的春夏系列,也存在大自然及科技之間的矛盾,他在大皇宮建起了瀑布花園,一切崇尚自然,模特兒卻是穿着如太空斗篷的透明膠雨衣,腳踏充滿未來感的透明膠靴,當中的違和衝擊,卻叫人反思大自然與人造科技之間的關係。從上季的太空站,過渡到今季的未來花園,Karl Lagerfeld對未來世界的想像,似乎還未完。

時裝上的未來主義代表,還有Louis Vuitton, Nicolas Ghesquière自入主LV後,一季又一季地複製演繹未來主題,將他擅長的前衞設計融入系列,為哈品牌定義新風格。今年春夏,他將宮廷服拼上銀色長褲,以及充滿未來感的波鞋,新與舊的極致融合,明明在充滿歷史的羅浮宮行騷,卻可以令人覺得身處太空,就是Nicolas Ghesquière的能耐。宮廷服能否獲得時裝迷青睞,不得而知,不過那雙食正ugly sneakers熱潮的Archlight波鞋,肯定好好賣。

Sculptural
只要是經雕刻、塑形、鑄造等過程的3D立體,都可稱為雕塑藝術,屬藝術歷史最悠久且廣泛的範疇之一。在時裝而言,sculptural design即是講究volume、形狀及比例的立體剪裁,今個春夏回歸七、八十年代的復古風潮,天橋上處處可見oversized、大墊膊、泡泡袖、登台羽毛、闊袍大袖等誇張立體剪裁,可說是著上身的雕塑藝術。

Gucci的Alessandro Michele玩復古的功力毋庸置疑,今個春夏將八十年代的大墊膊重現天橋,卻是去得更盡的版本,大墊膊將上半身加大一個碼,猶如紙板公仔,配上閃令令眼鏡彩色珠鏈、復古印花jumpsuit等,混搭卻不突兀,再次表現了Alessandro Michele獨門styling美學。

而在Saint Laurent,墊膊、羽毛、泡泡袖等經典細節全部出場,華麗重現80's glam。對Anthony Vaccarello來說,這是一個向Yves Saint Laurent及剛離世的Pierre Bergé致敬的系列,由品牌典藏庫取材,將誇張線條的鴕鳥羽毛大衣、大墊膊西裝外套、泡泡皮革上衣、閃亮珠片裙等配上超貼身迷你裙、超短皮褲或長靴,融合八十年代的經典細節及YSL的性感意味,這樣一個YSL woman,誘人得來又幾有型。
至於Junya Watanabe,師承川久保玲,立體剪裁根本是品牌基礎。春夏以大自然為題,尤其對石頭的形狀感興趣,於是找來Marimekko合作,借其標誌石頭圖案Kivet融入他擅長的3D剪裁,造出如蠶蛹般包裹身體的裙子,兩者居然毫無違和感。除了石頭圖案,渡邊先生亦用上Marimekko各種招牌水果蔬菜樹林圖案,貼合大自然主題之餘,也令向來難以駕馭的立體剪裁變得貼地得多,這雙重藝術的配搭無疑對兩者都有益。既然今季興藝術著上身,不妨去盡點穿上3D剪裁作行為藝術。

文:Lisa Kuang

每年三月,香港全城一片藝術氛圍,三月時裝開季也是處處見藝術。今年春夏,各大時裝品牌或多或少將藝術元素融入設計,潮流大勢非此莫屬。我們一於貫徹到底,嘗試以藝術派系為今季潮流分類,從藝術看時裝。

時裝可是藝術?Yves Saint Laurent的伴侶兼拍檔Pierre Berge就曾言:「Fashion is not art, but it needs an artist to create it.」就如大師聖羅蘭,他所創造的Mondrian dress、Le Smoking suit,至今仍是經典,衣服可以不納入藝術品,但他的才華,一定是藝術家。又如川久保玲,從來以藝術眼光造時裝,去年更在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開設展覽,這般成就媲美藝術家了。巴黎人稱時裝為「第八視覺藝術」,與繪畫、戲劇、舞蹈、建築、攝影等同屬藝術,至今還在糾結時裝該不該是藝術,大概浪費光陰。

今季,幾乎個個設計師都化身藝術家,不約而同從Pop Art、Feminist Art、Futurism等藝術派別融入創作。時裝未必好藝術,但藝術原來可以好時裝。Maria Grazia Chiuri在Dior的時裝騷,將藝術名句「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印上T恤,忽然間,時裝迷齊齊應聲反思女性藝術,這份貼地,就是時裝獨有,或者今季就由時裝開始,了解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