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is You: Hybrid

2018-04-10
+17
Ermenegildo Zegna
Ermenegildo Zegna
Ermenegildo Zegna
Ermenegildo Zegna
Bottega Veneta
Burberry
Cerruti 1881
Dior Homme
Dior Homme
Dior Homme
Fendi
Gucci
Gucci
Hermès
Junya Watanabe
Lanvin
Louis Vuitton

Hybrid
曾幾何時,一套整齊筆挺西裝,紳士恩物。然而,可能是世界變,或者我們的生活方式走向休閒,新世代紳士逐漸跟領帶皮鞋說一聲goodbye,繼而發展出五花八門的混搭公子look。

十年前,Lanvin靠一對波鞋殺出新血路,自此,天橋上下,猛吹運動休閒風(athleisure),一絲不苟的紳士打扮,慢慢鬆綁。荷蘭高人Lucas Ossendrijver,可說是千禧公子的幕後推手,直到今天,公司人面全非,他依然緊守崗位,將革命進行到底,值得十個讚。

數hybrid公子,去年有Alessandro Sartori光榮回歸的Ermenegildo Zegna,氣勢如虹,2018春夏是回歸第二炮,系列名為《Sketches from a hidden garden》,這秘密花園,是他學生時代的創作蒲點。二十多年後,他在四四方方的花園,地上鋪滿鮮橙色碎石,擺放了幾棵橙樹,秘密,就是橙色。橙色是系列的核心色調,除了場地,亦選用了不同種類的橙色做衣服,間中更穿插一點粉紅色。在一個百年紳士品牌做橙色西裝,本身已膽大包天,大膽背後,原來他在思考modern man,並由爸爸的衣櫃作靈感,以清新視野設計,結合品牌最拿手的布料研發,加上一系列棒球帽、波鞋及實驗室保護眼鏡等等活潑配飾,組成一個極之跳紮紮的系列。Alessandro Sartori更以身試衫,脫下以往西裝骨骨的裝束,換上年輕十年的束腳褲與波鞋,男裝世界,真的變了。

變,有不同方向,Lanvin及Ermenegildo Zegna是向前看,而Gucci在Alessandro Michele帶領下,選擇時光倒流。自從世界開始認識這位懷舊才子,他便開動私家時光機,引領大家探索他的活化樂園,吸引了一大群比關刀領及喇叭褲更年輕的青春少艾。高舉懷舊的旗幟,他的官仔骨骨,總是有點童年玩味,荷葉領恤衫加煲呔與橡筋褲頭短褲,彷彿是成人版幼稚園校服,假如annual dinner主題是校服之夜,不二之選。他的粉絲,不少是欣賞其設計的幽默與童真,在銷量掛帥的時勢,他是極少數能夠隨心所欲的設計師。新作之中,其中一套西裝,全身布料都刻意弄皺(這是他的成名小伎倆之一),印滿密密麻麻的Gucci stamp,腳踏一對monogram皮鞋,繼續將品牌logo發揚光大。可以想像,重新迷上Gucci的年輕才俊,時裝取態應是敢於表達、不甘寂寞,即時再刺激的設計,天不怕地不怕,年輕永遠是最冇得輸的本錢。

混搭公子的派系,春夏百花齊放,有Silvia Venturini Fendi的尼龍西裝配高腰吊帶褲,Junya Watanabe又與工人服皇牌Carhartt聯手,炮製了一系列工業味濃郁的粗獷紳士,以及今季的短打黑馬Cerruti 1881。最後,還有剛宣布離任Dior Homme的Kris Van Assche,在位十年有多,由簡約玩到new wave,不斷實驗迪奧哥兒的可能性,今季以衫向atelier致敬,將「Chrisitan Dior」、「Atelier」及裁縫室地址繡在絲帶與布匹,致出一個很別緻的敬。有傳他會轉戰集團旗下的Berluti,天橋再見。


好耐以前,Coco Chanel有一金句:「I don't do fashion, I'm fashion.」霸氣到不得了。幾十年後的2006年,《TIME》欽點「You」成為年度人物,預視人類進入前所未有的個體化時代。

一個時代的來臨,世界大變,時裝亦不能倖免。時代衍生出social media,social media令人只愛呃like的霎眼嬌,霎眼嬌驅使品味單一化。結果,大量火喉未夠的品牌/人一夜爆紅,間接導致很多價值與工藝都不再被重視。時裝,逐漸由表達自我的方法,變成放棄自我的平台。

時裝是什麼?時裝不是將所謂潮流元素、品牌logo亂七八糟放上身;時裝是品味,品味就是品格,騙不了人。與其將今期流行輪流報告,倒不如把目標客戶分類,將天橋焦點,納入六種不同性格的男士。今年春夏,男裝總算有趣,除了時裝達人繼續追捧的Gucci與Balenciaga,各路英雄都絞盡腦汁。這邊廂有Raf Simons在自家品牌與Calvin Klein 205W39NYC,兵分兩路進行混合反叛與簡約的實驗,聯同無欲無求、追求藝術創作的山本耀司及川久保玲,努力緊守自家領土。另一邊廂,Kim Jones的野外探索革命,以及Alessandro Sartori的新派公子,同樣嘗試為Louis Vuitton及Ermenegildo Zegna的DNA,帶來絲絲點點進化,希望開闢一片新天空。

他們的創作,是自我釋放,亦是以人為本。時裝,始終要有人穿,才能賦予生命,六款裝束,六種性格,歡迎對號入座。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