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shion is You: Artist & Hiker

2018-04-12
+20
Artist: Comme des Garcons
Artist: Craig Green
Artist: Junya Watanabe
Artist: Prada
Artist: Prada
Artist: Yohji Yamamoto
Artist: Yohji Yamamoto
Artist: Yohji Yamamoto
Artist: Calvin Klein
Hiker: Balenciaga
Hiker: Christopher Raeburn
Hiker: Junya Watanabe
Hiker: Lanvin
Hiker: Lanvin
Hiker: Louis Vuitton
Hiker: Louis Vuitton
Hiker: Louis Vuitton
Hiker: Sacai
Hiker: Sacai
Hiker: Undercover

Artist
透過時裝,我們可以表達,亦可以尋找最真實的自己,從這方面來看,時裝與藝術,異曲同工。藝術工作者,或者愛好者,打扮普遍兩極,一種是低調極簡all black,另一種是崇尚奔放,2018春夏男裝,後者將會心花怒放。

置身時裝藝術大廳,價值最高是日本國寶山本耀司,與畫家聯手,是這位暗黑大師近年興趣,今季他邀請出道短短數年的日本美少女畫家Suzume Uchida合作。別以為美少女作品例必甜美可口,內田小姐的畫風,擅長展現女性陰暗面,一出道便獲得「幽靈畫展2014」大賞。山本前輩說,新作想表達女性不為人知的一面,因此,有了內田小姐的幽靈作品,他的衣服,就似一幅黑色canvas,令畫中女人更神秘陰沉。藝術有價,所以這批印花衣服定價高昂,不過當藝術品來買,就很便宜,想一睹Suzume Uchida作品真跡,五月中旬香港AffordableArtFair有得睇,不妨身穿Yohji入場。

其餘幾個展覽廳,主角分別是山本耀司同鄉友好川久保玲,以及西方代表Miuccia Prada與Raf Simons。近年愈來愈無欲無求、追求藝術創作的川久保玲,新系列上演一場色彩布料混合collage,七彩閃粉的西裝外套與短褲,配上閃粉假髮,一身打扮已是一件會行會跳的art piece,她也在場內搭起正方舞台,讓男模自由奔放舞動,這場表演,是時裝騷,亦是一場行為藝術。此外,Miuccia Prada與Raf Simons,兩位藝術慧根高超的設計師,前者取材Ollie Schrauwen及James Jean的插畫,後者則把Andy Warhol的Pop Art變成時裝,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那款合心水,就看閣下心歸那個藝術派別。

Hiker
在世俗眼中,時裝人,等於派對動物,運動量長期處於休眠狀態。凡事,總有例外,至少幾位設計師,正是山系,或者戶外狂熱分子。先頭部隊有Louis Vuitton的男裝掌門Kim Jones,成長期曾在非洲生活,習慣周遊列國野外探索,在Louis Vuitton是身處天堂。今季他帶領我們感受小島風情,從夏威夷出發,設計大量適合上山下海的戶外裝束,包括行山闊邊帽、尼龍parka jacket、百慕達短褲或索繩束腳褲、結合木屐與行山靴的涼鞋等等,由頭到腳都山味十足。一身裝備,不走一轉龍脊,多少對不起Kim Jones。假如是他的粉絲,這是他在LouisVuitton的尾聲(今年秋冬是告別系列),六月底的巴黎男裝周,將會發表首個Dior Homme系列,他會否在新崗位延續山系之旅?兩個半月後開估。

將山系元素融入高級時裝,Lanvin的Lucas Ossendrijver才是開山劈石的先峰。早在六年前,他已開始創作山系公子,而在差不多時候,日本亦吹起一片yama熱,一時間,山系時裝極速登頂,升呢潮流尖啄。發展了幾年,日本戶外熱潮持續火熱,成功登上國際舞台的Undercover及Sacai,今季也向世界展現日本山系時尚。前者系列,高橋盾將八十年代的punk重新包裝,夾雜了一點hiking與camping的配搭,功能性觀賞性兼備。另一山頭,Sacai的阿部千登勢,再次施展天下第一的patckwork伎倆,一件parka jacket,結合幾種不同光暗度的布料,連衣領內都縫上絲絨,視覺效果變化多端。一對處於創作盛年的東洋孖寶,瀟灑呈現東京街頭時裝的styling造詣,誰與爭峰。

六款裝束,六種性格,報告完畢,希望大家找到最舒服自信的自己。


好耐以前,Coco Chanel有一金句:「I don't do fashion, I'm fashion.」霸氣到不得了。幾十年後的2006年,《TIME》欽點「You」成為年度人物,預視人類進入前所未有的個體化時代。

一個時代的來臨,世界大變,時裝亦不能倖免。時代衍生出social media,social media令人只愛呃like的霎眼嬌,霎眼嬌驅使品味單一化。結果,大量火喉未夠的品牌/人一夜爆紅,間接導致很多價值與工藝都不再被重視。時裝,逐漸由表達自我的方法,變成放棄自我的平台。

時裝是什麼?時裝不是將所謂潮流元素、品牌logo亂七八糟放上身;時裝是品味,品味就是品格,騙不了人。與其將今期流行輪流報告,倒不如把目標客戶分類,將天橋焦點,納入六種不同性格的男士。今年春夏,男裝總算有趣,除了時裝達人繼續追捧的Gucci與Balenciaga,各路英雄都絞盡腦汁。這邊廂有Raf Simons在自家品牌與Calvin Klein 205W39NYC,兵分兩路進行混合反叛與簡約的實驗,聯同無欲無求、追求藝術創作的山本耀司及川久保玲,努力緊守自家領土。另一邊廂,Kim Jones的野外探索革命,以及Alessandro Sartori的新派公子,同樣嘗試為Louis Vuitton及Ermenegildo Zegna的DNA,帶來絲絲點點進化,希望開闢一片新天空。

他們的創作,是自我釋放,亦是以人為本。時裝,始終要有人穿,才能賦予生命,六款裝束,六種性格,歡迎對號入座。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