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從LeBron開始

2018-05-21

Image description

截稿前,由LeBron James領軍的克里夫蘭騎士,在NBA東岸決賽,作客先輸一場。

我不是占士球迷,不太關心他贏或輸,反正總冠軍九成是西岸盟主囊中物。我比較關心是騎士自季後賽開始,每逢作客賽事,所有球員都會穿上全套Thom Browne西裝到達球場,十多位昂藏六、七呎的巨人,穿上度身訂造的招牌灰色西裝,浩浩蕩蕩,確實型在起跑線。

這次合作,對向來沉迷運動元素的Thom Browne,算是克制到難以置信,否則他會將籃球、球場、籃球框等統統化成圖案,像佈置聖誕樹一樣佈置LeBron,其實都幾得意。

我想說的是,這場NBA真人時裝騷,加上早前Louis Vuitton欽點街頭紅人、Off-White設計師Virgil Abloh擔任男裝藝術總監,甚至Pharrell Williams去年成為Chanel品牌史上首位拍攝手袋廣告的男性,種種跡象,是否代表黑人文化成功入侵主流?還未計Kendrick Lamar在上月破天荒以hip-hop音樂人身份,獲頒發新聞界及文學界最權威的普立茲音樂獎,打破古典及爵士樂壟斷七十多年的局面,評審讚揚他的音樂「really powerful」,歌詞一針見血,反映黑人在社會面對的存亡困局。這個普立茲獎,象徵街頭音樂被大雅之堂肯定,擺脫嘻哈只是「yo, yo, check it out」的膚淺形象。

由八十年代爆紅的Run-DMC開始,一套Adidas track suit,曾經是指定嘻哈制服。自此,hip-hop及黑人文化不斷轉型變種,經過一班hip-hop前輩icon,包括詩人Tupac Shakur與Dr. Dre,古靈精怪的MC Hammer與Snoop Dogg等等的血汗功勞,來到千禧之後的Eminem及Pharrell Williams,不論音樂跟打扮,算是攜手入了屋,進入更紙醉更金迷的收成期。一時間,Pharrell成為天王巨星爭相排隊合作的皇上皇,Kendrick Lamar被前總統奧巴馬邀請到白宮會面,對他說:「你有想像過我們可以在這裡見面嗎?」表面上,黑人及街頭文化地位升上歷史高位。

現實總是殘酷,地位稍稍提升,不代表racist會一夜間脫下有色眼鏡,跟歧視說再見,仍有不知幾多條萬里長城要攀。試想想,假如Pharrell及Rihanna不是紅到爆炸,影響力超人,品牌會因為欣賞才華而邀請他們代言嗎?別太天真吧。我生性悲觀,從不相信世界會和平,男女真正達致平等,種族不再歧視。然而,這些烏托邦方向,做不到十足,做到六、七成,已經一個美麗得多的新世界。

回到黑人時尚,今時今日稱霸街拍的Balenciaga,Demna Gvasalia葫蘆賣的藥,正是提煉自師父Martin Margiela及街頭精髓而成。所以,即使一眾時尚達人如何出盡力不經意扮型,幾好戲都是扮,hip-hop音樂人一穿,那種與生俱來的街頭味,是浸淫了幾十年的濃郁。接下來,另一場男裝好戲,將會在六月的巴黎男裝周上演,經過設計師洗牌後,究竟Dior Homme的Kim Jones、Berluti的Kris Van Assche,以及Louis Vuitton的Virgil Abloh,誰會勝出這場男裝天橋激戰?Virgil Abloh挾着與Nike合作橫掃波鞋界的黑勢力,相信他會擦出最爆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