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rture優雅靈犀】Fantasy of Art:無Art不歡

2018-10-31

藝術是什麼?畢加索說:「每個小朋友都是藝術家,問題是,當他們逐漸成長,如何保持藝術家的本質。」根據畢加索的藝術論,小朋友在家中牆壁放肆塗鴉,出發點是透過某種形式表達他們的fantasy,本質上都可以歸納藝術。因此,汽車品牌會邀請小朋友設計concept car,Nike請來由病童設計的Doernbecher Freestyle系列籌款,同是渴求一顆天真無邪、零商業考慮的創作初心。

大部分藝術家,都會認同藝術源自生活,同一時間,各式各樣的藝術創作,又會啟發其他創作,或者在不同藝術領域找到共鳴。由Gucci與Fendi跨越實體藝術,從虛擬世界邀請合作伙伴,以至江詩丹頓請來同樣追求完美拍子的唱作歌手Benjamin Clementine,每一件產品,每一粒音符,指針每一下跳動,都是源自藝術的幻想空間。

TEXT BY BEN WONG

Image description 兩年前,GucciGhost的塗鴉,由街頭創作,搖身一變成天橋作品。

時裝與藝術,關係錯綜複雜,單是時裝是否藝術,足以舉行大辯論。兩者關係,由聖羅蘭在六十年代創作的Mondrian dress,到Raf Simons早幾年在Dior時期邀請Sterling Ruby合作的haute couture晚裝,藝術大多是原創,時裝只扮演二次創作的角色。

Image description

直到近年社交媒體大爆發,兩者角色產生互動變化。在虛擬世界,惡搞改圖是常見玩意,技巧需求較以往藝術種類低,光纖效益卻無邊無界,一夜成名不是夢。Social media是神是鬼,有時候是觀點與角度,越來越多人專業惡搞,並由網上惡搞,到反客為主搞上天橋。數近來改圖成名的藝術家,GucciGhost及Hey_Reilly,相信數一數二。

Image description 兩年前,GucciGhost的塗鴉,由街頭創作,搖身一變成天橋作品。

兩年前的米蘭時裝周,Gucci創作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再次為時裝炮製驚喜,邀請紐約布魯克林街頭藝術家Trouble Andrew,放肆地在在tote bag、手袋及衣服上塗鴉。兩者合作之源,要追溯到幾年前,當時Trevor Andrew只是美國成千上萬graffiti artists之一,跟其他街頭藝術家一樣兩袖清風。有趣的是,一般street artist大多抗拒物質,不好名牌,他卻迷戀Gucci,不單辛苦儲錢,買了一隻Gucci手錶,人生第一件名牌。自此,他更以藝名GucciGhost在街頭及社交媒體行走江湖,展開他的Gucci二次創作,到處塗鴉monogram,連自己的衣服􎑸不放過,衣服背面是他的另類canvas,招牌tag是「Life is Gucci」及「Real Gucci」,非常黑色幽默。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秋冬,Alessandro Michele繼續Pop Art,到處􎑸是流行文化符號。

這隻Gucci鬼魂在美國街頭漂浮了幾年,經過朋友穿針引線,終於傳到Alessandro Michele耳邊。當名牌遇上二次創作,下場可能是打壓滅圖,但Alessandro Michele的創作思維,海闊天空,對他另眼相看,於是邀請他合作,成就了一個街頭塗鴉版的灰姑娘故事。於是,Trevor Andrew攞正招牌,盡情地噴,他的成名作「Life is Gucci」,終於由自己在車房狂噴的諷刺玩意,昇華到spotlight下的時裝舞台。

Image description

假如細心留意Alessandro Michele的設計,他極之擅於將各種藝術符號放入衣服,手法相當pop art,譬如今年秋冬便一次過把MLB(美國職業棒球聯盟)球隊標誌、荷里活Paramount電影公司標誌、六十年代美國cult片《Faster, Pussycat! Kill! Kill!》的logo,以及小甜甜等等元素,穿梭時空降落在同一個系列。只是以art論art,GucciGhost一夜成名的underdog故事,總是特別美麗又勵志。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秋冬,Alessandro Michele繼續Pop Art,到處􎑸是流行文化符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