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實的Atsuro Tayama

2018-11-06

Image description Atsuro Tayama(田山淳朗)

創作必須誠實,不論任何形式,沒有誠實的創作人,難以產生令人共鳴的作品。
毫無疑問,Atsuro Tayama(田山淳朗)是一位誠實的時裝設計師,從他設計的衣服、三十年如一日的髮型,以至相處短短一小時,都會感受到他一氣呵成地忠於自己。

text by Ben Wong
Photography by Harrison Tsui (portrait), Atsuro Tayama

從Atsuro Tayama的訪談著作《話說 時.裝》,他說自己有三至四種性格,包括認真的、不認真的、隨和的,以及嚴厲的。早前我們訪問遇到的Tayama San,大概是前三種性格的混合,跟他的設計哲學一樣hybrid。

要了解他的設計,可以欣賞衣服的解構與前衞細節,更重要是探討他如何創作。Atsuro Tayama拿起筆,一邊寫字繪圖,一邊分享他的創作方程式。

Image description 作為設計師,繪圖是工作一部分,Atsuro Tayama連訪問都不忘以圖輔助,是專業,也是尊重。

Image description

「當我構思一個系列,我會由搭配開始。所謂搭配,包括幾個元素,首先是時代、時間,譬如三十年代;然後是地點,可以是香港、東京,甚至非洲;加上創作一刻的感受,這是感性的部分,可分為有形及無形,有形可以是山、天空、香港的霓虹燈等等看得見的事物,而無形就是各種情感,可以是開心、痛苦及悲慘等感覺。我的創作,就是結合四種元素,構成一個完整概念。」他舉例,2018秋冬系列,創作靈感源自四、五十年代的英國,有形是英式經典圖案,無形是動感,四合為一。

Image description 2018秋冬系列,根據他的設計方程式,包括四十年代、英國、英式傳統圖案及動感。

不過,在他的設計字典,充滿各種元素,「完美」一欄,彷彿是刻意留白。「我不認為會有完美設計,這驅使我繼續追求。」現在上架的2018秋冬系列,他早在年多前已經構思,對他來說,已經是過去式,他已忙於追求更接近完美的2019秋冬系列。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這次來港,主要是出席品牌的VIP活動,親身與顧客分享設計。從1982年創立個人品牌,不經不覺已三十多年,亦擁有一班跟隨超過三十年的忠誠顧客,所以他非常重視客人對衣服的意見。「這群忠實顧客,可能比我更了解自己的設計呢。」如他所言,由八十年代開始,世界已進入hybrid的年代,在這年頭,互動是前所未有的重要。

Image description Atsuro Tayama 重視與顧客分享交流,早前品牌在The Murray舉行了一場VIP活動 ,由模特兒示範2018秋冬系列 。

問Tayama San,作為設計師,希望客人穿total look,抑或自行mix & match?他想了一想,半笑地回答:「最希望當然全部都是我的衣服,然而,我亦歡迎客人自由配搭,尤其是某些我較少設計的產品,譬如牛仔褲,或者波鞋,假如她們配襯出自己的風格,當然是好事。」

成立品牌三十多年,走過一條漫長的時裝路,自然比當年更有經驗,設計更得心應手,但回憶初入行時的幼嫩,仍然懷念。「那時候,對美好事物會產生感動,現在這感覺已很難重現,有點可惜。入行三十年,總算見識不少,也經歷了很多,為了尋回初衷的熱情,我會嘗試尋找以往未見識過的事情。」

Image description 訪問期間,提到前輩山本耀司連西裝內部都要好看, Atsuro Tayama隨即脫下西裝,反轉穿上,直到訪問結束。

他的其中一個方法,以設計回饋設計,過去十五年,在日本國內為中學生舉辦時裝設計比賽,刺激年輕人對時裝設計的興趣。「比賽每年大概有三千幅作品,每幅我都會看,不時會出現令人驚喜的作品,與我的設計完全不同,看到年輕人自由奔放地創作,那是一件令人感動的事情,亦為我的創作帶來意想不到的刺激 。」他語重心長地補充,不只設計師,每一種職業,過了一段時間,當初的熱情,總會逐漸冷卻,他真心希望,大家再次尋回初衷那份熱情。

看見Atsuro Tayama,有時候會想像他是年輕版的Yohji Yamamoto(山本耀司),一來他年輕時曾跟隨山本先生,再加上那種溫文冷靜的神態,大概是八年來相處的潛移默化。「山本先生是一位傑出設計師,我從他身上獲益良多,受到不少啟發,最重要是學懂堅持,永不妥協,即使要花很長時間,都不要放棄。」提起啟蒙前輩,滔滔不絕。「另一方面,我亦學懂從不同角度去看一件事物,譬如一般人會覺得物件的正面很美,山本先生可能會欣賞背面的美態,這是非常獨特的審美觸覺。舉一個實例,一件西裝外套,長久以來,大家只着重衣服表面設計,山本先生卻會追求裡面都要同樣好看,這是八十年代劃時代的概念。」的確,能夠與山本耀司識於微時,一起遠赴巴黎闖天下,這些機會,千載難逢。

他與山本耀司同樣愛黑,擅長以黑布剪裁出一種黑暗美學。在八十年代,山本耀司與川久保玲的前衞風格,為自己打開一片天,也為後來的日本設計師打開一片天。八十年代,可能是近半世紀最百花齊放的年代,Atsuro Tayama亦對那些年不離不棄。在悠長的時裝史,他最喜歡二、三十年代及八十年代的時裝設計。「前者是Art Deco最具代表性的年代,後者是Avant Garde最爆炸性的年代。」他觀察到,在時裝界,大概每十年便會出現明顯轉變。

「在二十世紀之前,每個民族都有獨特的民族服式,近代時裝,大概在二十世紀開始發展。作為一個時裝設計師,了解二十世紀之前的服飾,可能十小時已大概掌握。然而,踏入二十世紀,每個年代的進化非常顯著,或者要花十倍時間,設計師必須要熟悉每個年代的特點,才能不斷創作。」正如他由《進化論》引申出來的座右銘:「可以留下來的時裝設計師,不是因為他們是最強,而是他們能夠適應時代變化。」這句話,同樣適用於各行各業,適者,生存。

數近年時裝潮流巨變,不得不提千禧世代抬頭,間接令街頭時裝融入高級時裝。關於街頭時裝,Atsuro Tayama有一套獨特定義。他再次繪圖回答:「在巴黎、米蘭、倫敦及紐約,每季都會舉辦各具特色的時裝周,對我來說,參加時裝騷那些人,包括客人、模特兒、時裝編輯及買手等等的打扮,這就是街頭時裝。他們的悉心打扮,經過雜誌及網上媒體的街拍,便會一點一滴影響新世代對時裝的觀點與角度。」就是這樣,設計師影響行內人,行內人影響喜歡時裝的年輕人,年輕人又會透過他們的平台影響更多人,這是一場生生不息的時裝互動。

訪問過不少設計師,大多都很熱衷傾談設計背後的故事,Atsuro Tayama都不例外。他最獨特之處,是一份耐性,耐心分享他的看法,還會即興畫圖,表達他當下的想法。想像一下,在他時裝生涯以來,相信接受過數以百計訪問,同一件事做了過百次,仍然保持這種嚴謹與專注,是對時裝,對他專業的一份尊重。

訪問結束之前,問最後一條問題:「你的招牌式髮型,由那時開始?為何一直保持?」
Tayama San笑一笑,只差沒有撥一撥頭髮。「我在八十年代開始留着這個髮型,當時非常受歡迎,很多青春偶像都是這種髮型的。現在,每天看到自己的髮型,彷彿是一種提示,有一點勿忘初衷的意味。」Atsuro Tayama,就是一位誠實如此,連髮型都有故事的設計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