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rture優雅靈犀】Embrace Newness:Mr. Armani空降一場時裝騷

2018-11-13
+25
1997年,Mr. Armani在Linate機場Emporio Armani logo前留倩影。
一開場,八位肌肉男模手挽SUP board出場,玩boarding食字?
做戲做全套,時裝騷當晚,Linate機場到處融合Emporio Armani,經過海關及安全檢查,到達登機閘口,前往停機坪。 
時裝騷結束後,邀請了二十年前的壞孩子Robbie WIlliams演唱,一來便唱《Let Me Entertain You》,跳跳紮紮,娛樂大家。
米蘭時裝周期間,連電車票都印上 Emporio Armani Boarding圖案。
位於Armani Hotel地下的Emporio Armani店舖櫥窗,擺放了分成六截的飛機,何其壯觀。

人只活一次,每朝醒來,都是全新一天,沒有take 2,不能undo。怎樣過每一天,以什麼態度生活、工作,直接決定我們擁有那種人生,成為一個怎樣的人。已故蘋果教主Steve Jobs曾說:「假如把每天當作生命最後一天去活,終有一天,你會知道這是對的。」不是每人都能成為教主,我們都可以活到最盡,成為自己的教主。

如何活到最盡,紙上談兵,談何容易。回看人類歷史,能夠改變世界,除了革命,只有創新。所謂創新,可以是由零開始憑空創作,亦可以是回到過去二次創作,沒有高低之分,能把世界推前,即使一步,都是好的創新。要擁抱newness,需要擁有跳出comfort zone的勇氣,譬如傳統腕錶品牌推出智能腕錶,又或者,四十歲才毅然辭掉安穩工作,創立個人品牌的Giorgio Armani,可能是時裝界最佳role model。

text by Ben Wong

早前,2019春夏米蘭時裝周的一個晚上,位於市中心的Linate機場,超過二千三百人,手握passport、一個跟一個,排隊過海關、安全檢查,進入機場禁區,穿過登機橋,走到平日閒人免進的停機坪。如此過五關斬六將,目的地,是機場內的Emporio Armani停機坪,欣賞品牌史上首場男女混合時裝騷。

Linate機場的雄鷹
到機場,不是搭飛機,不是接機,而是看時裝騷,第一次。任何第一次,總是特別興奮,我想這是Giorgio Armani希望再次為自己帶來第一次的刺激,亦為觀眾創造前所未有的fashion moment。
作為時裝設計師,創新是日常工作。由八十年代的power suit,到九十年代的androgynous,Mr. Armani是以「新」作則的中堅分子。然而,活了超過八十年,創立個人品牌四十三年,創新,談何容易。因此,這次踏足米蘭,看見街上的電車展示Emporio Armani Boarding的車身廣告,以及收到機場時裝騷的邀請卡,不知不覺產生久違了的興奮。

米蘭是Mr. Armani的家,而Mr. Armani是城市的代表人物。早於1996年,Emporio Armani的名字與雄鷹標誌已經降落,成為Linate機場一大景點。換句話說,這場停機坪騷,千禧年前已埋下伏筆。Mr. Armani說:「機場是充滿象徵意義的地方,代表對世界的無限開放。旅客在此啟程,探索與了解世界,經過無數體驗後回程。我喜歡在這停機坪內舉辦時裝騷的想法,自1996年起,它便被冠以『Emporio Armani』及雄鷹logo,自此成為Linate機場的一個符號,歡迎成千上萬的旅客抵埗,或送別他們。機場對Emporio Armani來說是完美之選,品牌標榜自由、冒險的精神,並且融合當代風格,不斷演繹其精髓。」

瀟灑轉機
繼2016年春夏巴黎騷,去年春夏的倫敦騷,今年Emporio Armani回歸主場城市。品牌將日常擺放飛機的倉庫,改建為一個能容納二、三千人的臨時表演場地,坐在觀眾席上,現場像迷你版紅館。這是品牌自1991年成立以來,首次舉辦男女裝混合騷,系列按照機場劇本,名為「In Transit」。

模特兒出場之前,場內巨型屏幕,先播放一些飛機升降及航班顯示屏片段暖場。率先出場,是幾位赤膊上陣,穿上EA7系列boardshorts,手挽直立板(SUP board)的肌肉男模。腹肌一出,誰與爭鋒,再漂亮的衣服都是陪襯。八位猛男繞場騷肌之後,EA7運動風繼續吹,男模穿上oversized的及膝parka jacket,女模披着迷人透視裝,若隱若現的布料,先有運動型的外套,以及透明硬紗(organza)的短褲西裝,一動,一靜,呈現出兩種不同感覺的美。每次看到EA7的衣服,總會想起athleisure,現在如日中天的style,其實Mr. Armani早已把這概念藏在設計。所謂newness,就是在世界還未理解什麼是athleisure之前,他在2004年就創立了EA7運動系列。

除了athleisure,Mr. Armani還發明了greige色調,不是grey,不是beige,是griege。說他發明greige是誇張了,但他肯定是把灰啡色系發揚光大的時裝設計師,他曾這樣形容:「我愛自然色調,包括greige,因為它散發着平靜、安寧的感覺,是一種變化多端的基調。」新作之中,在breige之上,Mr. Armani為他配上淡湖水綠,為她塗上一抹粉紅。粉紅與greige的組合,為招牌色調增添一點青春少艾的氣息。

在Emporio Armani的世界,正如Mr. Armani所言,品牌追求自由冒險,日裝風格休閒率性,男裝大多是smart casual的西裝外套,西裝內配恤衫或圓領上衣,甚至真空上陣。真空上陣這回事,男模在天橋示範當然瀟灑,回到現實世界,這是高難度動作。女裝方面,日裝布料如絲飄逸,配上relax剪裁,以及Mr. Armani的簡約設計,衣服實用性相當高,那是年輕女性真正會穿的裝束,相信非常貼近Mr. Armani心目中的Emporio Armani。

一如以往,每場Mr. Armani的時裝騷,都是豐富的時裝盛宴,平均至少八十套衫。這場混合騷,既然在停機坪搭建巨型舞台,他亦加倍努力,男女合共設計了超過一百七十套衣服,整場騷,足足超過二十五分鐘。

真舞台.真巨星
緊接一系列greige衣服,天橋換上midnight blue。假如greige是Mr. Armani的招牌色系,那麼,深藍可能是他另一個沉寂的招牌。由Giorgio Armani到Emporio Armani,他對midnight blue有一份迷戀。在時裝騷中段,深藍布料配襯牛仔布,深藍對深藍的撞擊,以bomber jacket、衛衣及jumpsuit等等,貫徹品牌的動感活力。

Midnight blue的魅力,不止於此,由日裝一直瀰漫到晚裝。在evening wear部分,男模幾乎清一色深藍,每件西裝外套都是不同暗紋圖案,sublte,卻是很有心思地subtle。最fancy是壓軸出場的兩個look,西裝之下,Mr. Armani做了兩條珠片短褲。之前以為赤裸胸膛穿西裝是高難度,原來一山還有一山高,珠片短褲,在天橋燈光之下,很有舞台巨星風範。

Mr. Armani的舞台巨星,女裝方面如常較星光燦爛,這裡是metallic布料短裙,那裡是珠片流蘇晚裝,每一個造型,他都不忘注入Emporio Armani的跳脫,衣服每一吋,都是設計,這跟他過去其中一個金句非常脗合。「要創作出色,必須全神灌注地堅持,集中至最微不足道的細節。」大師智慧,就是創作到最小。

一百七十個造型出場後,Mr. Armani從後台走出來,接受觀眾歡呼。印象中,除了聖羅蘭退休的回顧騷,好像想不到另一場騷更衫多勢眾。處身觀眾席,接近半小時的時裝騷,比起平常十至十五分鐘,足足多一倍,那是一個嶄新時尚體驗。

Mr. Armani謝幕完畢,在天橋的另一端,真正的舞台巨星Robbie Williams,已經穿好珠片西裝裙子,蠢蠢欲動搖曳生姿,準備為after-party表演。這個屬於Emporio Armani的晚上,就在他超過一小時的迷你演唱會後,以一首向Mr. Armani致敬的《My Way》,正式劃上句號。

全城登機
這次來到米蘭,入住Armani Hotel,可謂一條龍式的Armani體驗。酒店地面店舖,正是Emporio Armani。店舖櫥窗,其中六個,擺放了一架分成六截的飛機(當然是道具),Emporio Armani Boarding的主題,呼之欲出。再加上米蘭市內戶外廣告,以及電車展示的車身廣告,彷彿,整個城市都瀰漫着這場活動的氣氛,果然是主場。

然而,今時今日,什麼都要快。雖然See Now, Buy Now似乎未成氣候,能夠將消費者即時亢奮轉化成購買慾望的capsule collecion,卻是逐漸常見的變奏。

製作capsule collection,產品數量不用多,能夠將系列重點,簡單直接地放在設計,已經成功了一半。這個EA Boarding capsule系列,只有三款圖案,首先是以航班顯示屏演繹Emporio Armani Boarding的主題圖案,其次是Linate機場的EA停機坪photo print,最後是模仿行李tag的織布圖案。三款圖案,每款都緊扣機場主題,各具不同感覺,EA Boarding設計味濃,巧妙地呼應近年logo熱潮;停機坪photo print偏向寫實;行李tag圖案則是趣味
先決。三種style,包含三種性格,直接印在T恤、衛衣及帽子之上,沒有複雜設計,也乎符合athleisure追求的舒適方便。

整個EA Boarding計畫,由男女combine show開始,到邀請Robbie Williams表演,以至推出capsule collection,都是Mr. Armani與時並進的決定,每一個都是新嘗試。想像一下,三年前剛舉辦連串活動慶祝品牌四十周年,四十多年來,他希望做的,大概已呈現天橋。正如Robbie Williams在舞台上說,他是living legend,即使有一日忽然告別天橋,依然無損聲望,他依然是曾經叱咤風雲的living legend。他選擇繼續留在天橋,代表他有一股渴求,希望不斷作新嘗試,寓工作於娛樂。在我相信,世上有一種人,愈忙愈興奮,愈忙愈開心的,Mr. Armani,可能是當中最優雅一人。

別忘記,今天的Armani王國,是Mr. Armani四十歲才展開的事業。在此之前,他由百貨公司的window dresser、男裝買手,到後來成為Nino Cerruti的設計師,他曾在訪問回憶當時的感覺說:「I was fine.」。然而,fine不足以滿足他,於是決定跳出安穩的comfort zone,在男人四十時創業。假如沒有那種創新求變的慾望,沒有那團火,世上便不會有Armani這個時裝王國。Comfort zone的安穩,是天使,也是魔鬼,只有創新的渴求、嘗試,才會為世界帶來進步,這是Mr. Armani的真人真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