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erture優雅靈犀】手工藝的溫度與質感:從刺繡re-create 作品與生活態度

2018-11-30

Image description 就像是Ada身上的衣服,加點心思其實就可以將一件普通的衣服變成獨一無二的創作。

「價值就是給一件平平無奇的個體,運用你的能力跟心機賦予其生命力。」在香港,刺繡普遍被認為是很「老餅」的慢工藝,但一位時裝設計師竟願意花上300 小時的訓練和600 小時的練習,完成了法國Maison Lesage 刺繡工坊的法式刺繡課程。到底,法式刺繡如何re-create 了Ada Pat 的設計、衣飾,甚至是生命?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and ADA PAT COUTURE

Image description 法式刺繡講求左右手協調,需要相當專注才可做到。

有些時候,社會發展太快,避免不了會遺忘了一些步伐比較慢、讓人感覺跟不上潮流或發展步伐的傳統,尤其是美學、手工藝;畢竟,在商業社會,美學都是很難去以價錢或價值衡量。「但眼見每年的haute couture 用上刺繡等工藝,為什麼歐洲對傳統工藝又可以如此尊重?」就是這個小小的動力,讓本為時裝設計師的Ada Pat 決心在新婚不久後就毅然到法國留學近一年,到現為Chanel 旗下的Maison Lesage 刺繡坊進行密集式訓練,完成八個階段的刺繡手工課程,將法式刺繡工藝帶回香港,從此就迷上以線、珠子、珠片、絲、蕾絲、皮革等物料將一塊平平無奇的布re-create 的設計路。

Image description 有些時候,Ada都會特意尋找一些vintage的lace或珠子跟現代的設計crossover,新舊配合再創出新火花。

傳統刺繡的方法與樣式大概可分為中式、法式及印度式三個範疇,而每個方法所造出的作品均有不同風格及限制,當初吸引Ada的,正正就是因為在Chanel等高級訂製的服裝或禮服上所見到的刺繡工藝,所以才決心去這家擁有超過160年歷史的刺繡學校學師。「其實不論以什麼方式刺繡,背後的理念都可以說通的:就是由零開始,將不起眼的物料拼合,再以我們的設計及想像力,賦予這些物料生命力。」就好像Ada掛上的耳環一樣,原本可能只是一串串的tassel,加上自家製的刺繡,以珠子或珠片造出獨一無二的款式;學藝再精一點的話,更可以像Ada一樣re-design自己的衣服,將一件本來並沒什麼特色的t-shirt變成你的畫布。這些心思、創意和時間,就是手工藝「值錢」的地方。

Image description 不論什麼形式的刺繡,理念都是一樣:由零開始,將不􎑊眼的物料拼合,再以設計及想像力賦予這些物料生命力。

Image description

「當初立心去學刺繡,就是想活化這功藝。以印度的刺繡為例,為什麼可以做到如此普及,在每件衣服都見到?法式刺繡又如何走到haute couture的禮服上?其實很多人不太知道刺繡的『價值』是什麼,例如有客人來找我訂製禮服,他們會表示不明白一件一萬元跟三萬元的禮服分別在哪,他們會覺得看起來很相似;但其實背後所付出的時間未必可以單憑肉眼或口講表達,所以好想透過作品慢慢教育大家如何去欣賞手工藝。」近年隨􎋥社交媒體的發展,更多品牌􎑸願意在網絡上分享自家工藝的製作過程,就好像是一件high fashion品牌的haute couture會特意去拍一條短片,為大家剖釋為何一條裙的某一部分就需要用上一整隊團隊製作,所花的時間及技術到底是為了什麼,「我覺得品牌願意跟大家分享這些經驗是一件好事,從而可以讓大家懂得去欣賞工藝背後的心思和意念;讓大家對傳統有興趣,才可以將手工藝傳承。」當然,知名品牌可以花上如此多資源去造一條裙,「這樣做其實􎑸算奢侈的,但決心將刺繡帶回香港,就是想以一個更reachable的價錢去讓更多人接觸刺繡,又或􎍼讓本身懂得欣賞的人可以擁有一件價錢相對相宜的高級訂製服作品;又或􎍼我很鼓勵我的學生在學完這門手藝後可以自行創作,自己再設計已有的衣飾。」

筆者一向有在Instagram追蹤英國一位年輕女生,她經常買一些純白色的t-shirt或恤衫,加上自己所繡上的動物、花卉圖案,再賣出自己的作品(當然其實也可以upcycyle本身的舊衣物就更環保)。因為她的作品實在太美,也有不少人留言讚美,但可惜地,更多的留言是質問她,為何「只」是一件淨色t-shirt都要賣這麼貴。「因為很多時候大家只見到這是一件t-shirt,而忽略了當中設計師的時間和原創性,除了說大家不懂得去欣賞背後的難度,更可惜的就是大家似乎不太在乎別人的時間和創意,而兩􎍼是沒辦法以錢去下定義的。」

Image description

透過re-create,Ada希望更多人至少要「懂」,「這是一個漫長的教育過程。」但原來,刺繡除了讓Ada的衣飾設計有了新方向,亦幫助不少Ada的學生re-create人生。「讓我很驚訝的是,不少來到我studio上堂的學生,其實都說是因為社會或家庭的關係而被迫放棄了創作之路,現在生活穩定了,或􎍼小朋友長大了,才有時間重拾自己的夢想。」Ada這個位於西營盤的studio說是夢想空間也不為過,來到這個白色的寬敞空間,到處到放滿優雅而精美的刺繡作品;明明樓下就是嘈雜又人來人往的街道,乘搭一趟升降機之旅後好像去到異次元:一切都很慢、好安靜。刺繡是一種慢工藝,一針一線是快不來的,因此價值就在於此,因為人手和時間就是最『貴』的地方。「刺繡對我來說是一種間接的meditation,長時間只專注於作品上,我很享受這個過程,是一個自我沉殿的過程。」安靜下來最好的方法,尤其是對於都市人來說,就是不要看手提電話,「來到上堂的學生即使有多忙,我都鼓勵他們要找到自己的空間去做」,這個空間不只是實體空間,心靈上的空間亦同樣重要,「來到這裏就可以暫時放下包袱,只為自己的夢想專注、創作,其實也是為他們create一個讓自己喘息的地方。」

Image description

問到Ada到底學刺繡之後有什麼改變,原來刺繡除了讓她重新定位設計方向,在生活態度上亦有所改變,「以前可能會因為要做成一筆生意而放棄一些堅持。但接觸多了傳統工藝,更加覺得主流不代表永恆。可惜的是,社會雖然不停演變、『發展』,但卻令人忘記要去追求『美』。有很多奇怪的norms,例如dress up一點讓自己更美,卻會被旁人指責。」作為設計師,其實􎑸有點難為情的,到底是否要為出名而順應潮流、順應大眾的意願去做?「現在就不會再這樣了。尤其是設計師,我認為首先一定要有自己的belief,再其次就是要堅持自己的理念;不要怕被人指責,因為指責你的其實根本就不是你要找的audience。只要不隨波逐流,相信你、支持你的audience一定會找到你的。」

一趟Lesage之旅,不但re-create了Ada的設計路,亦同時讓她的工作、以至生活態度更加清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