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Alexander McQueen 烈女喱士

2020-03-31

Image description

承繼天才的衣缽,從來吃力,不易討好,尤其那天才叫Alexander McQueen。自從十年前接任品牌創作總監一職,Sarah Burton的設計之路,注定每三個月要重新攀一次珠穆朗瑪峰。

文:Ben Wong

Image description

十年來,她克服了亦師亦友McQueen離世之痛,咬緊牙關,挺起胸膛面對任何挑戰,為王妃Kate Middleton度身設計的婚紗,為王妃為自己贏得人心。這條被收錄歷史的婚紗,最具仙氣是上身及衣袖的喱士,靚到不得了。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相隔九年,Sarah Burton再次重鎚出lace。春夏系列的象牙色粗織喱士,以瀕危花卉品種為靈感,並以愛爾蘭鉤織技術呈現,非常本土。不知道她看上了那幾種瀕危花卉,但模仿傳統工藝,人手鉤織出來的喱士圖案,很清幽,彷彿有種溫暖牌的溫馨,與喱士慣常的性感形象,完全是另一種家的感覺。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除了人手鉤織的粗織喱士,系列還有另一種由機械編織的幼織喱士。這些在亞麻錦緞(damask linen)上的象牙色喱士,亞麻錦緞都是由Thomas Ferguson紡織廠製造,工廠屬愛爾蘭碩果僅存的同類廠房,同時是世上最高水平的亞麻紡織廠。因此,系列的編織圖案極之精細,不論是全喱士的bias cut西裝,抑或由不同圖案組成的高領長裙,每一件衣服上的喱士,都散發出獨一無二的魅力。

Image description

Alexander McQueen的女性,從來不只靚,還隱藏些少反叛,一點點dark,比楊XX更烈女。新作之中,Sarah Burton將比較女性化的喱士,連接不羈硬朗的皮革,一剛一柔的patchwork,比純喱士有型,又比皮革浪漫。喱士皮革混合體,她設計了一件長袖jackt dress,以及一條吊帶長裙,好喜歡吊帶裙整個styling,由辮仔髮型到耳環頸鏈,同樣有一種raw raw地的粗獷,剛與柔的分量,拿捏準繩一百分。望著這位模特兒,我在想,假如McQueen還在生,他又會用什麼天才絕橋去設計皮革與喱士?很懷念呢,不用太感觸,他的品牌is in good h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