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雙手.一種大師工藝】世上只有一個讓人甘願等待的手袋,它是Birkin

2021-03-01

一雙手.一種大師工藝
曾幾何時,世上沒有機器,日常用品都是人手製作,沒幾多人會把artisan當成一回事。今時今日,世界進入智能年代,莫說工人被機器淘汰,現在連寫稿都可以由AI代勞,我們都快失業了。處身人類抗衡機器的時代,以一對手創作的工藝,比任何時候都有價值,更溫暖。我們相信,工藝不在乎價格,甚至遠超價錢牌的價值,不論是愛馬仕工匠製作Birkin手袋,積家錶匠鑲嵌Reverso腕錶,或者百分百港產的竹鋼蒸籠,正如《食神》精神,只要用心,任何人都可以是食神;任何工藝,一樣可以成為masterpiece。


Image description 一位工匠,一對手,由剪裁皮革開始,縫合皮革,組裝配件,經過十多至五十小時,才能製成一個Birkin。

世上只有一個讓人甘願等待的手袋,它是Birkin
假如有masterpiece手袋選舉,愛馬仕的Birkin bag,很可能高票當選。三十多年來,Birkin由一張草圖,慢慢發展成萬千女士的dream bag,是編劇也寫不出的時尚傳奇。從手袋誕生的經典,製作手袋的工藝,慢工出細貨形成的供不應求,電影電視與名人效應,以至一次又一次刷新最貴手袋紀錄等等事跡,足以編寫一本Birkin天書。為什麼一個手袋,能夠令人如此癡迷?一齊來研究吧。

TEXT BY BEN WONG

Birkin之源的故事,不少粉絲早耳熟能詳。1983年某月某日,英國歌影兩棲型媽Jane Birkin,由巴黎飛往倫敦。登機後,她不小心把記事簿掉下,簿中各種紙張散落地上,坐在旁邊的紳士幫忙撿拾,這時候,她喃喃自語抱怨:「沒有一本記事簿能容得下所有內頁,也沒有一款手袋能放下所有東西。」他聽到了,向當年的fashion icon自我介紹,他正是愛馬仕第五代傳人、已故時任總裁Jean-Louis Dumas。兩人開始空中交流,她說Kelly bag袋身較窄,無法放下尿布及奶樽等嬰兒用品,作為創作人,了解過一位年輕媽媽的實際需要,他隨即拿出筆,傳說,在飛機的嘔吐紙袋上,畫了為她度身設計的手袋草圖,順理成章以她命名。想能預料,受到世界各地千金小姐追捧的Birkin手袋,就是如此,在三萬五千呎高空誕生。

Image description 世代相傳的saddle stitch,看似簡單,每拉一條線,需要一定力度,比想像中吃力得多。

慢工出Birkin
一場空中緣份,成就了品牌一段輝煌歷史。在愛馬仕,任何產品都是頂尖工藝。一個Birkin的誕生,從挑選皮革開始,到剪裁皮革,縫製手袋各個部分,貫徹傳承過百年的技巧。當中,沿自製作馬鞍的saddle stitch,是愛馬仕手袋能世代相傳的關鍵。進行saddle stitch之前,工匠先把品牌御用的Mouline linen紗線,擦上蜜蠟塗層,令紗線更堅固耐用。每次穿線,工匠要兩手並用,手握兩支穿好紗線的縫針,然後將兩支針穿在相同位置,左穿右,右穿左,以同樣力度拉緊紗線,提高皮革穩固程度。根據官方資料,每位工匠需要訓練幾個月,才能掌握saddle stitch的精髓。

Birkin是王牌手袋,整個製作過程,一如其他愛馬仕手袋,只由一位工匠負責,大概需要十五至二十小時,視乎大小及皮革種類。每位工匠,每星期不會生產多於兩個手袋,換言之,一年最多只能製作一百個Birkin。關於Birkin的產量,多年來品牌一直保持高度秘密,根據美國Bernstein Research統計數據,愛馬仕大約每年生產一萬二千個Birkin。隨着品牌去年落成的諾曼第工藝坊正式投入生產,手袋總產量亦會稍稍上升。

Image description 身價接近三百萬的Himalaya Birkin,它的紀錄,何時會改寫?

大概是Birkin的可遇不可求,就算你捧着十萬元現金走入店舖,也不代表一定能成功入手。以往,品牌為了應付長年累月的供不應求,一直採用waiting list策略,等候時間由一年到五年不等。直到近年,品牌不再依靠沿用多年的waiting list,嘗試以更開放的方式發售,但仍然限制每位客人每年購買的數量。基於產量所限,即使是尊貴客人,購買Birkin也只能隨緣,大小、皮革與金屬配件顏色,一律無得揀,唯一能夠選擇,只有買與不買。當然,大部分客人都不捨得讓眼前的Birkin溜走。

Image description 由25厘米到40厘米,Birkin總共有四種大小,最受歡迎是30厘米及35厘米。

Birkin家族
元祖的Birkin,手袋闊40厘米,空間非常寬敞,能夠上鎖的袋蓋,確保裡面的東西不會倒瀉籮蟹,深受媽媽級用家及時代女性歡迎。簡約優雅的手袋,之後陸續推出25、30及35厘米版本,立即擴闊千金小姐顧客群組,進一步奠定Birkin的dream bag地位。

Image description 由左至右,Togo、Clemence及Epsom,是Birkin三種最常見的皮革,每種皮革都有具備不同特性,購買前最好先了解。

皮革方面,最常見是Togo、Clemence及Epsom三種牛皮。驟眼看,Togo、Clemence紋理極之接近,仔細比較,便會發現Togo紋理比較細,凹凸感相對較深,Clemence則平滑些少,而且Clemence帶點啞面效果,皮革質感偏向柔軟,不及Togo堅挺。至於Epsom,皮革經過特別處理,三者之中最堅硬,有助保持手袋形狀,耐磨及容易清潔。綜合多位專家及用家意見,以Togo皮革製作的Birkin,最能平衡手袋外形及耐用兩大條件。

愛馬仕的皮革世界,除了這三款牛皮,還包括各種各樣的exotic leather,當然少不了鱷魚皮。由白色鱷魚皮製成的Himalaya Birkin,是當今最罕有的款式,手袋的白色,來自極罕白色鱷魚。手袋兩旁的淺啡色,是人手塗色,模仿喜馬拉雅山被白雪覆蓋的自然美景。喜馬拉雅Birkin需要接近五十小時製作,袋扣及袋鎖等金屬配件,更加鑲嵌了鑽石,令Himalaya Birkin成為天價手袋,身價超越百萬。世上富豪數之不盡,大家都想據為己有,造就手袋成為拍賣市場熱賣產品,屢次創出史上最貴手袋紀錄。現時最貴的Himalaya Birkin,由Christie’s於2017年5月在香港創下,成交價是二百九十四萬港元,身價與喜馬拉雅山一樣高不可攀。

維修才是luxury
擁有一個Birkin,對不少人來說,是夢想,是身份象徵,也是可當作家傳之寶的長線投資。曾有研究結果得出,過去三十五年間,Bikrin市場價值平均每年上升14%,累積總升幅接近五倍,升幅大幅拋離黃金,最新入門價是七萬六千元(Birkin25)。然而,當你擁有五個、十個、甚至一百個Birkin,那就是一個昂貴的收藏興趣,經常被拍到手挽Bikrin現身的Victoria Beckham,外國傳媒估計她擁有超過一百個Birkin,難怪同Birkin出街多過同碧咸。

Image description 千禧年後,愛馬仕偶爾會推出變種Birkin,圖中是2009年面世的Birkin Shadow(上圖),以及今年新鮮熱辣的Birkin Cargo(下圖)。

Image description

要真真正正做到世代相傳,必須要好好維修,已故愛馬仕第五代傳人Robert Dumas有一金句:「Luxury is that which can be repaired.」能夠維修,將產品煥然一新,才是最有價值的luxury,這個思維,就是sustainability。愛馬仕是良心企業,講求與客人建立長遠關係,歡迎客人將手袋帶回店舖進行復收,延長手袋的故事。大概是香港人富庶,需求較大,因此品牌也在本地設立一個維修工場,由來港十多年的法國工匠領導一個小隊,進行專業維修,兩年前更來港拍攝了一條短片,不論是否愛馬仕粉絲,都是一條相當好看的紀錄短片。

所謂masterpiece,必須超越時間、潮流,才能細水長流。Birkin面世接近四十年,經歷不同時尚潮流,袋王地位絲毫沒有動搖,反而更穩如泰山,因為Birkin不為潮流而設,而是代表一種生活態度與方式。想親身領略手挽Birkin的幸福,除了財力,多少牽涉緣份,坊間有不少傳聞與攻略,最誇張是曾經有傳扮L富商客人朋友可以輕易買Birkin,可信度相當有限。以非正途得來的東西,心裡難免大打折扣,倒不如耐心等待,真正屬於你的Birkin,始終會陪伴左右,長相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