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構愛馬仕手袋的秘密

2021-10-12

Image description Haut à courroies 誕生於20世紀初,是愛馬仕首個面世的袋款。 ©Jack Davison

相信很多人都會將Hermès愛馬仕手袋放入自己的wish list內,除Birkin、Kelly、Constance等大熱款式外,你還知道多少愛馬仕手袋的故事?早前本刊透過視像訪問Catherine Fulconis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of leather goods, saddlery and petit h, Hermès International),她跟我們詳盡剖析了品牌在物料、工藝和設計的嚴謹要求。愛馬仕手袋不是It bag或配飾,而是「一件持久的物件、不可分離的伴侶」。

TEXT BY JOYCE MOK PHOTO BY 愛馬仕

Image description Catherine Fulconis (Executive Vice President of leather goods, saddlery and petit h, Hermès International) ©Liz Collins

皮革與物料的藝術
說起愛馬仕手袋,大家馬上會想到其具備卓越品質的皮革。創立於1837年,品牌以製作馬具起家,皮革是它最先使用的材質。這麼多年來,愛馬仕皮革都是大眾的信心保證,但到底它又如何與別不同呢?Fulconis認為皮革是品牌的傳統,也是愛馬仕手袋的美麗故事之始:「皮革是愛馬仕的核心,這是一項歷史悠久的傳統。從一開始,處理最好的皮革對我們來說就非常重要。我們認為沒有漂亮的皮革就沒有漂亮的手袋,沒有漂亮的皮就沒有漂亮的皮革。所以我們在選擇皮時有非常高的標準。我們的皮革是質量最好的。」愛馬仕皮革有一陣馨香,觸感柔軟,且具輕微彈性,你會像輕撫寵物毛皮一樣,一定會溫柔對待,而且隨着歲月流逝,其觸感更是妙不可言。愛馬仕只會採用最優質的全粒面皮革(Full GrainLeather),它是動物身上最表面的皮,即是頭層皮,表面未經壓製和塗飾。Fulconis解釋了全粒面皮革的優點:「在愛馬仕,我們總是選用表面保持完好無損的全粒面皮革。粒面確保了皮革的耐磨性和良好的老化能力,但它也帶有紋理和毛孔。這些不加修飾的生活痕跡遠非瑕疵,反而使每張皮都獨一無二。這些自然特徵在鞣製的過程中不會被覆蓋,賦予皮豐富的透明度——就像一張素顏——隨着時間而覆上一層光澤(patina)。」皮革是一種活的材質,日子久了,越透明的皮革會變得越柔軟,品質會變得更好。

Image description Verrou的螺栓鎖以馬厩門栓為靈感,為配合門栓的線條,袋蓋的不對稱設計,賦予了手袋獨特的個性。©Jack Davison

愛馬仕的皮革世界提供多達30多款的選擇,較常見的是Togo、Clemence及Epsom三種牛皮。Epsom質感較挺,有助保持手袋形狀,並經特別處理,耐磨而容易清潔。Togo觸感順滑、防刮性高;而Clemence皮質較柔軟。至於Swift則皮質較薄且顆粒細緻,Box小牛皮表面的油光感讓人愛不惜手,還有呈現皮革自然色的Barenia,各自有討好之處。牛皮之外,還有Chevre de Coromandel母山羊皮革、Chevre Mysore山羊皮革,以及種類繁多的珍稀皮革exotic leather。珍貴的還有受時間洗禮的皮革,Russian leather便是最著名的例子。赤紅色的Russian leather具有上佳的防水性能和驅蟲效果,其加工過程需要用一種含有柳樹皮和樺樹皮成分的浸料鞣製數月,然後用一種以樺樹油為主的混合劑進行清洗滋潤,被譽為世上最好的皮革之一。一艘盛載着Russian leather的帆船於1786被狂風驟雨打至沉沒,幸至1973年被打撈而倖存。1994年,愛馬仕買下了其中的幾塊Russian leather用來製作Sac à Dépêches和Kelly,讓承載獨特記憶的物料重見天日。

Image description 以蘑菇皮革Sylvania、H Plume Canvas和Evercalf小牛皮製成的Victoria。

Image description 以沼澤橡木及Barenia 小牛皮製成的Kellywood。© Studio des Fleurs

每種皮革和物料有不同的特性,如厚薄、柔軟度、耐磨度、防水和防刮度等,適合做不同的手袋或配飾。因此,愛馬仕也一直尋找不同的材質、堅持創新,尋找適合不同款式的手袋的最佳答案。Fulconis指出創新的重要性:「愛馬仕袋的誕生是對設計與皮革之間完美結合的追求。我們一直在尋找皮革的新飾面、新想法或新觸感,為我們的客戶提供新的體驗和用途。」今年,愛馬仕推出的蘑菇皮革Sylvania讓人眼前一亮,因為從顏色和質感方面來說,它跟真正的皮革很難分辨。Sylvania由品牌與生物材料公司MycoWorks聯手合作,以蘑菇菌絲製成,菌絲體(Fine Mycelium)經壓製調整,可令物料質地變堅靭。MycoWorks培養好原物料後會交給愛馬仕鞣製。Fulconis對該植物皮革評價甚高:「它非常柔軟,擁有令人驚訝的豐盈感和略有彈性的手感,觸感良好。正如您所見,它具有天然的光澤和精美的紋理。」而Fulconis強調的是早於20多年前,愛馬仕已在尋找動物皮革以外的選擇:「在1990年代後期,我們創造了Amazonia,這是一種受大自然啟發的植物材料,由來自亞馬遜地區的橡膠樹樹液開發而成。這真的是一件創新的事情。大自然一直啟發着我們。每次我們開發新物料時,我們都會努力滿足愛馬仕的質量標準。」皮革以外,愛馬仕亦不斷在開發新的帆布,讓設計得到更圓滿的發揮。

Image description Della Cavalleria的底部首次做成圓弧形,與袋蓋的設計都是皮革工匠專業技藝的見證。© Studio des Fleurs

超卓工藝
有了品牌卓越的皮革,愛馬仕工作坊的工匠便以嫻熟的工藝裁切、組合和縫製皮包。工匠利用傳統的工具,如尖錐、削刀、爪針、夾鉗、錐子等,為皮革進行邊緣整飾、拋光、珠式鑲等工藝。在縫製的過程中,工匠以經典的馬鞍針步(saddle stitch)讓皮包更耐用。進行saddle stitch之前,工匠先把品牌御用的Mouline linen紗線,擦上蜜蠟塗層,令紗線更堅固耐用。每次穿線,工匠要兩手並用,手握兩支穿好紗線的縫針,然後將兩支針穿在相同位置,左穿右,右穿左,以同樣力度拉緊紗線,提高皮革穩固程度。筆者好奇這些工藝有沒有隨時代的演變而變改,Fulconis解開謎底:「主要技術和工藝保持不變。這些技術傳承自我們的馬術起源。當我們說到技術時,我們會想到功能性、用途,所以會使用麻線縫合以增加強度,亦會為避免傷害馬匹而打磨好鋒利的角以及採用非常堅固的皮革。工具亦保持不變,但我們不斷豐富我們的專業知識。我不得不說工匠們喜歡實驗。他們喜歡嘗試、考驗和挑戰。

Image description 每個愛馬仕手袋都是工匠以著名的馬鞍針步(saddle stitch)縫製,讓皮包更耐用。©François Coquerel

Image description 赤紅色的Russian leather具有上佳的防水性能和驅蟲效果。

由於每個皮包都是工匠親手縫製,所以大大減低了製作的限制,Fulconis坦言:「一切皆有可能,因為工匠可以根據皮包款式的要求調整他們的技術。」她跟我分享了多個突顯品牌卓越工藝的例子,Della Cavalleria具有靈感來自馬銜的銀飾鎖釦,鎖釦包裹着皮革,而袋的底部更首次做成圓弧形,與翻蓋設計都是皮革工匠專業技藝的見證。另外,一些特別款式的手袋,如Kelly Picnic和Kellywood等,利用優秀工藝將不同材質結合,亦證明了手工縫製手袋的千變萬化。

Image description Space Sac à Malice以太空探索為主題,並將鎖扣成為了整個星空故事的一個角色,功能性與裝飾性兼備。© Studio des Fleurs

內歛簡約的風格
愛馬仕袋的外形簡單而獨特,就算沒有任何logo,亦有十分高的辨識度。設計團隊是用手袋說故事,不是單從美學去考慮,每一個袋都與品牌的馬術歷史或時代的發展有關。Fulconis綜合了愛馬仕袋的精髓:「我們希望在純粹、優雅和精緻之間取得平衡。而且,每次我們創造一個袋款的時候,我們都想創造一個經典,這意味着它必須是屬於該時代、並且是永恆的。也就是說,我們關注每一個細節,因為我們希望它們能夠持續下去,並代代相傳,在20年後帶來與今天相同的樂趣。此外,功能對我們來說至關重要,像Haut à courroies便是我們為騎手設計的袋,它可容納騎手所需的裝備。」

翻看品牌的經典袋款,Fulconis提到手袋的功能性確實相當重要。Plume手袋靈感源自1920年代一款旅行者們使用的毛毯袋。1923年,家族第三代Émile Hermès設計了第一款使用拉鍊、並可放入汽車行李箱的手袋Bolide。1978年,時任馬具部總監Évelyne Bertrand女士為照料馬匹的人員設計了一款放置馬房用具的袋,及後順理成章
命名為Évelyne。時至今日,這些具備遊牧者精神的手袋仍是相當實用和耐用。

另一個愛馬仕手袋相當矚目的特點便是其扣環,Constance的大寫字母H、Kelly的鎖頭、Della Cavalleria的馬銜袋扣都十分具標誌性,究竟扣環與手袋的設計是如何融合在一起的呢?「一個袋實際上是一個整體,它由扣環、裝置以及形狀、結構和材料的結合。我們從中試圖締造整體的和諧,我們稱之為一個total bag。」1938年,由愛馬仕總裁Robert Dumas以馬厩門栓為靈感設計的Verrou誕生,為配合門栓的線條,袋蓋的不對稱設計,賦予了手袋獨特的個性。Fulconis舉了另一更鮮明的例子是Space Sac à Malice。Sac à Malice由愛馬仕第五任總裁Jean-Louis Dumas於1988年創作,至今已延伸出多款不同主題。太空探索的主題於2020年誕生,一艘彩色的宇宙飛船正向着被裝飾為紅色星球的鎖扣進發。鎖扣成為了整個星空故事的一個角色,功能性與裝飾性兼備。

對愛馬仕來說,設計手袋時的考慮十分周全,他們希望帶給顧客一種獨一無二的體驗。Fulconis詳盡解釋說:「我們希望你在20年或30年後仍然覺得攜着愛馬仕手袋很有樂趣,並且將它當作你不可分離的伴侶,而這個可修補的伴侶更是你日常生活中的一部分。Jean-Louis Dumas 曾說過:『質量、優雅、和諧以及混合在該物品中的耐用感,都融入了主人的個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