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楚紅尋訪約瑟芬皇后美的足跡

2017-01-16

鍾楚紅(Cherie)認為對一個女人而言,獨立、自主、有愛心是最重要的資產,這也是現代女性應擁有的特質。在Chaumet靈感繆斯──約瑟芬皇后的身上,一個在18世紀的傳奇人物,她也同樣找到這動人的氣質,這也是讓鍾楚紅欣賞她的原因。約瑟芬皇后其實跟鍾楚紅也有很多共通點,他們都同樣熱愛大自然,同樣對美很執着,較早前她就去到巴黎尋訪約瑟芬皇后的足跡,展開一段段美的旅程。

巴黎之美

鍾楚紅最喜歡的地方是巴黎及日本,她愛巴黎的城市規劃、巴黎的花園、巴黎的市場、巴黎人的生活態度與風格。由於喜歡巴黎,她差不多每年也會去巴黎,也認識了很多當地朋友,所以對當地瞭如指掌。逛街市是生活的一部分,鍾楚紅發現巴黎有很多獨有的食材,「因為他們的生果不可以存放太久,一般只存放兩日或三日,如果你買回家天氣較熱便會壞掉,他們的食材都是樹上熟的。」現代農業大量使用化學農藥及肥料,部分成分進入人體後危害健害,而且長遠來說更會令土地退化, 污染環境,所以熱衷環保的Cherie會選擇有機食材,而巴黎第六區的Marché Biologique Raspail便是她常逛的有機市集。根據《New York Times》的介紹,「因為市場地處浪漫的拉丁區, 離盧森堡公園也近,在這裡買菜時經常可以看到大明星。他們衣着隨意,也買山貨和諾曼底產的野蒜,黑馬鈴薯和各種香草。這個市場賣的大都是綠色蔬果和法國各地的地方特產,還有各色野味和海鮮。所以如果您想撞星,或是買到稀奇的小眾食材,這個流動市場是必到之地。」

Cherie認為巴黎人注重及享受食物,他們也重視農夫,「他們街市的食材說是有機,你會相信的。」喜歡研究飲飲食食的鍾楚紅,她覺得新鮮食材十分引人入勝,像美酒一樣,食材在不同土壤種植出來有不同的味道:「我的味覺嗅覺很敏感,我去到市場,什麼也放入口試或放近鼻子嗅一下。」看的與嚐的全是新鮮有機的食材,所以Cherie在巴黎逛街市特別開心。也由於Cherie講求環保,她也喜歡逛跳蚤市場。在她的眼中,巴黎人不介意用二手貨,他們不但會保養也會珍惜舊東西,Portede Vanves是她常去尋寶之地,「我喜歡看家居精品,像水晶擺設。我不喜歡新簇簇的東西,新的水晶表面太閃亮,我反而喜歡有痕跡的東西,就算穿衣服也不可整套新新淨淨的穿在身上,我也不可以的。」Cherie的穿衣之道在乎mix and match, 新衣飾加自己喜歡的長青item,才能找到穿衣服的樂趣及穿出自己的風格。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Chaumet Joséphine Rondes de Nuit Toi & Moi(我和你)白金戒指, 鑲嵌上明亮式切割鑽石

另一個Cherie在巴黎常逛的地方,便是當地的公園,這關乎他們對人民藝術的重視及其生活態度。「他們的規劃很好,每個區也有一個心臟,心臟就是公園,那個區就是圍繞心臟去活動,每個家庭也會帶他們的孩子去公園玩,那裡有各種活動, 有時會與博物館合辦展覽,有一些給小孩玩的娛樂設施。你從它的社區規劃可以看到它的人民藝術,每個人都可以享受到社區帶給你的好處。」Cherie認為盧森堡公園及巴黎皇家宮殿(Palais Royal)各有可愛之處,前者有一種原始之美,後者有一種皇宮的氣派,樹修剪得很整齊,就像是一個小森林。在公園內,各人各自在享受自己的生活,自得其樂,誰也不會打擾誰,正是這種看似隨意的生活態度感動了Cherie,「巴黎人看到美及珍惜美,如果你什麼都看不到,你也分不清是否美, 也未必有他們的執着。我喜歡巴黎人執着,他們執着他們相信的事情,但是他們又不會標籤流行什麼,在巴黎看不到什麼韓國風日本風,他們每個人也有自己的個性,他們的設計是純粹發自個人內心,而不是跟潮流,不會因為潮流而一窩蜂跟風, 他們尊重個人,同時又有目光去發掘美的事物,你去到這個城市,就會發現有美這個氣氛。」

凡登廣場(Place Vendome)也是Cherie常去的地方,由於跟Chaumet合作了一段長時間,她經常都會到座落於凡登廣場12號的Chaumet博物館,對那裡的一切都感覺特別親切熟悉,也聽Chaumet的朋友說了很多感動的故事:「Chaumet 博物館是蕭邦的故居,他們說每逢蕭邦生忌,也會有人在下面拉小提琴演奏蕭邦音樂。因此,我特別喜愛這地方,感覺它特別浪漫。巴黎人對很多事物也有情在,他們對舊的事物特別保護及珍惜。」

Image description 鍾楚紅鏡頭下的Chaumet博物館。(攝影:鍾楚紅)

皇宮之美、皇后之美

這次的巴黎之行也讓Cherie發現了另一個美麗的地方──楓丹白露宮(Château de Fontainebleau)。原來之前Cherie一直沒有去過楓丹白露宮,因為今次拍攝Chaumet的照片,而首次到訪,感覺特別興奮。Chaumet與楓丹白露宮都跟拿破崙關係密不可分。作為法國殿堂級珠寶商,成立於1780年的Chaumet 正是拿破崙當年欽點御用珠寶商,品牌創辦人珠寶工匠尼鐸(Marie-Etienne Nitot)曾經因為控制住一隻脫疆的馬匹,保住拿破崙的安全,讓時任法國首席執政官的拿破崙留下深刻印象。拿破崙當上皇帝後,為了表示對他的感謝,於1802 年任命其為皇室珠寶師。他亦將楓丹白露宮列為自己的第一皇宮, 對其加以修復。他要在這裡接見前來為自己加冕的教皇庇護七世。

大批的家具從巴黎運來,眾多宮廳開始重新裝修,據說搞內部裝修的工匠多達800人。當時拿破崙頒令所有皇室女眷必須以華貴的形象出席所有官方儀式時,他的兩任王后約瑟芬和瑪麗露意絲(Empress Marie-Louise),以及妹妹Queen Caroline Murat和the Grand Duchess of Tuscany,以及養女the Grand Duchess of Baden都向尼鐸訂製了很多珠寶首飾。尼鐸和他的兒子以結合華麗高貴與單純簡潔的風格,創造了驚世的珠寶傑作,完美地象徵了帝國時代的權貴與奢華。教皇在楓丹白露宮為拿破崙和約瑟芬補辦了婚禮的宗教慶典。從此,約瑟芬正式成為法國和楓丹白露宮的女主人。1814年,拿破崙被迫在這裡簽字讓位,並對其近衛軍團發表了著名的告別演說,皇宮從此告別了輝煌。

Cherie這次參觀了平時不對外開放的地方,領略到皇宮的另一種美態:「楓丹白露宮與旁邊的民居只是一街之隔,我們今次去拍攝,去了很多平時沒機會去的地方,如工人住的區域,可了解到工人如何服侍皇后及其生活作息。我愛楓丹白露宮的頹廢美、褪色美,從中你也可以見到它的歷史、它的皇宮氣派。」

楓丹白露宮的主體建築包括一座主塔、六座皇宮、五個不等邊形院落、四座花園。宮內的主要景點有黛安娜壁畫長廊、百盤廊、皇后沙龍、皇后臥室和教皇臥室、弗郎索瓦一世長廊(Francis I Gallery)及中國館等等。鍾情園藝的約瑟芬於1809年開始修建宮中雅致的英倫花園。這座英倫花園更具自然特色。園內水渠縱橫,樹木錯落,小徑蜿蜒。Cherie閱讀了很多關於約瑟芬的資料,知道她如何傾心於園藝:「她很喜愛大自然,甚至要求其他人將巴黎欠缺的植物品種運到巴黎,並為此興建了一個溫室,親自打理這個她創造出來的小天地。」約瑟芬在巴黎南部的梅爾梅森城堡(Chateau de Malmaison),以致於城堡的花園面積從當初她買下時的60公頃擴展到1814年她病死時的726公頃。約瑟芬在她的溫室裡培養來自世界各地的花卉, 並從世界各地搜羅新奇的植物品種來擴充她的溫室王國。最為人熟悉的是她開闢了一個玫瑰園,聘請植物學家種植了多個知名品種的玫瑰,讓她擁有「現代玫瑰之母」的美譽。兩個多世紀之前,約瑟芬能有這種放眼世界的視野毫不簡單,所以在Cherie眼中,她是極為前衛的人,擁有現代女性的特質:「約瑟芬在她的年代,沒有局限於眼前的事物,獨立自主懂得尋找讓她感覺良好的事物,創造一個大自然的世界給自己,她具備了現代女性的特質,那就是做自己。」

Image description 楓丹白露宮裏的弗朗索瓦一世長 廊掛滿了名貴的油畫,鍾楚紅 也不禁駐足欣賞。圖中她佩戴 了Chaumet Josephine Rondes de Nuit白金鑽石耳環、Chaumet Josephine Rondes de Nuit 白金 鑽石項鏈、Chaumet Josephine Rondes de Nuit白金鑽石手鐲、 Chaumet Josephine Rondes de Nuit白金鑽石戒指、Chaumet Josephine Rondes de Nuit白金鑽 石戒指及Chaumet Liens Lumiere 白金鑽石腕錶,鑲嵌上480顆鑽 石(共重1.11克拉)。

珠寶之美

Cherie漫步於楓丹白露宮蜿蜒清幽的小徑,細賞園中約瑟芬最愛的園藝花卉。然後,穿過輝煌的弗朗索瓦一世長廊,終於到達私人閨房(Boudoir),一個私人天地。她戴起桌上的Joséphine 項鏈,瞬間仿如進入約瑟芬的世界,享受獨立自主的天地,散發如繆斯女神般的迷人韻味。

Chaumet的Joséphine珠寶系列以約瑟芬皇后為靈感,於2010年慶祝品牌230周年時推出,精心打造了30多款珠寶精品,賦予皇冠新的形象,從皇冠、戒指至腕錶,每一款都別致新穎。設計注入約瑟芬皇后獨特優雅時尚的品味,將皇室貴族的至尊體驗獻給每一位時尚女性,讓她們將每一份像拿破崙與約瑟芬深至不渝的愛情,緊扣於首飾之中。約瑟芬在認識拿破崙之前曾經有過一段婚姻,丈夫英年早逝後,她成了一個帶有兩個孩子的寡婦。約瑟芬的美貌、純潔和善良也深深地打動了拿破崙,最終在1804年約瑟芬成為法蘭西帝國的皇后。 在拿破崙時代,約瑟芬成為萬千少女貴婦追逐學習的對象。她對個人儀容一絲不苟,對服飾搭配常有獨特的想法,成為了法國時裝潮流的引領者。Chaumet創始人尼鐸根據約瑟芬個人獨特氣質, 設計了結婚冠冕及大婚首飾,由此揭開了這一殿堂級品牌230 餘年悠久歷史。

Chaumet珠寶的靈感擷取自與皇室悠長的歷史淵源,但同時亦加入了許多現代的元素,這正是讓鍾楚紅迷戀Chaumet珠寶的原因,「像我今次佩戴的Chaumet Josephine Rondes de Nuit系列,靈感啟發自約瑟芬,但無需煞有介事要穿晚禮服或隆重衣飾配襯,穿日常衣服,如牛仔褲都可配襯。我覺得珠寶應該如此,你戴的東西是屬於你的,我喜歡戴上後讓你開心的珠寶, 無論穿什麼衣服,也可配襯這些珠寶。」

Joséphine Rondes de Nuit系列採用經典的梨形圖案,其線條輪廓華麗簡約,配合嶄新的設計,令每一件作品均展示出迷人的鑲嵌工藝。全新Joséphine Rondes de Nuit共有11款作品,當中包括Toi & Moi(我和你)戒指、突顯耳朵線條的精緻耳環、可調校長度的項鏈(可把長項鏈戴於胸前或懸垂於背部)、一條短項鏈及三枚珍貴腕錶。優雅瑰麗的鑽石和精巧動人的設計襯托出作品的線條和豐盈感,向時尚獨立的女性致敬。

新系列的梨形設計,Cherie則理解為水滴形,她指出這系列的感覺較女性化:「水滴形的設計十分女性化,強烈的流動感是靈活的表現。水,可以跟着你流動,這系列配襯什麼衣飾都可以,那些項鍊可長戴也可短戴,短戴感覺較正式,長戴較隨意。日間配戴可以dress down,但又可以戴到它的味道,晚上可比較隆重。」

Image description Chaumet Josephine Rondes de Nuit 鉑金與白金項鏈, 鑲上一顆3.34克拉梨形鑽石 (可轉換成為一條短項鏈及一條手鏈)。

自然之美

戴上Joséphine Rondes de Nuit系列的鍾楚紅,舉手投足便是懾人的風采,其獨立和自信的真我形象,與約瑟芬的跨時代的優雅魅力一樣,為Chaumet的情感珠寶作出最佳演繹。在我眼中, 鍾楚紅沒有人工修飾的面容,加上甜美的笑容,是天然美的代表,但在她的眼中,卻沒有天然美這回事:「美,就是美,沒有分什麼自然不自然。人們說你美,就像穿了一件衣服,我不會說放什麼在我身上。我不認同自然美這幾個字,可能現時多了很多不同的美容方法,才流行這個形容詞。如果說自然美類似天生麗質,我也不太相信。天生麗質要經過洗禮,你不可以維持得長久。我覺得美是不修飾的,真善美的美才是最美。」那現代的女性美跟過去的有所不同嗎?「我覺得你要做好自己的本份,如果你是有孩子的家庭主婦,小朋友是你的延續,你會想將好的東西傳給她她又會傳開去,這樣你可以發現生命的美好。現代女性要兼顧工作及家庭,如果可以將自己的家庭, 小朋友都做好,那便是播好的種子。

一個人要有動力才會美麗,才不會放棄自己,現在女人要做的事情要比男人多,做女人家庭父母跟你有關,然後你還要有事業,追逐自己的夢想。女人好能幹,做女人比以前辛苦,所以一定要愛自己。一個女人做一個有動力的人,要付出多點愛心。一個良善的人,給人可親的感覺,而其言行舉止已有氣質,這樣好的事物才會感染其他人,令我們的世界會越來越美。」

在成長過程中,法國人的審美觀是影響得Cherie最多,「我第一次去巴黎時,發現美原來可以這樣,我好嚮往,那是我喜歡及適合我的生活態度。」她最欣賞的女性是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及 Jacqueline Kennedy Onassis,特別喜歡他們的穿方風格及言行及生活態度。好經常留意身邊事物,一個萍水相逢的老婆婆亦令她留下深刻印象:「10多20年前,我在北歐看見一個老婆婆去購物。她騎着單車,然後拿出一個摺好的啡色紙質grocery bag出來,紙袋沒有手挽,購物完後就攬住紙袋繼續行程。這件事好有型好靚,因為你看到他們這麼珍惜身邊每件事物。」

Image description Chaumet Josephine Rondes de Nuit 白金神秘鑽石腕錶

身為香港地球之友綠色大使的鍾楚紅,一說起與大自然環境的事情便特別雀躍:「大自然對人是最好的治療,人在大自然感覺最渺小,我們只活在地球數十年,但地球都一直存在,人只能順着大自然生活,所以我們應該敬畏它。我對大自然心存敬畏,農夫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看天做人,我好欣賞這方面, 對大自然的敬畏,了解其運作。你有了敬畏之心,便心存謙卑。」這個道理看似顯淺,但是現代人卻不斷追求速度、追求短暫的利益,決心要「改造」大自然的韻律及定律,實在可悲。鍾楚紅也經常懷着謙卑的心去接觸世界,她謙稱只是邊學邊做環保的事情:「我沒有做到很多環保的事情,但入了環保團體後,我每天都學到新學問,會更珍惜大自然賦予我的一切。我們應該珍惜及享受大自然的美好,香港是福地,山與海就在咫尺,如要在法國,我要開車個多小時才可到郊區,但在香港,坐纜車去山頂很方便,或者去南丫島亦然。香港是最能享受大自然的地方,而且也有很多郊野公園。我平時亦去很多郊野公園,每次去到我都好開心,每次行山看到不同物種的植物,香港人應更珍惜我們現在有的事物。就算我們不出外,香港也有很多美好的事物在身邊。」

美,其實就在我們的身邊,只是我們很多時都忽略了。居港的外國朋友,他們大都覺得香港郊外的美景十分吸引,而現在很多香港的遊客也將行山列入指定節目之一,但偏偏很多香港人卻對香港美景不以為然。鍾楚紅說要在忙碌生活中發現美,首要做的是騰出周日作真正的休息,改變一下平常的習慣:「我每個周日都會去彌撒,天主創造大地,六天工作,第七天一定要休息。休息你就要找自己,我們有天主教信仰,多謝上天給予我們這麼多要感恩,沒信仰的人也要好好地用這天去感受身邊的事物,去愛自己休息。休息那一天要做一些不同的事情, 要真休息,不要將工作帶回家,這才可以釋放自己的情緒及工作的壓力,應該有一天要釋放自己找回自己的感官,你的感官是最真實的,外面發生什麼事你其實都不關你事,但你感覺你發掘到什麼是你內在的感受,這些才是真實的。」如果說約瑟芬皇后啟發了女性對優雅品味的追求,鍾楚紅也開拓了我對美麗心靈的渴望。

文:Joyce Mok 圖:Chaum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