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th Anniversary有一種流星,叫DIOR

時裝時空七十年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日期:即日起至2018年1月7日
開放時間:上午11時至下午6時(星期一休館)
地點: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
(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地址:107 Rue de Rivoli, 75001 Paris
入場費:11歐元

2017-08-14

上期提到,傳說在1946年一個晚上,當時處於事業十字路口的Mr. Dior,在路上踢到一個金屬星星,四十一歲的他,從地上拾起星星,認定這是自立門戶的幸運星,於是創立了Christian Dior。

這粒星星,不知從何而來,卻忽然出現在Mr. Dior腳邊,耐人尋味。事實上,Mr. Dior本身都是時裝界的流星,自從1947年發表首個系列,直至突然離世,只是十年光景。短短十年,成就天橋上創辦人在位時間最短卻最成功的品牌,遺下恆河沙數的資源。歷代繼任人,像燦爛的流星尾巴,延續他塑造的風貌。Mr. Dior之後,藝術總監一個接一個,經歷了Yves Saint Laurent、Marc Bohan、Gianfranco Ferré、John Galliano、Raf Simons及現任的Maria Grazia Chiuri,只有atelier的裁縫師屹立不倒,靠一雙手,迎接每位設計師艱難刁鑽的挑戰。趁品牌七十大壽,就來一次時光倒流七十年,欣賞一下天橋風光。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Patrick Demarchelier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Henri Cartier-Bresson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Elliott Erwitt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Roger Viollet

Image description

Christian Dior 1947-57

要講Mr. Dior的故事,應該由他創立品牌之前講起。1905年出生的Mr. Dior,天生富二代,少爺仔一名,自小培養對藝術的興趣及審美眼光。憑父幹,廿三歲便開了一家小型gallery。可是,後來世界陷入經濟大蕭條,父親的生意也不例外,小藝廊支持不住。有幸有不幸,因為家道中落,Mr. Dior唯有靠自己。多得朋友穿針引線,替他打開時裝大門,成為時裝插畫師。畫了十年八載,Mr. Dior的設計風格,逐漸成型,只等機會大爆發。1946年,當年紅極一時的couture品牌Philippe et Gaston,老闆Marcel Boussac邀請Mr. Dior擔任藝術總監。正值心思思之際,路上踢到幸運星,決定推卻邀請,反建議Marcel Boussac支持他創立個人品牌,老闆一口答應,Dior誕生的前傳,告一段落。

1947年,二次大戰的愁雲慘霧,仍未完全消散,千金小姐尚未回復心情扮靚,物資又短缺,時裝如半池死水。在空前惡劣的時裝生態下,Mr. Dior發表品牌第一個系列,平地一聲雷的New Look,為天下女性,為巴黎時裝,帶來萬眾期待的新風貌。他曾說:「最原始的設計靈感,就是女性的體態。」加上愛花如命,順理成章把花朵美態融入設計,塑造他的花樣女兒。他的衣服,擅於利用布料,剪裁成千變萬化的立體輪廓,並且命名為A、H、Y及8 line等等。這些具雕塑美感的線條概念,全球女士為之瘋狂,品牌生意摸頂,一度佔據近半的巴黎couture出口,驚人到難以置信。有趣的是,Mr. Dior頗迷信,經常帶備四葉草、心心及幸運錢幣旁身,這些符號,多次成為接班人的靈感泉源。人算不如天算,天妒英才,正當品牌發展得如日中天,Mr. Dior突然心臟病發身亡,留下沒有Christian Dior的Christian Dior。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William Klein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William Klein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Andre Ostier Camera Press London

Yves Saint Laurent 1957-60

Mr. Dior人去,樓未空,為了延續他的傳奇,老闆Marcel Boussac檢視一下工作室的設計團隊,發現Mr. Dior的最後遺作,接近四分一個系列,出自年僅廿一歲的助手Yves Saint Laurent,於是大膽欽點聖羅蘭,以時裝神童姿態接任藝術總監,震驚時裝界。

1958年春夏,聖羅蘭在萬眾矚目下,發表Trapèze系列。衣服繼承Mr. Dior的建築風格剪裁,他創作的梯形線條,寬敞解放女性的身體,模特兒都變成鄰家女孩,準備進入自由奔放的六十年代。一鳴驚人的頭炮,設計蘊藏年輕活力,客人及媒體都被Dior屋內的小鮮肉迷倒,更稱他為時裝小王子(the little prince of fashion)。外表溫文爾雅的聖羅蘭,畢竟廿歲出頭,始終有點反叛天性。1959年的秋冬系列,他設計了一條黑色吊帶裙Marilyn,貼身皺褶剪裁,長度及膝,大腿位置縫上巨型蝴蝶結,一年前的鄰家女孩,忽然變身狂野性感,為品牌注入前所未有的魅力。超過半世紀後,欣賞瑪麗蓮裙,半點沒有過時,說是2017系列都不誇張,聖羅蘭的前瞻視野,足足行前幾十年。不過,隨着翌年聖羅蘭被徵召服兵役,他在Dior短短三年的剎那光輝,一閃,即逝。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Melvin Sokolsky

Image description

Marc Bohan 1960-89

聖羅蘭被逼從軍,品牌急召坐鎮倫敦的Marc Bohan,臨危受命,升呢接棒。相比起Mr. Dior的花樣剪裁、聖羅蘭的年輕張狂,Marc Bohan的風格,優雅靜靜似是湖水。他是這樣形容:「我不喜歡刻意挑釁、刺激,我的設計,是fire under ice。」準確描述,最貼近是不慍不火。

論歷任藝術總監的名氣與星味,Marc Bohan恐怕未能名列前茅,但他是在位時間最長的設計師,接近三十年。如沒本事,不可能有此成就。他的設計理念,客人大多不願過分花枝招展,卻期望有一點意想不到的窩心細節。這種思維,非常接近橫行九十年代的簡約美學,同時細心掌握消費者的心理需要,智慧與才華並重。1961年春夏的Slim Look系列,明目張膽玩貼身剪裁,輕微鬆身的恤衫,收腰,不規則剪裁半截裙。不是獨沽一味窄,而是透過整個造型的不同比例,營造出slim的效果。瘦字一出,勢不可擋,當時正值芳華絕代、仍是玉女的伊莉莎伯泰萊(Elizabeth Taylor),瘋狂地訂了十二套衣服,為Marc Bohan開了一個不能再好的開始。1970年,他為Dior破天荒設計第一個男裝系列,稱為Christian Dior Monsieur Line。無驚無險,他在位期間,即使沒有驚天動地的創作,卻是細水長流,為品牌奠定紮實根基。一眨眼,在他踏入效力三十周年前夕,終於離開Avenue Montaigne三十號的品牌總部。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Nicholas Alan Cope

Image description

Gianfranco Ferré 1989-96

來到1989年,品牌年過四十,當時的新任老闆Bernard Arnault,剛剛成立LVMH集團,摩拳擦掌準備打天下,他邀請意大利設計師Gianfranco Ferré接替Marc Bohan,Dior出現首位外籍藝術總監。一個法國品牌,四十年來都是由自己人掌舵,橫空殺出米蘭代表,空降品牌。不難想像,國內傳媒及公司內出現反對聲音。然而,經驗老到的Gianfranco Ferre,用行動,用設計證明,時裝,無分國界。

讀建築出身的Gianfranco Ferré,被公認為時裝建築師,貫徹Mr. Dior對衣服結構的嚴謹創作。在Gianfranco Ferré上場的八十年代末,矜貴的couture,在行內的地位開始走下坡,以往只會在couture系列出現的複雜工藝、華麗裝飾,統統被大量生產的ready-to-wear廣泛採用,couture風光不再,變成ready-to-wear系列的創作靈感。背負拯救couture的使命,他大膽將意式baroque加入設計,接近十年間,他復辟Mr. Dior使用大量奢華布料的狂熱,結合精繳皺褶,袒胸露背的性感剪裁,舞台化的璀璨裝飾,一切一切,徹底擺脫Marc Bohan建立的法式風情,帶出Dior的豪邁激情。在他任內,最具爆發力的創作,首推1995年的Lady Dior手袋,當時在一個國家級活動上,法國第一夫人向戴安娜王妃介紹此袋。後者貴為九十年代icon,對手袋一見鍾情,經常袋不離身,於是品牌決定命名Lady Dior,作為致敬。二十年後的今天,依然是Dior手袋家族核心。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Nick Knight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Nick Knight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Peter Lindbergh

John Galliano 1996-2011

Gianfranco Ferré為Dior開闢的華麗樂園,1997年由英倫鬼才John Galliano接掌。生於主權爭拗不斷的直布羅陀,天生擁有西班牙的熱情奔放,夾雜英式的反建制龐克精神,由被任命一刻,到最後黯然離場,他注定是備受爭議的天才。

要形容John Galliano,我會說是衣不驚人誓不休,在他爆棚想像力的世界,沒有浮誇,只有更浮誇,可能是空前,也可能是絕後。十五年間,令人目定口呆的系列,連珠爆發,包括2004春夏的埃及法老王、2006秋冬的聖女貞德、2007春夏的法式藝伎、2010秋冬的燦爛花裙,以及幾乎被批判的2000春夏流浪漢。一系列歷史人物角色扮演,反映出天花龍鳳的創作靈感,亦美麗呈現Dior atelier沒有不可能的工藝。如果設計師要分類,他肯定屬於舞台,他不只要模特兒玩RPG,自己亦樂於扮鬼扮馬,九成九設計師,謝幕時都是循例鞠躬,快閃繞場一周,他是全副武裝粉墨登場,慢慢享受全場觀眾的尖叫歡呼。藝高人膽大,似乎也不夠形容他的瘋狂,他直認:「面對創作與style,我是天不怕,地不怕。」只要他喜歡,報紙圖案也是數十萬身價的couture材料。John Galliano的神奇,不只膽大包天,最厲害是他對晚裝剪裁的神乎奇技,出神入化地提升bias cut與drapping等等技巧的層次,以punk的精神,為classic改頭換面。可惜,成也狂妄,敗也狂妄,一場酒後鬧事,導致他漂亮的Dior drama被逼腰斬。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Christopher Polk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Patrick Demarchelier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Patrick Demarchelier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Sophie Carre

Raf Simons 2012-2015

經過一年多的過度期,Dior宣布比利時文藝設計師Raf Simons加盟。在男裝世界,他的個人品牌,發動紳士起義,以街頭衝擊傳統。但,在女裝世界,效力Jil Sander七年,大家只看到他拿手的摩登簡約,他有能力令Dior繼續發光發熱嗎?這是不少人心裡的最大問號。

2012年的春夏couture騷,在一家兩層高的古老大宅舉行,牆壁鋪滿鮮花,過百萬朵花,砌成一間芬芳花宅。系列中,率先出場的黑色bar jacket,一條接一條充滿Miss Dior晚裝影子的圖案bustier dress,以及幾套灰色daywear,把Mr. Dior的經典藝術性地活化。一切問號,統統一掃而空,亦兌現他在上任前盡訴心中情時透露:「我不只純粹喜歡簡約,也有浪漫一面。」這場騷,是他的Dior moment,也是Dior七十年歷史的重要時刻。事隔半年,Raf Simons發表couture第二章,人工搭建的清幽花園,重現Mr. Dior至愛地方,設計依然秉承創辦人「衣服切線越少、效果越好」的信念,所以系列出現大量線條簡潔的bustier dress,以及鮮花亂墜的cocoon dress,把模特兒扮到仙女一樣。然而,好戲在後頭,一個月後的奧斯卡頒獎禮,代言人Jennifer Lawrence穿上粉紅色的bustier dress,驚艷全場,高潮位是金像編劇都寫不出的經典一仆。在Dior三年半,設計了二十個系列,留下兩場美艷絕倫的好戲,以及一齣大開眼界的《Dior & I》紀錄片,功德圓滿say goodbye。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Brigitte Lacombe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Michal Pudelka

Image description Photo by Maripol

Maria Grazia Chiuri 2016-present

來到七十周年前夕,品牌又有破天荒舉動,羅馬女強人Maria Grazia Chiuri,成為Dior首位女性藝術總監。女性設計女裝,好像天經地義,但任何事情都有相反意見,慶幸品牌行政總裁Sidney Toledano力撐:「當聽到一位女性講女性,她的生活方式,她的需要,那並非概念,而是事實。」

的確,由Maria Grazia Chiuri去年發表第一個ready-to-wear系列開始,她的女權主義,旗幟鮮明。一件引用尼日利亞作家Chimamanda Ngozi Adichie著作題目的「We should all be feminists」T恤,一矢中的,黑白分明反映千禧時代的社會思維。世界各地的千金女士,爭相以身發聲,她的頭炮功績,令全球姐姐妹妹站起來,商業上超額完成。勝利,沒有沖昏她的頭腦,目標非常明確。「我希望新Dior woman散發吸引力,有些少脆弱,但必須充滿自信,擁有內在堅強。」這是她的設計宣言。值得一提,廿多年來首次solo工作,由作品及其他方面所見,她的性格比以往更鮮明,意大利人的率性、熱情,表露無遺。在她心目中,Dior代表一群設計師與故事,她把自己定位為一個curator,將自己的想法,融入品牌七十周年歷史,希望回到初衷,創作出Mr. Dior當年高度實用的couture,跳出天橋上美麗糖衣的框框。剛上任一年半,現階段,她仍在努力建立屬於她,以及天下女性的小天地,承傳Mr. Dior「令女性更美更開心」的畢生事業。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一入場,首先介紹主角Mr. Dior,並且展出他創立Dior前的草圖,以及當年地上踢到的幸運星。

時裝時空七十年

七十大壽,可喜可賀。早前趁2017秋冬Haute Couture時裝周期間,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為Dior舉行的七十周年回顧展《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正式揭幕。

十年人事幾番新,要呈現七十周年人事,難度十級。三十年前的四十周年回顧展,同樣由裝飾藝術博物館舉辦,不過,當年只集中Mr. Dior的十年經典。七十大壽再辦一次,焦點放大至Mr. Dior及六位繼任藝術總監,展出歷年超過三百套couture作品。別以為三百套數量多,容易挑選,假設一個系列有五十套衣服,一年兩季是一百套,七十年,就是七千套,要從中選三百套,絕非想像中的easy job。單是考慮分類,如何以不同場景呈現,經已相當頭痛,相信兩位策展人Florence Müller及Olivier Gabet,必定經過多番思考,才能決定我們現在所見的豐富面貌。由於規模超級龐大,據聞前後花了三年時間籌備,把博物館中殿與時裝區貫連,開闢了接近三千平方米的展覽空間。

展覽一開始,首先交代Mr. Dior的生平故事。在展館入口,牆壁掛了一幅Mr. Dior的巨型黑白油畫,畫中他一如其他舊照片,西裝骨骨,一臉和善。大概是舊時代的人比較早熟,四、五十歲時的樣子,今天看來,好像比真實年長。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展覽尾聲的ball room,中央是四層高梯級display,梯階的閃閃燈光,非常夢幻。

Image description Mr. Dior愛花如命,他曾說:「女性之後,花是上帝為世界帶來最美 麗的東西。」展覽內的Dior garden,呈現七十年來的flower woman。

在Mr. Dior旁邊,按時序排列,蜻蜓點水式介紹他的事蹟,包括在法國西北部家鄉諾曼第Granville鎮的生活,以及如何開始接觸前衛派藝術(Avant-garde Art),慢慢建立他的藝術觸覺與品味。為了讓觀眾更了解Mr. Dior加入時裝界前的生活、興趣,兩位curators展出他與好友合夥經營畫廊期間,即是二、三十年代的藝術作品,包括畫作、雕塑及文獻等等。Mr. Dior興趣多籮籮,新舊派藝術、古董園藝瓣瓣好,連日常生活都artistic過人,牆紙、瓷器及家具等事事講究。一切興趣,轉化成設計養分,為他帶來源源不絕的靈感。偉大的時裝藝術家, 就是這樣煉成。

在密密麻麻的文字介紹與展品中,最有趣一件,就是之前介紹的幸運星。原來在當年地上踢到星的晚上,Mr. Dior拾起lucky star,把星星留為紀念,一直珍而重之收藏。後來,Mr. Dior成為時裝大師,Granville故居改建成Christian Dior博物館,星星自此存放館內。沒有幸運星,就沒有Dior,亦不會有這場回顧展,所以今次七十大壽,主辦單位從博物館借來星星。

進入Mr. Dior開創的時裝世界,三百套珍貴couture,按類別分成不同主題展覽,包括藝術與攝影、繽紛色彩、巴黎式優雅、新古典裝飾風格、異國風情及迷人花卉圖案等等。每個主題, 場景設計師Nathalie Crinière用心佈置一個獨立空間,裝置成藝廊、服裝工作坊、巴黎街頭及人工花園,令每位踏入主題房間的觀眾,都能親身感受設計背後的概念。在藝廊場內,每件couture作品背後,都會擺放設計靈感來源的藝術品,譬如2012 年春夏Raf Simons的圖案晚裝,兩條裙子背後,展出美國藝術家Sterling Ruby的原作,旁邊是同系列,同樣來自美國的藝術家Agnes Martin畫作與羽毛couture,把時裝與藝術緊扣還原, 原來吸引力會升呢好多。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與Mr. Dior一樣,Raf Simons都是藝術 狂熱分子,五年前的couture系列,配 合Sterling Ruby與Agnes Martin的作 品,成件事更完整。

論製作工藝及觀賞性,首推幾乎由John Galliano包辦的異國風情系列。在這裡,分散擺設了埃及、日本及中國主題的作品, 好像將世界壓縮在同一空間。最瘋狂的設計,個人認為是埃及民族風,每一套衣服都是古埃及文明與現代時裝工藝的結晶, John Galliano連法老王都複製了出來。面對面望着法老王一刻,無聊地想,即使他法力無邊,都不能預視,自己會在幾千年後被搬上天橋,再輾轉成為時裝展品吧。

由時裝區穿過博物館中庭,經過Mr. Dior的成名Bar jacket,便會進入展覽另一部分。中殿的展館,樓底至少三、四層樓高, 作品能夠向上發展排列,視覺效果宏偉得多。這邊箱,率先迎賓的作品,是Dior多位藝術總監與其他品牌設計師向Bar jacket 致敬的創作,包括Comme des Garcons、Thom Browne,以及Alber Elbaz時代的Lanvin,是全場唯一非Dior生產的衣服。證明一個偉大的設計,能夠激活二次創作,產生超越時空的互動。

欣賞過Bar jacket,便會進入Mr. Dior六位繼任人的solo區域。六位設計師,設計作風及品味南轅北轍。聖羅蘭的設計最有女人味,晚裝外套充滿swinging sixties的活力;Marc Bohan作風踏實貼地,相對經得起時間考驗;Gianfranco Ferré的華麗,見證了八、九十年代的華麗;John Galliano每一套衣服都是如此Galliano,那種忘我的張狂、豪情,後無來者;Raf Simons作品線條優美簡約,細節處理卻是裁縫師技巧大作戰;至於Maria Grazie Chiuri,展覽籌備時只有一個couture系列,作品都是她的至愛紗裙,相信在她的腦袋硬碟中,還有很多想法等待排隊出場。

Image description 複製法老王, 恐怕只有John Galliano才想得到。

Image description 即使是迷你的m i n i a t u r e , 都是由 atelier裁縫師負責製作。

整個展覽,大多圍繞couture製成品,或者創作靈感。兩者當中的製作過程,來到接近尾聲的大廳,一次過大公開。我們今期的封面,dummy公仔穿上的白色薄麻布衣服,其實是couture的雛形,等於畫畫的草稿,確定尺寸及剪裁之後,才換上選定布料。清一色的白衣展,令人更集中欣賞衣服的高超剪裁,現場更有裁縫師即席示範及講解,假如有興趣訂一套couture,可以慢慢問下相關資料,畢竟投資幾十萬,問清楚好。

來到展覽最後一站,展覽廳佈置成ball room,是Mr. Dior生前至愛場合之一。Ball room內,主角是七十年來Dior出品的晚禮服,大部分是couture系列,亦有少量是為名人好友設計的作品,例如摩納哥王妃Grace Kelly及戴安娜王妃。大廳中央,放了一個四層高的裝置,展出一系列金碧輝煌的晚裝,金光閃閃,何其壯觀。抬頭望上牆壁,主辦單位巧妙地播放出投影短片,有Mr. Dior的手稿逐格播,亦有漫天星河,浪漫到醉,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心思。

總結整個展覽旅程,正常速度走馬看花,大概需要一個多小時,要認真研究,恐怕兩、三小時也未必能完事。不過,既然博物館花了三年時間籌備,將七十年歷史精選濃縮,就算我們豪半天去慢慢逛,亦非常值得。畢竟這種規模與級數的時裝展覽,難得一見,要等下一個Dior回顧展,可能是二、三十年後的事了,早看早享受。

Image description

《Christian Dior, Designer of Dreams》
日期:即日起至2018年1月7日
開放時間:上午11時至下午6時(星期一休館)
地點:巴黎裝飾藝術博物館
(Musée des Arts Décoratifs)
地址:107 Rue de Rivoli, 75001 Paris
入場費:11歐元

文:Ben W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