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夫 緣起東方 Graff In Love with Far East

格拉夫珠寶工藝超卓,不僅美觀悅目,也着重為佩戴者帶來舒適感。

2017年9月,格拉夫開設新加坡首家珠寶店。

2017-11-20

專訪亞洲區主席Arnaud Bastien

成立於1960年的格拉夫珠寶(Graff Diamonds)全球逾55個據點,而單單是亞洲便佔據了23個,可見亞洲市場在品牌的重要性,而發展亞洲區業務的重任落在亞洲區主席白諾德先生(Arnaud Bastien)的身上。白諾德先生自大學畢業後選擇來到香港工作,對亞洲的活力情有獨鍾,延續格拉夫珠寶創辦人兼主席勞倫斯.格拉夫OBE (Laurence Graff)與亞洲的緣分。

Image description 格拉夫擅長處理珍稀寶石,如圖中這枚光芒醉人的16.88克拉內無瑕祖母綠形切割濃彩粉紅鑽戒指,就如格拉夫先生及白諾德先生所言:「我們要做到最好的。」

情有獨鍾亞洲市場

白諾德先生於1999年畢業於法國著名的Audencia School of Management,他在巴黎做實習時覺得沉悶,後來他得到了校友、現為上海灘行政主席(當時他於伯爵工作)Raphael le Masne de Chermont的聯繫方式,於是白諾德與他通電話,問是否可提供實習的機會,答案出人意表:「誰知他說要我周一來工作, 於是在周末的時候,(實際上只有數小時),我便收拾好行李準備來香港。我來了3個月,然後便沒有真正離開過。」

回去巴黎不久,白諾德又來了香港卡地亞工作,是什麼讓白諾德愛上香港呢?「我發現香港是一個很有動力的城市,令人非常興奮。當時中國的奢侈品牌業務還沒有起步,我看見有人戴着鑽石腕錶到健身室,這是令我十分着迷的事情。我來自法國一個十分樸素的家庭,在香港不同場合裡都輕易看見人戴30萬港元的手錶,非常驚歎。」看準了奢侈品在亞洲市場的潛力, 白諾德便銳意在亞洲發展,下一份工作是任職蕭邦香港區的市場及營業經理,但一年多後,他不是太享受當中的過程。然後,機會來了,2006年初格拉夫先生來找他,他很堅定的說: 「你是最後一個重要的名字進入香港市場。不是很多人知道你的名字,但我想要這份工作。」對白諾德來說,格拉夫珠寶有無窮的吸引力:「我對這品牌的銷售額、它售賣的獨特高級珠寶、珠寶的手工,都感到很大的興趣。」不過,不是很多人明白他為何要離開一個有很多團隊支持的品牌而去開拓一個當時在亞洲只有一家店的品牌,白諾德直言:「他們不明白,我們規模雖小,但我們的模式是與別不同。」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The Graff Venus118.78克拉全球最大D色無瑕心形鑽石 (2016年)

與別不同的是在鑽石業界縱橫超過60年的格拉夫先生擅長處理多不勝數的傳奇鑽石,所以白諾德強調他們的珠寶不是以設計為主,而是圍繞如何突出珍稀寶石的美態,他們事事也要求做到最好:「如果你買最好的寶石,切割最好的寶石,鑲嵌最好的珠寶,它有自己的價值,這價值永不會下降。這是我們強勢的原因,因為歷年來,鑽石都在升值。我們的存貨是我們擁有最強大的資產,在其他行業,越少存貨越好,但對我們來說, 越多存貨便越好,因這都擁有真正的價值。」

格拉夫是少數仍由家族營運的跨國珠寶集團,而創辦人勞倫斯.格拉夫從15歲時在倫敦的珠寶工場當學徒開始至今,凡事親力親為,從搜羅珍稀鑽石,以至設計新的珠寶系列,他也積極參與其中。格拉夫先生的兒子方施華.格拉夫 (François Graff) 是公司的行政總裁,弟弟雷蒙.格拉夫(Raymond Graff)則監督整個珠寶製作工序,而外甥伊萊特.格拉夫(Elliott Graff)則負責業務物流、營銷和設計。

時至今天,格拉夫仍然採用垂直整合的業務模式,從採購頂級美鑽、仔細切割和打磨,到構思非凡的設計和運用精湛工藝精心雕琢。勞倫斯.格拉夫深信,每一顆鑽石都是大自然的珍貴恩賜,所以任何珠寶設計必須要突出光芒四射的鑽石。格拉夫的設計專家、寶石專家和資深工匠貫徹創辦人的宗旨,深受罕有珍貴的美鑽所啟發,認為最珍罕迷人的依然是鑽石本身。所以,格拉夫的團隊每一個決定也以這些自然的瑰寶為出發點, 考慮鑽石的天然美態,以讓鑽石決定設計為美學的宗旨,根據鑽石的特點勾畫迷人設計,仔細研究其光芒、輪廓與琢面,致力展現隱藏其中的璀璨魅力。然後,寶石會運往位於倫敦梅費爾區(Mayfair)阿爾伯馬爾街格拉夫珠寶總部的工坊,由資深工匠分類、切割、打磨、鑲嵌,每一個步驟都追求完美,製作無懈可擊的珠寶。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The Fascination鑲嵌了152.96克拉頂級白鑽,其中央是一顆珍稀罕有的38.13克拉D色無瑕梨形鑽石,梨形鑽石既可將時計隱藏,將腕錶化身成白鑽手鐲的Secret watch,亦可拆下配上訂製的環圈成為戒指。

格拉夫精神

每次進入格拉夫珠寶的專門店都大開眼界,勞倫斯.格拉夫曾親自經手的世上最美最珍貴的寶石及鑽石多如繁星,比如: 萊索托諾言 (The Lesotho Promise),格拉夫星座之石 (The Graff Constellation) , 德拉里日出之石 (The Delaire Sunrise) ,The Graff Sweethearts ,The Letseng Star和The Golden Empress等, 而最新亦是最震撼的瑰寶是以5,300萬美元收購重達1,109克拉的鑽石原石「Lesedi La Rona」。「Lesedi La Rona」在博茨瓦納中北部的盧卡拉卡倫溫礦場發現,是逾一個世紀以來最巨型的寶石級原石,經美國寶石學院驗證後,確定不論品質和透明度也出眾非凡。這顆晶瑩剔透的原石正好體現「Lesedi La Rona」的寓意,因為在博茨瓦納的茨瓦納語中,這個名字解作「我們的光」。格拉夫在今年初收購了一顆373克拉的絕色原石,這顆原石原本是「Lesedi La Rona」的一部分。

現在, 這兩顆稀世原石終於在格拉夫重遇,為世上最無與倫比的珠寶珍品增添醉人光芒。說到這顆世界上第二大的原石,白諾德非常興奮:「在你的生命裡,你選擇買還是不買呢?格拉夫先生教我,如果有一個好機會,你必須把握。在他的鑽石生涯中, 他曾擁有不少傳奇鑽石,這次有機會擁有第二最大的鑽石,他把握了。它並不便宜,切割也有很大的風險,但格拉夫先生相信我們擁有專業知識去切割它,原石的品質也很好,這顆原石會創造歷史。原石已讓我們創下里程碑,將來我們可能更難找到一顆更大的原石。我們已經有計劃如何切割這原石,珠寶工匠將會用一年多的時間鑽研,切割打磨後的美鑽將會震撼世界。我不想去想像切割這顆原石會有多大的風險,但這將會是一件藝術品。我們購買傳奇鑽石因為這是一個機會讓我們保持在最頂尖的位置。」

Image description 重達1,109克拉的鑽石原石Lesedi La Rona (2017年)

Image description

格拉夫先生獲得大自然的瑰寶後,會帶領團隊去切割打磨寶石,讓她在佩戴者身上綻放光芒。格拉夫先生為求完美不惜工本,但卻從不妥協質量,這亦是格拉夫先生影響白諾德至深的一點:「他經常告訴我,不要妥協質量,我們必須謹守最好的原則,最好的產品,最好的員工。要做到最好,並不便宜,像邀請Peter Marino設計專門店,還有我們的產品。如果你在最頂端,而做任何事情都妥當,你會很受保護,很安全。因為就算經濟逆境的時候,富豪還是不會受影響。就算經濟下滑,富豪還是會維持他們的生活方式,他們還是會為女兒辦一個非常棒的婚禮,他們還是會乘坐私人飛機,並不會改變。」

事事追求完美,這反映了格拉夫先生的態度及品牌強大的實力,而這亦是另一個白諾德認為品牌與別不同的地方:「格拉夫先生對鑽石事業的熱誠無人能及,他以自己的名字作品牌, 事事也親力親為,他清楚知道自己的客人,並明白我們面對的問題。縱橫珠寶界逾60年的他,幾許風雨,深明做生意的本質是有起有落,他會努力找最優質的寶石及製作別處不易找到的珠寶,為市場提供獨特的產品。我們提供價格高端的珠寶,價值5萬港元的珠寶絕不是我們的致勝之道。我們的目標是高端的客人。」白諾德認為品牌的產品是最重要的,格拉夫的產品的市場定位很好,他們不會做其他品牌正在做的東西,而且因為公司的架構簡單,由最基層的員工到格拉夫先生,中間只有數層,讓他們更靈活自主,掌握到別的品牌掌握不了的市場。

Image description 格拉夫鑽石手鐲, 鑲嵌107.46克拉的「The Graff Sunflower」枕形切割黃鑽, 鑽石共重181.50克拉。

Image description

深入認識客人需要

格拉夫的客人富可敵國,他們花得起錢買任何東西,卻只有對有價值的東西才會感興趣。白諾德在多個奢侈品牌工作了17 年,深明富豪的心態,而他亦得到格拉夫先生的啟發,綜合了一套與他們相處的心得。「我們的客人很特別,他們都是成功的企業家、精明的決策者,對數字十分敏感,擅長議價。他們是隨時準備購物的買家,他們花得起錢買任何東西。他們財富足夠延續十代,所以他們關心的不是錢,而是選最好的東西。他們可以買最好的,不會浪費金錢買次一等的。跟他們議價是一部分,重要的是如何得到他們的信任。

我從格拉夫先生身上學到很多東西,他說有錢人沒有很想買的東西,我當時的反應是:『什麼?如你給我很多錢,我可以買很多東西。』他說得對,富翁們會消費但他們不購物。當他們去買衣服時,只是一個消費的過程,沒有從中得到快樂。那他們會買什麼?他們可能會從不同的地方買入物業,因為這會令他們快樂,但買了一定數目之後,他們會覺得麻煩,物業需要管理,這再也不好玩。或者他們會買遊艇,買一艘甚至兩艘。私人飛機,買了一兩架後,又如何呢?然後你有藝術品,很多富豪都會買藝術品,但就算你有十間屋,你只擁有一定數目的牆,你可以買多少來掛藝術品。如果你是藝術品收藏家,進行藝術品買賣,這又是另外一回事。還有什麼可收藏呢?瓷器、手錶、鑽石,這一類型的東西,所以有錢人可買的東西不多, 其他的,他們會消費。當我說購買,是說他們很投入在當中的交易,他們會選擇、議價,這是遊戲及交易的一部分,否則沒有樂趣。而且,他們在找一些有真正價值的東西。有錢人有能力買最好的,買最好的永遠不會出錯。我永遠不會像這些富豪一樣富有,但我選擇與有錢人相處,我必須明白他們,而且我需要做到最好,這就是我的動力。」白諾德分享了一個他跟客人相處的故事,曾有一位客人請他們幫忙尋找一種稀有的紅鑽,當他們終於找到兩個不同重量的鑽石並準備跟客人碰面前,格拉夫先生叮囑他記得要隨同帶其他的珠寶,「雖然當時我不明白格拉夫先生的建議,但我還是準備了共28件珠寶過去,沒想到,加上原訂的鑽石,客人總共買了17件。」這讓白諾德深深感受到,「當你跟他們合作時,必須明白他們的想法,他們很有錢,也想買一些物有所值的東西,但他們只要最好的。」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The Gemini Yellows」, 一對鑲嵌祖母綠形切割濃彩黃鑽的耳環,兩顆分別重達55.74 克拉及51.29克拉的黃鑽,金光細膩,色澤迷人。

格拉夫與亞洲的緣分

今年九月格拉夫珠寶在新加坡開店,格拉夫先生早於1970年代已與新加坡結緣,這裡曾經是品牌跨出英國的第一個成功據點。格拉夫先生常常來亞洲,由新加坡開始,差不多每個月都來下訂單及送貨,建立人際網絡。格拉夫先生更獲新加坡報紙報道他的英雄事跡,白諾德解釋道:「當時他正在Robinsons百貨公司舉行展覽。有一天,Robinsons百貨公司火警,格拉夫先生所有存貨都放在裡面,所以他走進火場拿回存貨,同時也救了兩個人,所以成為了救人英雄登上報紙。直到今天,還有新加坡人記得這件事。」格拉夫先生來亞洲這樣頻密,白諾德指出基本上他已認識所有新加坡及香港的顯赫的家族及億萬富翁,而且他們都有向他買寶石:「因此,當我們在香港開店,已有相當的口碑。有這個基礎,我們要建立更大的業務,及更多高收入人士的顧客群。不過,我們要接受不是每個人都是我們的客人,我相信最好的是口碑,如果我要你說出5個私人飛機的名字,你可能不知道,因為你不是買家,你的朋友也不是。可是如果你有朋友有私人飛機,你自然便會認識。在珠寶來說,如果你在財政上有一定能力,你一定會知道格拉夫的名字,你可能會坐在一個女士旁邊,她戴着一對漂亮的耳環,你問她在哪裡買到,她會告訴你是格拉夫。因此,我的客人會介紹我認識他們的朋友,因為他們的朋友懂得欣賞,我們也跟不同商業夥伴,如高級房車,私人銀行及畫廊舉辦小型活動。第一次買珠寶的人並不覺得我們吸引,你也不會買法拉利作為你第一部車,然後再慢慢尋找最好的。」

要滿足高端客人的要求,往往要動腦筋想些新意。近年,格拉夫在香港每年都舉辦展覽,展示品牌價值連城的珠寶,如去年10月及今年5月舉行的「珍稀臻品高級珠寶展」,和今年9月下旬於中環聖佐治大廈旗艦店舉行的Laurence Graff Private Collection展覽,在展覽中我們就看到了多件珍稀作品,其中包括格拉夫16.88克拉內無瑕祖母綠形切割濃彩粉紅鑽戒指、格拉夫38.13克拉D色無瑕梨形鑽石戒指及鑲嵌了重達107.46克拉的「The Graff Sunflower」枕形切割彩黃鑽的鑽石手鐲等等。展覽除提供了機會讓大家欣賞格拉夫的工藝,更是一個與客人溝通的機會:「我很熱愛自己的工作,所有富豪可以買得起任何東西,展覽是一個方法是告訴他們我可為你提供一個考慮的契機,一個增加我們與客人互動的機會,我們有一些特別的珍寶,你們想過來嗎?或者你想我過來找你嗎?展覽為雙方製造了機會。

Image description 2015年,格拉夫在中環聖佐治大廈的香港旗艦店正式開業。

Image description

我很喜歡的這句睿智之言,『你知道對有錢人來說,最珍貴的是什麼嗎?』答案就是時間。每人都只有24小時,有錢人想方設法去『賺取』時間,他們有司機、助手、私人銀行家,也有私人飛機。這些都有成本,但錢可以幫他們『賺取』時間,我們的展覽也是一樣。我們只需客人5分鐘時間去展示特別的珠寶。如果你做得好,他們會欣然接受,這就是我們建立的信任關係。你不會有第二次機會,因為他們不想給你浪費時間。他們會認為值得投資時間在我們的展覽中。」

況且,鑲嵌了珍稀寶石的珠寶總有其特殊的魅力:「珠寶,是可流動的財富,並不需要花時間保養,體積細小可放入袋中。珠寶的地位非常特殊。我們有些珠寶,單單是戴上,你已覺榮幸,你試想還有什麼可帶給你快樂。你不會因為不開心的事情去買鑽石,買鑽石可能因為結婚、取悅某人、慶祝、賺錢或讓自己開心,你不會因為去喪禮買鑽石。因此,珠寶是一個特別的行業。能賣出珍貴的珠寶亦不簡單,你需要有專業的知識,有機會看到100克拉的鑽石已不容易,更何況是將她賣出?這是一個讓人愉快的行業。我常對人說這是最好的行業,但你要明白他們怎樣運作。這並不容易。」從2007年隻身往格拉夫珠寶發展打開亞洲市場,到今天建立了一個23間店的網絡,白諾德走過的絕不是一條簡單之路。

文:Joyce Mok 圖:Ben Tam (人物)、格拉夫珠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