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奇心是創意之源 Ron Arad

1914年,Marcel Duchamp從巴黎的市鎮廳百貨公司購買了鍍鋅鐵製的瓶架,為之取名為《Porte Bouteilles (Bottle Rack) 》並簽名,這件作品被認為是最早期的現成藝術品之一。

Flat Mates展覽中壓扁的瓶架,排列起來就像八卦一樣。

2018-02-09

究竟藝術是什麼?20世紀實驗藝術先鋒、被譽為「現代藝術的守護神」的
馬塞爾.杜尚(Marcel Duchamp)說:「沒意義。」杜尚一生都背着傳統藝術,自由地去創作,當中於1914年將瓶架(Bottle Rack)變成藝術品及1917年將男士小便器倒轉成《噴泉》作品,開創「現成品」(Readymade)藝術先河。

杜尚賦予現成品藝術意義的行為,反藝術之餘又帶點後現代象徵意義,更成為當代藝術先驅,影響後世無數藝術家、設計師。當今最有影響力的設計師、建築師及藝術家之一的Ron Arad,設計生涯初期就是受到杜尚的影響,將舊車座椅改造成經典作品Rover Chair,自此開啟了創作的康莊大道,最近Ron Arad受本地畫廊Over The Influence之邀舉行了名為「Flat Mates」個展,大師將杜尚當年同款的瓶架壓扁,將日常用品賦予嶄新的藝術生命及觀賞視覺,他說:「我很好奇壓扁後的瓶架是怎麼樣,也希望大家可以分享我這份好奇心帶來的喜悅。」

Image description 杜尚於1917年將男士小便器倒轉成《噴泉》作品,開創「現成品」(Readymade)藝術先河。

Ron Arad在家具界享負盛名,從80年代初的Rover Chair一舉成名,到後來的Well Tempered Chair、Tom Vac Chair、Bookworm書架、Big Easy等等,都為後世所傳頌及大受歡迎, Ron Arad熱衷實驗和探索材料的可能性,例如不鏽鋼、鋁以及聚酰胺等,他把家具固有結構拆解再重新構想,風格前衞,一直走在當代設計和建築的最前端。

雖然大師大半生紮根於英國,其實Ron Arad於1951年出生於以色列特拉維夫,畢業於耶路撒冷藝術學院和倫敦建築協會。1981年與Caroline Thorman聯合創立了One Off設計和製作工作室,後於1989年設立Ron Arad Associates建築設計公司,直至2008年又成立Ron Arad Architects。1994年至1999年間,Arad在意大利科莫設立自己的同名工作室。2009年前他擔任倫敦皇家藝術學院產品設計教授。因其傑出設計,他被授予2011倫敦設計周獎,2013年成為皇家藝術學院皇家院士。Ron Arad的作品被譽為家具界中最有收藏價值,而國際不少知名博物館也將其作品收藏,當中包括紐約MoMA及倫敦V&A博物館。

Image description Ron Arad於2013年在荷蘭以船用壓機將六輛Fiat 500型號汽車壓扁,並以充滿浪漫色彩的「Press Flowers」命名。

跟Ron Arad討論設計之前,不如將焦點放在這次個展上,前言已略略提及「現成品」藝術概念,「現成品」一詞最早見於法國藝術家馬賽爾.杜尚利用人造品創作的藝術作品。1914年, 他從巴黎的市鎮廳百貨公司(Bazar de l' hotel de Ville, BHV)購買鍍鋅鐵製的瓶架,為之取名為《Porte Bouteilles (Bottle Rack) 》或《Herisson(Hedgehog)》並簽名,這件作品被認為是最早期的現成藝術品之一。

杜尚其實沒有改變瓶架任何形態,在不同的視覺下卻產生了不同的藝術意義,相對於往後的《噴泉》作品,杜尚將男士小便器上下倒轉,不同視覺下卻賦予了藝術意義,你可以說杜尚沒有創造了什麼,但這種手法卻充滿藝術性。

Image description Ron Arad Belly Dancer 1 2017 Chrome 77x60x2.5cm

向杜尚致敬之作
Ron Arad一直很欣賞杜尚,1981年,一次偶然機會下,他在一個廢品場發現一輛廢棄的Rover車,萌生出將車的座椅和Kee-Klamp棚架組件結合的想法,創作出第一件作品《Rover Chair》,迅速獲得設計界的關注和青睞。這件經典設計作品幾乎沒有改動當中組件的原本型態。整個80年代,Arad不斷尋找廢舊車座,並持續創作了《Rover Chair》系列,將現成品升級成為現成藝術作品。

延續其打破常規的想法以及對杜尚式利用現成品創作的手法, Arad於2013年在荷蘭以船用壓機將6輛Fiat 500型號汽車壓扁, 並以充滿浪漫色彩的「Press Flowers」命名。作品同時讓人想起杜尚的現成品和約翰.張伯倫(John Chamberlain)利用舊汽車車身創作的雕塑,也延續Arad的《Rover Chair》與《Aerial Light》系列的創作概念,均用到廢棄車身部件,和他1987年在巴黎龐畢度中心的展覽「Nouvelle Tendences」中的《Sticks and Stones》壓縮機器。

Image description

「我自己也擁有一輛Fiat 500超過35年,當時我跟倫敦一間廢車場負責人說我要壓扁Fiat 500汽車,他們真的哭了,事實上我不是毀滅它,而是給予它另一種意義,這個我稱之為永生(Immortalised),壓扁後的汽車會放在博物館內供人欣賞,就好像壓扁了的花朶一樣,成為書簽或裝飾,永恆地延續其生命。」Ron Arad說。

可以這樣說,Ron Arad將現成品壓扁,給予物件另一種意義, 本質上跟杜尚的處理手法同出一徹,只不過杜尚甚少更改物件的狀態,而Ron Arad則採取催毀性的手法。「於我而言,杜尚比任何人都要快一步,他就是當代藝術界的先驅,而我覺得我壓扁瓶架的手法,思維上跟杜尚是同出一徹,我們都是在好奇心驅使下去做的,究竟75個瓶架壓扁後會怎麼樣?而更有趣的是,雖然每個瓶架好像一樣,但事實上每一個都有自己的特色,就好像我們每個人都長得差不多,實質卻有所不同。」

Image description 從廢棄的Rover汽車座椅和Kee-Klamp棚架組件結合,創作出第一件作品Rover Chair,讓Ron Arad聲名大噪。

在現成品藝術思維前提下,受到《Porte Bouteilles》的啟發, Ron Arad在Over The Influence這次展覽中將重新詮釋和重構現成品藝術的概念。作品「Flat Mate」與杜尚於1914年使用的瓶架屬同一出處,他再次用處理Fiat 500的壓機將其壓平,額外的型態變化顛覆了現成品本身的定義。如果說杜尚透過將人造品置於藝術環境中,從而轉變其用途,那麼 Arad則將被認為是將毫不相關的物品賦予嶄新的藝術生命及觀賞視覺。

「你看到Flat Mate聯想到女性穿着的馬甲,有人看到則聯想起肚皮舞,其實什麼想法都悉隨尊便,其實我每次創作的動機都是一致,就是想看看會發生什麼事情,我很好奇,也希望你們可以分享我的好奇心帶來的喜悅。」

Image description Well Tempered Chair巧妙運用焊接方法,以不鏽鋼製成椅子,充滿工業味道。

充滿藝術性的家具作品
Ron Arad一直站在世界當代設計和建築界的前端,其作品不斷挑戰材料和型態的界限和可能性。自Rover Chair後,Well Tempered Chair巧妙運用焊接方法,以不鏽鋼製成椅子,後來設計Tom Vac椅子,以極繁複的程序處理鋁金屬,真空成型的鋁合金加上椅子表層的波浪紋,結合藝術與功能性,後來Vitra 找上門想推出量產版本,結果大受歡迎。「有時候一些作品會較受歡迎,也許這是運氣使然,好的作品遇上適當的時機及人物,Tom Vac椅子當時是為米蘭《Domus》雜誌設計的,本來可用現成品概念,但後來我還是想造一張全新的,結果椅子就像雕塑品般漂亮。」Ron Arad經常提到只要在instagram搜尋自己的名字,顯示得最多的就是Tom Vac椅子,曾經有朋友跟他說,單是深圳便有十多間工廠在製作這張經典作的翻版,他本人很有興趣去看看,但更有趣的是他認為如果沒有人製作自己作品翻版作,那時候就會讓自己很憂心。

Image description Ron Arad是當今最有影響力的設計師、建築師及藝術家之一。

Image description Tom Vac椅子以真空成型的鋁合金加上椅子表層的波浪紋,Vitra推出量產版本後大受歡迎。

Ron Arad今年66歲,跟他談設計,他很健談,就像老人家般喋喋不休,「當我設計的時候,就是跟那件物件進行一場對話, 當中你要顧及採用的過程、物料,而物料會很自然告訴你是否適合,有時候你會得到意想不到的效果。於我而言,什麼才是好的產品或習作,那就是製成品的效果比你預算中的要好,那就是好的產品。」

Image description 跟Moroso合作設計的Big Easy椅子,藝術味道濃厚。

當然,在大師眾多家具產品中,跟Moroso合作的一系列產品, 誇張的造型和不合常規的比例,乍眼一看還以為是藝術品, 但Ron Arad認為家具就家具,反而他會拿一本Ben Brown Fine Arts介紹自己《Summer Exhibition》的書籍,跟你說改良了的Big Easy才是藝術品,又或是以雪松雕製而成的椅子,上面寫着William Morris的名句,這些藝術品才讓他沾沾自喜。

Image description 跟Kartell合作的Bookworm書架。

最後,提到何謂好設計時,他也遇上打破常規時遇到的問題。「我為pq設計眼鏡時,想到一體成型的外觀,物料更輕的眼鏡,這種打破常規的方法,以為可以很成功,結果你看看眼鏡市場,Wayfarer和Aviator款式還是大行其道,當然我不會為此感到孤獨,也不會感到恐慌。」

Image description 為pq設計的眼鏡,一體成型的外觀及採用輕身物料,打破常規的做法。

常規沒有什麼可怕之處,Ron Arad只是不喜歡跟隨常規去做事,正是這種反傳統的創作理念,以及好奇心驅使,讓他的作品充滿創新的元素,成為永恆的經典。

Image description

「Flat Mates」展覽
日期:即日起至2018年2月28日
時間:周二至六 (上午11時至下午7時)
地址:Over The Influence 中環荷里活道159號1樓

文:Bill Kwok    圖:LC(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