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Live with Compassion 有情生活有心人

Sin Sin 認為色彩有治癒的力量,所以便舉辦一些工作坊,讓長期住院長者畫畫,畫出好心情。

他倆雖然彼此認識不是很長時間,但就份外投契,彼此也欣賞大家的才華,惺惺相惜,Joyce Ma身上穿的正是Sin Sin Atelier的服飾。

Barong系列是Sin Sin深入研究這個印尼峇里酷似獅子的精神守護神之王多年後所得到的靈感啟示,更特地情商當地一些傳統手工藝師傅特別雕製,要把通常人頭般大的Barong造像縮小至指環般大小。

2018-06-29

《信報優雅生活》(LifeStyle Journal)於2008年創刊,今年剛踏入10周年。

一直以來,我們致力追求情感、智慧、美麗,對一切源自心靈滿足的渴求亦從未停止。對我們來說,為讀者探求滋潤我們的心情、心智、心靈的事情,至關重要。慶幸的是,我們總會遇上同路人。由冼倩文(Sin Sin Man)創立的Sin Sin Fine Art與藝術在醫院合作的「心窗」(Reach for HeArt)今年同樣走向10周年。「心窗」旨在為長期病患住院長者提供畫畫工作坊,透過色彩治療,舒緩他們的心情。這項極具意義的計劃一直有不少支持者,香港時尚界領導人物Joyce Ma正是其一。藉着跟長期病患住院長者開心去玩、去創作,為他們打開心窗,用愛心愛己愛人,你會發現你可幫助更多人,而在助人的過程當中,施予者可得到更大的快樂。

文:Joyce Mok 圖:Ringo Tang

Image description

打開「心窗」說亮話
Sin Sin Man最初開始「心窗」的計劃,是源於結織了「藝術在醫院」(Art in Hospital) 的創辦人鄭嬋琦(Grace),從Grace身上,她知道這個計劃很有意思,於是便想如何出一分力:「Grace創辦藝術在醫院時,他們找藝術家在醫院白濛濛的牆上繪畫,色彩繽紛的東西令他們快樂。老人家或小朋友或病友,他們住在醫院已經很不舒服,你還要望着白濛濛的牆,可能會覺得病上加病。剛開始時,有好多藝術家、畫家或義工,他們會去陪老人家小朋友開心畫畫,畫蝴蝶、花、綠野,將環境變成一個不那麼冰冷的地方。藝術在醫院的起點是想給住院病友一些開心時間舒緩,不要經常想着病,你看到美麗的東西人都會開心一點,所以我為何叫『心窗』,就是打開個心,一切會變得美麗。」

Image description Sin Sin 認為色彩有治癒的力量,所以便舉辦一些工作坊,讓長期住院長者畫畫,畫出好心情。

Sin Sin Man想到長者經常是被忽略了的一群,所以她便將「心窗」的服務對象定為長期病患住院長者:「每一個人都會老,當你老了的時候,你望見老人家你就會想,老人家好多都愛錫子女,他們都不想為子女帶來麻煩,但子女有時又不記得他們,不是不愛錫他們,只是有時候忘記了,或者自己有自己的生活,老人家也走過這條路,他也知道他年青時,也沒有太多時間給父母,但是這件事可否改變一下?當然每個人都很忙碌,每天要工作,不是說每天都要見父母,但可能一個電話或者一個短訊或者跟他們吃一餐飯,多一些關懷可能已經好開心。」

Image description

Sin Sin Man認為色彩有治癒的力量,所以便舉辦一些工作坊,讓長期住院長者畫畫,畫出好心情:「我們做的是去公立醫院跟老人家畫畫加點色彩,看見七彩繽紛的顏色,老人家好開心,他們當中有些可能未試過執筆畫畫,所以特別興奮。簡單說,可以當他們5、6歲的小朋友,跟他們玩耍。這對他們影響好大,或許勝過藥物治療,因為從中他們可得到滿足感。就像小朋友一樣,如果一天他玩得樂透,也會累透,當晚他會睡得特別舒服。」在Sin Sin Man眼中,老人家越老越返老頑童,跟小朋友或老人家玩,分別不大,可能教5歲的小朋友或教80歲的老人家,都是做一樣事情。

Sin Sin Man強調她是憑平常人的心態去做,也抗拒用藝術這個字眼去形容心窗的活動:「其實心窗就是給老人家一些活動,有什麼活動陪他們去玩,給他們愛心。我們又試過拿絲帶給他們一齊玩一齊紮結綁帶,玩這些簡單的遊戲或玩意,有什麼藝術,何謂之藝術呢?這是一個平常心態去做,不是什麼藝術,我覺得太過誇張。」

Image description

Sin Sin Man是一位創作全才,她也將自己的創意放在心窗的籌款活動上。除了每年在中國會舉辦籌活午宴,又為不同的藝術家搞作品展,將出售藝術品之部分收入撥捐「心窗」。2012年,Sin Sin Man又曾經揀選長者創作的精彩作品,製作一系列心意咭;甚至想到以繪畫作品來做朱古力的包裝紙,製作美麗又美味的朱古力來籌款。「每一年為他們籌款,所有的執行都是Grace的團隊去處理,我想令更多人知道有這組織的存在,我們的活動有什麼好處呢?希望大家可以幫我們傳播開去。香港人幫助香港人最直接及方便,而且每個人也會有老的一天。每個人年青的時候,以為年老離自己很遠,但其實時間過得很快,眨眼便到。」

說到心窗的未來發展,Sin Sin Man認為是隨心意的事情:「做人盡力而為,我亦沒有什麼特別要求或期望。我覺得未有這個行為的時候,這件事是零的,現在有總好過沒有,我當然希望如果有好多人贊同這件事,願意去支持,因為我們不是要很多東西,我們很簡單,最簡單是最好玩的,我們每一課堂,每一次的導師/畫畫老師,同病友一起玩的時候,可能一課有20、30個病人,他們要買道具,如畫架、油、acrylic、筆等,有幾個導師協助老人家調色等,這些經費要籌錢,如果更多人知,有心人可以透過Sin Sin Fine Art捐助,抬頭寫Art in hospital,我們可以將你的善款捐助予這計劃。我覺得有錢出錢,有力出力,現在從我的立場及職責而言,我提出這計劃,希望每年拍片去解釋計劃的內容,有時說話很抽象及難明,如果看片段,就會來得直接,老人家也會講幾句給大家知道他們的快樂,就算不認識老人家,但你見到人開心都會開心,他們是需要幫助的一群。」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Sin Sin Man身邊都是充滿愛心的朋友,所以每次需要幫忙,大家總是一呼百應,這包括香港時尚界領導人物Joyce Ma。

Image description 他倆雖然彼此認識不是很長時間,但就份外投契,彼此也欣賞大家的才華,惺惺相惜,Joyce Ma身上穿的正是Sin Sin Atelier的服飾。

有情生活有心人
成立十年的心窗在默默耕耘,Sin Sin Man希望可以透過行動感動大家慢慢打開大家的心窗,「可以給更多人知道只是做少少事情便可以改變這世界,老人家會開心,你自己也開心,因為你做好事,你見到人開心,其實施比受更有福,你有能力付出自己一分力,你便去做吧!」跟Sin Sin Man懷着同樣信念的,有她的摯友Joyce Ma。

他倆雖然彼此認識不是很長時間,但就份外投契,彼此也欣賞大家的才華,惺惺相惜,「我們都是近十年八載有這個緣份,但是有緣人一見面講兩句便知道,大家便感受到,無需多言。我沒想過會有幸認識她,我只是一直都欣賞她,亦未期望會認識她,但認識之後,變成一個知音的朋友。她是一個經驗豐富的人,一看便知我是誰,而且她亦知道我在做什麼,知道我的苦處。我跟她好有緣,她好了解我,因為她是過來人,她經常話好鍾意我雙眼看到的東西,她都知道我好辛苦,她常常說我在做沒人做的事情,所以經常給很多energy,好支持我。」

Image description Joyce Ma懷着一顆美麗的心,義不容辭支持好友Sin Sin Man所創立的「心窗」。

Sin Sin Man認為是上天對她的眷顧,給她機會認識Joyce Ma。在她眼中,Joyce Ma既有智慧,亦有一顆美麗的心:「我相信大家都認識Joyce,她是我們香港人的榮幸,為香港的時裝、美學貢獻良多。由頭到尾,她都好注重儀表,好注重美,她是愛美的人。她在60、70年代,將很多時裝帶入香港,在此之前,香港沒有時尚。她是一個legend(傳奇),大恩人,幫我們很多忙。

我想大家認識她的一面,都是因為她是香港的時裝界鉅子,但她是什麼人物呢?

當我認識她的時候,我最欣賞就是她對事情的好奇心,她到現在也是很好學。對每一樣事物,她憑着審美的目光去看每一樣事物,這是她與生俱來的,好像有時我們都會給她教訓,『食東西不要食得太快,enjoy一下啦,要咀嚼多少口才吞。』這是儀態,我也認同,我們整班人都會給她教訓,但我們很開心給她教訓。我們會反省,『對呀,為什麼我們食得這麼快。』這會對身體不好,影響消化。雖然這是小事,但她教會我們很多東西,她走了這麼多路,看了這麼多美麗的東西,她有一顆美麗的心,好像我跟她說,『我現在在搞心窗。』她說:『咁好呀,好呀,我都支持你的。』她覺得對的事情,便會去做。

她最精采的是,她現在70多歲,還有一顆天真的心。我覺得有很多人未老先衰,像未係唔郁得便已好像唔郁得,或者未係病就話就來病,未死又驚就來死,好像這個世界已停頓,其實不是的,看多一點新事物,或者做多一點新事物,你永遠都是停留在學習階段,你的心境永遠都是小朋友。當你去到年長的時候,你會想我有什麼可以學,可以做,要不斷尋覓,看書、旅遊又看新事物,要不斷學習,才可以保持天真之心。」

Image description Joyce Ma

看心窗的video,見到Sin Sin Man跟Joyce Ma都講到很開心,怎樣才何保持開心的心境呢?「我每天都在學習,我也有不開心,不開心的時候就盡量快些過去,人一定有不開心的時候,只不過怎樣去處理,不開心是自討苦吃。如果討了苦吃,就不要怨人。」

創作釋放正能量
Sin Sin Man是我認識的創作人中,作品最多元化的一位。她從做Textile開始,於1984年開展了個人服裝及配飾設計事業,與及形象包裝顧問工作。及後,她又涉獵家居擺設、攝影、陶瓷、藝術創作,甚至唱曲也懂。1998年,她於中環安蘭街一棟1930年代興建的老房子開設了Sin Sin Atelier店舖及工作室。喜歡周遊列國的她尤其鍾愛亞洲地方,對峇里更是瘋狂,影響了她於2003年決定開設Sin Sin Fine Art,透過畫廊空間把印尼藝術引進香港,兼營東南亞及亞洲其他國家的藝術品。2006年搬遷至上環西街,其後更在峇里興建了三座別墅式酒店Sin Sin Villa。

Image description 位於黃竹坑的Sin Sin Atelier

Sin Sin Man最近一次在西街搞的活動以「Forward」為名,她就是一個主意多多,永遠向前的創作人,她無時無刻都在學習新事物,因為新事物會帶給她衝擊:「我在香港20多年都不停做新事物,我每一個展覽/活動,好像一模一樣,但換湯也換藥,跟我合作的每一個朋友,畫家、藝術家、音樂家、攝影家,不管他什麼家,主要是他們背後有一個很娓娓動聽的故事。每一次跟他們合作,我都學到很多東西,我覺得好開心。開心來自我從他們身上學到很多東西,我不停的去學習,所以我不停開心。他們又很開心,因為跟我一起玩,我跟合作過的藝術家傾談,他們都說之後一定會參加。我們是create energy的人,藉着作品,或者行為,令人用不一樣的角度去看事物。因為我們好玩,我也希望你覺得好玩。」

好玩大過天,回想在20年前在安蘭街成立Sin Sin Atelier,也是沒有計算的行為:「由於衝動,因為很多時候是時機。我對於安蘭街18號這座大廈,一見到便醉生夢死,當時見到什麼都不顧,總之要在那裡先玩玩,因為我覺得那地方給予我很多衝擊,令到我很想做一些我認為『美』的東西,那地方與我很吻合,就算不放任何東西都很美,有些東西最簡單是最美。那棟大廈是1930年代興建,它的經歷讓你有無限的遐想,對香港人來說,還有這麼美麗的建築物存在,讓我有什麼都不顧,『總之先做一次』的衝動,是無懼無悔的情況下去做,所以做出來是最美的。」

安蘭街的Sin Sin Atelier,讓她認識到一班志同道合的人,或者應該說將目光相同的人都吸引在一起。最近,Sin Sin Man又重遇他們,讓她既開心又安慰:「近這兩三個月,我認識返好多朋友是我20年前在安蘭街時候認識的。那時候的氣氛,99年尾、2000年頭,剛過了97的時間,人的思維及背景及運作,即好像看齣戲的,當時的人怎生活,那時候是好得意的轉接期,剛過了97,當時有些人想走但又未完全離開,亦有好多人走了。我現在認識的那班人當時是20幾歲,20年後重遇,我覺得好精采,他們都變得成熟了。我都開心他們都成長了,依然開心依然是一個好獨立independent的人。安蘭街是一個聚集點,大家想法相近。

當時他們年紀輕,他們來安蘭街,也代表他們喜歡我喜歡的東西,否則他們不會來。其實早早的時候,已告訴他們不過他們未必知道,他們是喜歡這些東西才會被吸引過來,但他們之後怎發展,大家都是各自去發展自己的生命,工作結婚、生兒育女,結婚又離婚,人生正常路程。最近重新遇上他們真的很開心,因為每個人都各自精采。如果你20多歲也懂得去這些地方,也識得欣賞,你一直下去都是『美』的。」

Image description Barong系列是Sin Sin深入研究這個印尼峇里酷似獅子的精神守護神之王多年後所得到的靈感啟示,更特地情商當地一些傳統手工藝師傅特別雕製,要把通常人頭般大的Barong造像縮小至指環般大小。

Sin Sin Man一直隨心而行,自小到大都鍾意主動,興趣也多,喜歡「無中生有」,那她又怎看不同階段的創作歷程呢?時裝與藝術,在她的創作來說,有什麼不同的意義?「工作都是要有意思才去做,我覺得如果我做的事情可以啟發人,我是會去做的,能力上做到我可以afford到便去做,因為做出來你是覺得藝術跟時裝不同,時裝是come and go,藝術是一個思維上留下的遺跡,即是我的想法,哪樣事情是對的,一句statement。你見到好多大師走了,你會從他的作品,想起他的思維,他的訊息,對人生的看法,但設計是不同,設計會看這個會賣去什麼市場,什麼定價,要兼顧很多因素而去做,但藝術上是個人的思維、內涵,由內至外的,好像我是Sin Sin創辦人,我是Sin Sin Man,但為什麼我創辦這件事,為什麼留下來?這條路真是難行的,如果行得有意思,我便繼續,我覺得身為香港人,沒有什麼夠膽好真去講好真去做,欠缺了真,常常會怕人批評或怕人不喜歡而不敢去做,有些是因為生意而去做,大家當然要生活,我都想人要,我唯有要去做朱古力,這是設計上,有需要又好食又有益又vegan,但如果賣藝術對我來說比較難,我身為一個創作人,我不知什麼是藝術,我只是一個創作的人,將我的思維放在一件作品,這件作品也代表了我對某件事的看法及意念,但是要去賣這個意念,很困難。如果你說我鍾意你的作品,『我感覺到,我跟你有種關係』,其實像照鏡一樣,它有些地方吸引着你。」藝術作品要先感動自己才能感動人,同樣地,做人處世,要先愛己才能愛人。愛自己的Sin Sin Man,跟同路人,透過心窗,將愛的訊息宣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