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安琪×David Yeung 善良者聯盟

2018-09-07

一聲巨響,北極最厚的一塊冰層在上月破裂。看過消瘦的北極熊獨坐在冰塊上的人,都很難忘記那畫面。

地球暖化不再是一個個預言,或一齣電影。Green Monday創辦人楊大偉:「談科學數據,不容我樂觀。但從個人層面出發,我又會樂觀,這兩年間這麼多人走出來說要做點事,又好像Avengers(復仇者聯盟)一樣,大家都覺得要做點事。」港版聯盟David請到產後休息兩年的謝安琪(Kay)加盟,99%茹素多年的Kay承認以往好一段日子食素一直低調。但今天情勢嚴峻,做對的事不沉默。

「我是的CKO!」Kay笑着介紹自己身份Chief Kindness Officer,Kindness,善良也。

Text:何兆彬
Photo:Colin PK Lam & Kenny Wong Styling:Ben Wong
Makeup:Khaki Yan Hair: Sing Tam (pi4.hk) Wardrobe:Anteprima
Location:Green Common (Sheung Wan)

自行食素

「小時候我自行食素,因為家人都不是食素的。當年還在讀小學,我會避開晒肉類,吃我喜愛的蔬菜、澱粉類。原因是小朋友,發自內心──我太喜愛動物,我不想因為我要進食令它們受傷害,就算帶恭敬的心,我也感覺不大舒服。」佛家說眾生皆有佛性,Kay說自己還沒有完全茹素,「我已不吃蛋奶類,但工作上安排有時也會吃到茄蛋飯。但有的餐廳真的沒選擇,我統計過,一年大概會吃十隻蝦左右。這模式我維持多年了,好啱我。」

小小Kay童年時就跟動物「眉來眼去」,「我跟人接觸喜歡看眼神,跟動物我也看眼神,我常覺得牠們眼神好美!即使沒有言語,溝通反而更漂亮。連魚我都看她眼神!真的,魚啊你怎樣跟她眼神溝通?別以為沒有,小時候家裡養龍吐珠,連龍吐珠我都會覺得大家在溝通中。因為你放學返來,牠像在等你,你回家後牠就會跟你一齊行一齊游,一起跳辣身舞。」當年Kay媽發現女兒不喜歡吃肉,Kay就照直講自己的原因,「家裡有養魚,又有養動物,我說我不想吃牠們,她也體諒,就多煮了蛋給我吃。」家人沒怎樣,倒是其他姨媽姑姐見到會有意見,「好多聲音。我們是基督徒家庭,有時也牽涉到說天父賜給我們種生物繁衍其類,都是供給人類美好生活的。我常聽見這說法,也尊重大家,但我還是吃自己的餐單,沒有衝突。」她笑。Kay曾多次爆肺,我第一次爆肺時體重跌過20磅,體重達危險水平,醫生建議她吃一點肉,「試過一段日子,但總是不大喜歡。」

留意環保等議題後,茹素的理由更充分。皮的衣物不穿,拍照時Kay讓記者看她自己帶來的Vegan鬆糕鞋。從前茹素常感自己在麻煩別人,「幫我處理食物的人,需要將肉換成菇,好像很麻煩到別人。最怕是人家會說:『你不覺得食素好麻煩咩?』『如果你這又不吃那又不吃,同你食飯好無癮呀!』所以我也很少提及。」有段日子,因為大家照顧周到,會跟活動主辦方說:阿Kay不吃肉。結果當菜來了,食物放滿一枱,到最後工作人員都沒怎碰過,「因為都是素菜,工作人員不享受那一頓飯,以後我就不再作聲。先照顧好大家,我再從中找自己想吃的東西好了。」David笑:「怎令素食不影響我的社交生活?就是要找一些兩邊都煮得好好的餐廳。反而有時朋友刻意說Book了素菜館,那就更糟!」

Image description

地球大實驗

中二那一年,David見着家中煮大閘蟹,還傻傻的問母親蟹是生是死,「我心想:你先綁好牠,冷藏牠再蒸牠,牠不是要經歷三重折磨嗎?我自此就不吃了。」2001年,他告訴信佛的父親不想再吃肉,2006年看了戈爾的紀錄片《絕望真相》(An Inconvenient Truth),開始研究地球暖化、環保議題。六年前創辦Green Monday,上月剛跟兩個女兒到歐洲及冰島旅行,情況更感刻不容緩。「今年七月有幾個地方破氣候紀錄,東京41度、瑞典35度、倫敦36度。我跟女兒去冰島,心裡真的有個想法:十年後冰島還有沒有冰?」

「從科學上看 ,76億人的地球,大家正在做地球上最大的實驗,看它幾時爆。以這樣的生活模式,不爆才是奇蹟。每年都有Earth Overshot Day (生態負債日),是計算每年可以Renew的資源,今年的Overshot Day是8月1日,即是說我們用了7個月,就花光地球一年的資源,之後的都是使凸了。用經濟角度看,它一定會斷。」他神情嚴肅:「但我也有很樂觀的層面,過去這兩年,轉變真的好快,日日都有新產品。這個那個名人又要出來茹素,所有人包括DiCaprio、Natalie Portman、James Cameron、Tom Ford、Louis Hamilton⋯⋯突然間無數的人都出來說:我們不如傾力去做這件事吧!那感覺就像Avengers(復仇者聯盟)一樣,大家都覺得要做點事。」

聯盟怎能沒有本地隊友?六年前,David創辦Green Monday,及後再創辦Green Common(素食餐廳/超市)。今年四月,研究了年半的植物肉「新豬肉」(Omnipork)正式公布,以Be Right or Left Behind作口號一語雙關,找來Kay及財經界陶冬站台(二人也同時是Green Common及Right Treat的投資人),同時宣布Kay成為Green Monday的CKO(Chief Kindness Officer)。近月茹素的王浩信也加盟,成為Captain Green。David認為改變必須由教育做起。「一開始要先找潮流、Iconic的人物,希望能做出Ripple Effect。」

Kay一直擔心Green Monday發展,她留意到市面上推廣素食、環保議題的機構都苦苦支撐。David:「其實Kay同阿聰(張繼聰)一直很關心此議題。我們洽談多次,一直到今年年初,我告訴她我們要推出新豬肉,一種適合亞洲人烹調的植物肉,問她要不要來試試。試食後,我說若有此榮幸,我不想只此邀請你來參加一次。我這輩子都會做以此事業,它又附合你的價值,能否請你加入我們團隊?」

Image description

這段仿如求婚的感人話語,果然得到Kay的積極承諾。「我每次想推廣一件事,總會覺得若我這人易招惹是非,因而令事情被抨擊,受不到應該受到的注目,那就糟了!」Kay:「但到了我休息後,心態變了。我心態舒服了,連講句話都輕鬆了。如果說我講真心想分享,其他人有自由的看法。你可以不喜歡我,因為今天你喜不喜歡是你的選擇,我都尊重,你可以因為不喜歡我而不喜歡這件事,但我不用執着,太介懷。但我也沒有理由因為你不喜歡,而件事很重要,我也不敢做。」抵達時Kay帶着一盒歌迷親手造的Vegan曲奇,她說歌迷不是素食者,但多少還是有受到影響。

近年外國先後推出Beyond Meat等植物肉,掀起所謂Food 2.0的風潮。新豬肉(Omnipork)以亞洲市場為目標,它以全植物製造,形態如肉醬,無論在質感或味道、營養都不輸真豬肉,4月它搶先公布,在五星級酒店推出菜式,上月再在Kay引線之下,找來生煎王老闆Oscar試菜,推出平民版的素肉生煎包。David透露有企業飯堂將使用新豬肉,有連鎖快餐亦將推出新豬肉菜式,零售版本新豬肉將在十月推出。動作多多,Kay滿懷期待:「我覺得(新豬肉)是翻天覆地!我希望它能發揮它的威力,令大家跳去吃植物肉,而吃少一點真肉。」Kay笑:「從前我總是擔心David,在香港搞素食、環保這些,執得多,也執得快!但他越做越好,聲音越來越大。」

科學家警告多時的氣候變化,逐漸成真。情況不容樂觀,但更不容懷憂喪志,David :「我會勉勵自己,就像Starbucks。它現在在中國有3,000間店,但中國人從前不喝咖啡,現在卻每15小時就開一間舖。它製造的是一個Lifestyle,我會覺得,它能令過去五千年的中國人都迷上咖啡,這連他們CEO都說沒想過,你又怎想得到?我們一開始由名人做起,是因為你一定要有一個地方開始,要做出一種Lifestyle,再讓它像雪球一樣的滾大。」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Kindness是什麼?
Green Monday常提及Kindness。Kay的職銜又以Kindness為名,那到底它是對動物的善,還是什麼?
「Kindness除了是對生命的善良,也是對你自己。有很多資料顯示,你怎進食、進食什麼、有沒有益,包括畜牧業運作裡面有好多針藥,是否安全?」Kay:「還有一件事我好有感受,就是當你吃一個生命時,牠經歷的事、受了的痛苦,身體內有很多訊息──真的,我好在乎她接收的訊息。這種能量停留在牠軀體內,當你進食時也會把這些訊息吃進去。我是有感受的,當我完全不吃肉類後,這是很清晰的,我心情的舒坦、輕鬆,人自自然然地平和開心,前後有好大分別。所以當有朋友為事情很心煩,或者很需要轉變時,我都會着他們不如這個月茹素試試有沒有幫到你,看看它有沒有令你平靜下來。」

「任何人有小朋友,你灌輸給他的價值,頭一兩個就是有愛心。」育有兩女的David:「好少人小朋友一出生就教他要霸地盤,這世界要弱肉強食吧!我覺得人性本善,五歲的女兒有天她在電視看到環保節目,會主動說『那我們家不要再開那麼多冷氣了!』我跟她解釋為何爸爸推廣食素,她又會在廚房大叫:那我以後不吃肉了。為何她們領悟地比無數成人快?因為Kindness就是我們本有的。要鈣質所以要喝牛奶,那不過是三十年前的天才營銷推廣吧!我們這一代不再是不夠營養,而是營養過多,其實瘦人也一樣可以患三高。」

「其實Kindness不是那麼偉大──說要拯救地球、拯救動物,而是去善待你自己。它是由內到外,也是由外到內,你到底想選擇什麼生活態度?」David:「我們推廣素食、環保,當然對地球、對自己好、對動物好,但我們必須好強調,必須要Kind對待身邊所有人。有的人食素後醒覺了,覺得這問題好大,好想將它推廣,因此會出現Shaming、Blaming⋯⋯」Kay笑:「食咗素,變咗好燥囉。」David:「Kindness包括對待所有還沒法改變的人,畢竟每個人的階段、生活環境不同,有的地方根本沒法種蔬菜。一定要Respect別人,有的人想做但家人未準備好,所以談Kindness,一定不可以不談Kind to Other People。」

Image description

Image description



核彈下的農田
跟隨Kay的新聞,自不然看過她怎樣被惡意抨擊,遭遇過什麼低潮,「我這個人又怕羞,又不是窮凶極惡,但我遇過的事,就像小小的一塊農田遭核武轟炸一樣。我開始思考人生到底發生何事,我得出的結論是:若我人生中沒有踏出一步做歌手,我一生大概就是我還住在大埔,找一份教職,好平靜地生活。我的生活規律變化不大,壓力可能會小很多。

「但打從我選擇做音樂,它是有原因的。我的原因,是打後的人生是一種修煉,我估計,若我選擇平靜的生活我不會得到這課程的。我選擇嚴峻的課程,是因為我積極,我想學識一些本領。學識本領,用在音樂上,用在跟我溝通到的人,我對他有生命影響生命的力量,可能令我在現在的狀況,因此認識到志同道合、頻率接近的朋友,使我們會做另一些事。

「我這樣去看我的選擇,我覺得舒服好多,我由當初決定去做歌手是有原因的,我學習,我試着每件事都想,我就像打機一樣,我要過版!我要把這寶石拿回來,寶石是要在下一關用的。因此無論發生多嚴峻的事在我身上,總之在我平復後,我回頭會想:不要緊,其實我學了一些東西,我一定會有用得着!我會更積極去面對更嚴峻的挑戰。現在我無論發生何事,我都領受。」

她堅持人性本善,即使這只是一個想法,「我沒有證據嘛,但我只能抱着這善念,我希望它是真的。看比例也是這樣,偏善的人多,或許只是間中做少少惡。」

以往她常緊張別人看法,永遠處在戰戰兢兢的狀態,「有一次出席大型活動,我是宣傳大使,好威風地在開篷車上為大家揮手。當年我剛爆肺,狀態不好歌唱得不好,壓力好大。當開篷車去到一個跟群眾好近的位置,有一個爸爸帶着兩個孩子,好大聲的跟孩子說:她就是走音王囉,她常常走音的!我那一刻會覺得:怎麼會發生一件這樣的事?我跟大家說新年快樂,為什麼會換來這件事?那一刻像跌進一個深淵呢。」與人為善有時並不會換來愉快經歷,「係,我也在人生入面,見過身邊的環境好令人窒息,好似心腸壞的人比較多,但走到不同階段,境同心轉,你看開了環境又寬闊了。世界有權是有不同的事發生,這都是他們的人生課題。

「雖然,他也可能傷害過你,但選擇在我手上,我可以選擇去演繹它。你可以唔理,莫非你一個眼神不友善,我就崩了一塊?或真的變得沒價值?」休息兩年期間,她由出生開始疏理人生路上一段段經歷及情緒,「休息前我工作到好灰,試過情緒差到不敢想像。休息期間,我疏理好積壓了很久的憤怒,或對自己的失望──我自己做得不好的事,我要原諒我自己。有時是人家對我不好 ,我耿耿於懷。逐樣疏理後,我有足夠時間把它們丟掉了。我好感激自己做了休息的決定,話放低就放低,放低我的工作。到我現在重拾工作,我現在每天都好享受工作。」

Image description

怕羞唔可以唱歌咩
回望自己05年出道,神推鬼㧬,這樣十三年就過去了,「其實By Design我這個人,真的不是很適合做幕前啊!但當年我好想用音樂紀錄生活,做完音樂,自不然是你自己出來表達。但這樣一出來,一做就這麼多年了。做了這麼多年,我多少學會了清楚的表達自己,慢慢地適應。我不是天生會站在舞台的人,我每次在舞台都會覺得:『點解要接受這份工作?我真的不想出去!』『嘩!好多人,我好驚!』但出去以後,我又好哋哋,我就是這麼矛盾的一個人。」

挖掘挖掘,她認清自己的缺點,反而坦然,「我以前曾經好嬲我自己,我在休息期間也一樣:我這麼不適合做幕前的人,為何要選擇做幕前?每次裙拉褲甩,甩碌咁在台上!發生這麼多年,為乜呢?但發生這麼多事後,我會覺得:怕羞咪怕羞囉!怕羞的人唔可以唱歌咩?我也可以好真心的去為大家唱歌。」她說:「難道我不是天王巨星的姿態,我就不可以唱歌麼?」

再站出來她變得更積極,再艱難的事──包括對這個並不完美世界,都抱有希望,「記得是08年,我在挪威做過一個關於地球暖化的節目,要上雪山,當時有機會見過好多當地的科學家,他們天天觀察冰川縮小。他們坦白直說:我們其實已在倒數日子。在我們有生之年,情況會好嚴峻。我當時聽到好驚,原來在我有生之年已遇到這問題,那我們下一代怎辦?」她說:「但醫生也不會說,救不了全部人我就不救了。我可以做的事都做,自己可以做就做,可以一起做就一起做。所以對將來 我還是樂觀的。我好天真地相信,若還有幾十年時間,我們要抱有希望,覺醒進程可以快一點。」

「大家一起做,沒有人知道會怎樣,因為沒有試過全人類一起覺醒嘛!效果可能好快,做出你想不到的奇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