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懸命,無垠可能:專訪東京中央拍賣創辦人、執行董事兼主席 安藤湘桂先生

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亮點拍品,明宣德御製「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第八十一」,箋 冊頁,成交價為1,680萬港元。

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亮點拍品,清早期 田黃雕貔貅鈕方印,成交價為437萬港元。

「清雍正 黃地綠彩福壽祥雲折枝花卉紋橄欖瓶」為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會最高成交價之拍品,經多番熱烈競投,最終以 4,480 萬港元成交。

2018-12-07

Image description

「一生懸命」或「一所懸命」,在古日語中常被武士們用作表達自己拼死的決心,以至民間廣為流傳。日本武士階層沒落後,「一生懸命」便被人們用作表示:「用一生做好一件事的決心和承諾。」跟日本武士一樣,拍賣也是一門古老專業,而其傳承至今且日益興旺,其實也跟主事者的決心和承諾息息相關。安藤湘桂(Ando Shokei)先生是東京中央拍賣公司(東京中央拍賣)創辦人,他以一位中國移民身份,於上世紀80年代末留學日本起,至今近三十年間一直與古董買賣打交道,由工藝品貿易幹起到2010年在日本創辦東京中央拍賣公司,2013年在香港成立東京中央拍賣(香港)有限公司(東京中央香港),以至於2018年10月11日將控股公司東京中央拍賣控股有限公司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成為香港股市上唯一純粹拍賣概念股。其整個事業發展歷程,亦處處展現着「一生懸命」的精神。

text by 趙翠茜 Photography by 楊光@kyeung.com(人物)、東京中央拍賣

Image description 東京中央香港為慶祝創立 5 周年把「一期一會 聽茶聞香」拍場昇華,推出備受觸目的「一期一會 普洱茶香」專場 ,最終亦一筒「百年藍票宋聘號」以1,332.8萬港元成交 ,每克超過5千港元,成為香港最貴的藍標宋聘號普洱,創藍標宋聘拍賣歷史新高。

不久前,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年拍賣會於2018 年 11 月 26 日,假香港四季酒店圓滿收槌。7 大專場均拍出佳績,其中「清雍正 黃地綠彩福壽祥雲折枝花卉紋橄欖瓶」為本季拍賣最高成交價之拍品,經多番熱烈競投,最終以 4,480 萬港元成交。東京中央香港為慶祝創立5周年把「一期一會 聽茶聞香」拍場昇華,推出備受觸目的「一期一會 普洱茶香」專場 ,一筒「百年藍票宋聘號」以1,332.8萬港元成交 ,每克超過5千港元,成為香港最貴的藍標宋聘號普洱,創藍票宋聘拍賣歷史新高。在拍賣現場,本刊訪問了安藤湘桂(Ando Shokei)先生,這本着「一生懸命」精神締造「無垠可能」的拍賣翹楚,分享他對拍賣事業的智慧、心得與經驗,以及經營東京中央拍賣信念、使命和願景。

「來源有據、流傳有序」是安藤先生經營拍賣事業的核心理念,打開話閘子,他亦自己背景說起,「東京中央拍賣來港已有五年歷史,在日本創業至今已是八周年,但我個人從事古董買賣則已有近30年時間,從大學時期已從事並喜歡上這行業。我是在80年代末從上海往日本留學的,當時中日關係正處於蜜月期,中日官方有一個很宏偉的計劃,讓50萬中國學生赴日留學,並提供各種補助支持,我那時也是拿獎學金。最初本想學習旅遊專業,希望可以當一名旅遊翻譯,為旅客介紹當地風土人情、文化歷史,後來發現此專科不屬於大學學位課程,而父母又想我完成大學教育,於是便轉修經濟。我家本就是開文房店的,所以赴日時便帶了好些文房書畫同行,以便有需要時可變賣換點生活費,想不到由此便一頭栽進古董買賣行業。」

Image description 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亮點拍品,明宣德御製「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第八十一」,箋 冊頁,成交價為1,680萬港元。

家學淵緣 貴人扶助
日本人素來崇尚中國唐宋時代文化,安藤先生在變賣文房書畫時結識的日本朋友表示中國有五千年悠久文化歷史,建議他應該找一點好東西來賣,於是他便開始接觸更多中國古董。由於接到當地好些古董商的委託,還上大學的他已經開設了自己的貿易公司,說是從事工藝品貿易,其實亦不乏有年份的工藝品,也就是古董吧。大學畢業時,安藤先生已累積了相當經驗後,在貴人扶助下便正式以古董買賣為事業,「那時候,日本其實已有很多古董商以工藝品貿易方式,從中國輸入古董,我結識了一位韓裔日本古董商,他當時做工藝品批發銷售已頗有規模,正是在這位前輩提攜指點下,我才真正有系統地認識整個行業運作。」

早在上世紀94、95年間,他已經有供貨給國內拍賣行,當時他手上有許多中國書畫和古董,便想試一下此銷售途徑,卻發現其造價也很一般,跟在日本的價位差不多,所以也沒想要認真對待,「中國藝術品拍賣市場的真正商機,還得待至中國經濟崛起後來的古董回流潮。」

Image description

經濟騰飛 古董回流
安藤先生也是待至2005年才正式介入此方面業務。「守候近十年時間,我對古董的熱愛便沒變過,直至一位北京朋友知我手上收到很多古董書畫,致電告之是時候了,於是我才又回來試試。90年代中造價人民幣48萬元左右的貨色,此時在拍場上已升至250萬到350萬之間,十年時間升值近五倍,我終於決定把它當一門生意來經營。事實上,因為長期從事古董買賣,我們在日本已累積很多客人,結識了很多藏家,此其時許多老一輩藏家因年老關係,都有釋出藏品念頭,令我們得以吸納許多精品佳作。由2005年到2010年間,國內許多拍賣行諸多重點拍品,都不乏我們的供應,以至他們組織專場的概念,拍賣圖錄的設計,都讓我們参與工作,畢竟,以我們多年從事古董買賣和工藝品貿易,於此也就駕輕就熟了。」

Image description 「清雍正 黃地綠彩福壽祥雲折枝花卉紋橄欖瓶」為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會最高成交價之拍品,經多番熱烈競投,最終以 4,480 萬港元成交。

到2010年時,由於國內許多拍賣行都有說明拍品來源,很多國內朋友便直接跑來日本跟安藤先生交易,他們都奇怪為何日本仍未有一家像樣的拍賣行,原來日本拍賣行只限古董商行家参與,而不開放予公眾人士,更枉論外國人了。經此一問,安藤先生也幡然省悟,於是才興起創辦東京中央拍賣的念頭。他憶說:「當時雖然沒多少做拍賣行經驗,想法也很單純,但市場上卻實在不見有何競爭。於是備好拍品,做好圖錄,便馬上舉行首次拍賣。最記得首場拍賣便做出近3.7億日圓成交,收入全為現金,財務已不成問題,於是便第二場、第三場,一直辦下去,成交由一億多日圓增至7億多,再下來就是15億,一直做到20多億。」

安藤先生回頭細想,知道經營一家拍賣行,已非個人興趣或一宗貿易生意,而是一盤需要嚴陣以待的一盤生意了,「我心想,對很多人來說,工作是 工作,興趣還興趣,我能二者兼得實屬幸運,於是便一條心做下去。所以今日有人問我,拍賣行工作累嗎?我總回答有機會看見這許多好東西,又怎會累?就怕遇上假貨才真的令人有壓力吧。」

崛起東京 進軍香港
所以當東京中央在日本站穩腳步後,安藤先生便想到要在日本以外建立另一個據點。他認為日本只會是一個地域市場,因其島國文化傳統,就算經濟如何發達,做起事情都會十分保守,相對來說,中國自實行改革開放政策後就比日本開放多了,「我們看中香港是因為她不僅在國際貿易上獨具地利,也佔有背靠中國的優勢。而我們亦早已在2006年起便多次参與香港兩個古董展。中國也再沒有哪個城市會如香港般享有如此貿易自由、進出口便利的條件。所以在公司成立翌年,我們已在香港門設辦事處,第三年便舉行首場拍賣會。那場拍賣會真的是嚴陣以待,我們準備一系列精選拍品,在香港和日本都做了不少宣傳,大概170件拍品,每件成交價約100萬港元,最於成交總額達一億多港元。繼倫敦紐約後,香港是三大的藝術樞紐之一,我深信,香港是東京中央最重要的市場之一。」

東京中央不但透過拍賣呈獻傑出的藝術作品,亦以拍賣支援文化和藝術活動。東京中央拍賣定期舉辦講座「中央茶會」推廣茶道文化,「為進一步推動香港的業務,我們每次拍賣都會有一個以『一期一會』冠名的茶道專場,對促進中日文化交流卻起到深遠作用。剛開始時,許多人都不大瞭解『一期一會』用意,其實它正是日本茶道精神所在,代表賓主間這次茶聚,是等待了一輩子的會面,是一生人只有一次的共聚,因此便得付出全副心力去款待。」

一期一會 高瞻遠矚
安藤先生又說:「由十八歲到三十歲,我的青春成長期都是在日本度過的,一直在那兒受教育和生活,因此某些價值觀也會跟他們很類近,行事做人都會看得長遠一點,譬如東京中央的發展布局都不限於短期回報,而放眼於未來五年、十年的發展,又譬如我們做這麼多推廣文化工作,也是表明我們願意投入更多去發掘和表達拍品的文化和藝術價值。客人對此當然喜見樂聞,然後才願意發自內心地支持我們,給我們更多委託,由此而確保了東京中央的貨源不斷。」

在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會上,安藤先生便從京都一位藏家處徵集得多幅吳昌碩佳作,藏家與吳昌碩交情匪淺,手頭上仍有頗多吳氏作品,有人得知便問為何不多拿一點,好弄個專場賺大錢,安藤先生卻認為但這幾幅作品已是藏家支持東京中央拍賣而割愛之舉,若再向藏家討要就不近人情了,「拍賣生意貴在細水長流,經營的重點是於不同環境下調動不同資源,除此之外,東京中央更重視的,是推廣文化交流,讓藝術愛好者欣賞更多不同的藝術品。」

事實上,這麼多年來,東京中央比其他拍賣行便出版過更多專書,一年平均出版兩本,前後有近20本專著而非單純圖錄,雖然都成為客人收藏對象,但出發點都不是為了賺錢,大多是免費奉送出去,安藤先生笑稱它們可能會比拍品流傳更加長久。做任何生意都需要有一個理想和信念,而促進中日兩國文化交流,就是東京中央一以貫之的使命。

Image description 安藤湘桂先生是東京中央拍賣公司創辦人,他以一位中國移民身份,於上世紀80年代末留學日本開始至今近三十間便一直與古董買賣打交道。

中日文化 血脈聯繫
安藤先生如數家珍地說:「中日文化交流由唐代開啟官方交流始,經歷宋、元、明、清、民國至今,已有近二千年歷史。其實不僅是文化,以我看來,中日兩國民族更有血脈聯繫,日本人甚至比我們更接近純種漢人。若從文化交流角度看來,日本很多文化則無疑是模仿唐代的產品。我們在當地徵集的中國古董,許多都被稱為『唐物』,今日在京都仍有許多所謂的『吳服店』,『吳服』就是漢末三國時代吳國的服裝,而日本的茶道其實也源自宋代中國茶道的傳入。」

他指出,甚至日本佛教發展和近世明治維新,亦與為避滿清外族統治而流亡日本的明代遺民息息相關。前者如京都萬福寺為明遺民所創,後者如明代移民日本大儒朱舜水以其「尊王攘夷」之說,贏得天皇器重都是明顯例子。「畢竟,日本人素來擅於吸收外來優越文化而為己所用,譬如我們拍賣的日本茶具,其精緻工藝也就是源自明朝貴族的『鬥茶』風尚,當時鬥的除了茶本身外,茶具的精緻工具也同樣舉足輕重。我一直說收藏古董不是要把它們收起來藏起來,而是應該令它們派上用場。那怕再便宜也好,再貴也好,你用那明代茶盆放些小點品,用那宋代茶碗喝一口茶,你才可以感受到它們的美妙,才能與古人有所溝通。」

一路下來,東京中央香港在茶道和文房拍賣上都表現出色,而其中國書畫部門在古董書法作品拍賣上亦同樣戰績彪炳。東京中央香港2017秋拍,「王鐸作品之王」行書臨《宋儋帖》便以2,240萬港元成交。「書法作品方面,我們的貨源便仍以日本收藏為主。因為日本與中國都是以漢字文化為本,大家生下來最早認識的文化作品也就是字。日本人喜歡收藏中國古畫,亦同樣喜歡收藏中國古籍和書法。我們在日本收到的貨,書法就比畫作多。中國書法博大精深,我十多年前去國內拍賣會一到書法專場就不禁打瞌睡,皆因對其了無認識。及後跟老師學書後得到指點,又在眾多書法藏家老師感染下,才開始領略當中美妙。今日在現場一見書法佳作,就很想開口把它們唸出來。」

Image description 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亮點拍品,清早期 田黃雕貔貅鈕方印,成交價為437萬港元。

書法精妙 引人入勝
安藤先生表示,日本人素來酷愛中國書法,明朝時已特意往中國搜羅佳作,「中國藏家以畫作賞心悅目而愛之,日本人卻更重書法,他們推崇之『明四王』便全為書法大家,這與中國人所謂『明四家』全為畫家,便截然不同了。此外,書法作品近年風行拍場,亦與其易與鑑定有關。畢竟,書法便猶如書法家簽名筆跡,很難偽冒,不似歷代畫作真偽難辯,眾說紛紜。東京中央一早已致力推動書法拍賣,既得風氣之先,亦坐享日本豐富貨源,於此自然勝人一籌。」

Image description 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亮點拍品,「清乾隆 粉青釉描金纏枝花卉紋如意耳葫蘆尊」,成交價為1,848萬港元。

瓷器方面,安藤先生認為好的貨色便更是日益珍稀。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會推拍的一個 清雍正黃地綠彩福壽祥雲折枝花卉紋橄欖瓶,最終以 4,480 萬港元成交,藏家於1961年購自紐約著名古董巨商盧芹齋C.T. Loo處,之後在相隔漫漫半世紀之久,於2013年,此器現身倫敦佳士得拍賣,此拍品為目前市場上僅見一隻。「要知道古董拍賣都有其周期,好東西拍出後,沒八年十年它是不會再現拍場的,所以當我們遇見像這個黃樽之極品生貨,但只能竭力做好推廣工作。這是我們跟貨主磋商長久時間,在贏得其充分信任後,才因適逢五周年拍賣,為了支持我們才慷慨釋出的。」

安藤先生表示,因為生貨真的不多了,所以東京中央三大部門一直致力為拍品做好宣傳推廣,公司亦致力開拓海外徵集,早年開設上海辦事處,便是為了方面與國內客戶溝通聯繫,而幾年前設立台灣辦事處則主要是因為當地有一大批藏家,希望借預展加強與其溝通和互動,「此外,因為台灣曾經曆日治原因,當地許多藏家都有點日本情結,他們手上許多藏品也是早年購自日本,今日要出貨了,他們也認為在日本推拍會比較合情合理,而這也是很有利於我們的。」

專注本業 兌現承諾
安藤先生坦言自己的專業是做拍賣,他說;「我更在乎兌現對公司業務前景、投資者回報、客戶服務和公司增長所作承諾,而非股價短期波動。我們相信成績表現不能只看一兩天,而更多在於公司長期穩定發展。拍賣行其實都是一個以優質誠信報務,贏得客戶信任,通過接受委託買賣賺取佣金的平臺。關鍵是拍賣更重專業知識,而這些專業知識都是日積月累得來,所以這行門檻特別高。」

Image description 東京中央香港 2018創立五周拍賣亮點拍品,趙之謙(1829-1884 )行書八言對句,成交價為230萬港元。

他又說:「東京中央香港這次五周拍賣會首推普洱茶拍實,並締造了卓越佳績,其實也是長期規劃之成果,在這之前我得已得遍尋香港茶葉藏家和專家支持,在得到他們積極反應下,才著手籌措,尤其是得到多位茶葉專家協助鑑定拍品,要知道買家花幾百過千萬港元買下拍品,往往都不會即時開封飲用,要是幾年後他們發現出了問題,我便責任重大。」

安藤先生表示,東京中央現在已奠定良好基礎,包括利用更大覆蓋和更高效率的互聯網及其他嶄新技術,去進軍現有部門以外的嶄新拍賣領域,但拍賣這個老行業始終得從長計議,審慎發展,對「來源有據、流傳有序」這八字真言奉行不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