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的相鬥與釋懷

《八個女人一台戲》

2019-04-05

久違了的關錦鵬,帶着新作《八個女人一台戲》回來了。電影寫的故事只有七天,但坐在銀幕前的觀眾,一等就是十三個寒暑。故事舞台回到香港,找來鄭秀文(Sammi)及梁詠琪(Gigi)等八個女人主演,作品描寫娛樂圈女星的勾心鬥角。幾個女人表面風光,卻是有苦自己知的淒涼故事。戲內Gigi演的何玉紋計較袁秀靈(Sammi)的對白比她多一倍,出盡辣招,不停鬥法,戲外她們笑瞇瞇的告訴你:女演員遇到好導演好劇本多幸福。

TEXT BY HO SIU BUN   PHOTOGRAPHY BY KENNY WONG & COLIN LAM   VENUE @MARRIOTT HONG KONG OCEAN PARK

15歲就經歷《胭脂扣》
關錦鵬終於有新作,《八個女人一台戲》由他及魏紹恩編劇。北上拍戲(監製)多年的他,新作的故事背景是中環的大會堂。電影剛在香港國際電影節首映,放映第一場,地點也選了在大會堂。戲中八個角色,各有故事。而主線則描寫兩個娛樂圈的女星,爭鬥多年、糾纏不清的心結。

「最初阿關畀劇本我看,問我有無興趣演其中一個角色。」Sammi說:「我也很快,兩三日就覆他我好有興趣。因為40幾歲一個演員,碰到了一個不一樣的角色。我對劇本是很有感覺的,我也好鍾意戲的中心,是講人如何放過自己,或是放過對方,如何釋懷。這個是很多人的人生議題,每個人心裡都有過創傷,好多心結。」

Image description 左:袁秀靈(Sammi)跟何玉紋(Gigi)

這是Sammi第二次跟關錦鵬合作,上一回,其實就是13年前的《長恨歌》(2005),那段經驗並不美好。《長恨歌》改編自王安憶原著小說,描寫王琦瑤在上海從繁華到落拓的悲慘一生,拍攝時Sammi患上抑鬱症,病情越鬧越大,後來影響了拍攝進度。電影的故事,是後來她主動提出不收電影尾期,以補償製作費,關錦鵬深受感動。自此關導常留在中國大陸監製電影,這齣十三年後再拍的新作,一回來就找Sammi再度合作,Sammi: 「這一刻的我,或好多年前的我,情緒病已完全好番晒。這個戲是去年拍的,無論自己身體或心靈,都是處於一個好健康的狀態下,而且對於整個戲的拿捏,都是有信心的,可以駕馭到角色。演起上來,反而整個過程很從容,而且團隊相處很開心!沒有帶着上一部戲,奄奄一息的感覺。」

《長恨歌》是她第一次跟關錦鵬合作,但其實早在經典的《胭脂扣》(87),她已自覺經歷其中,當年她只有15歲,「阿關的作品中,我對《胭脂扣》有特別深刻印象,因為當年我年紀還比較小,梅姐在石塘咀拍攝時, 剛好我住在石塘咀。記得我是在單位內,望住梅姐拍攝橋底那場戲的!所以,到今天還是印象很深,好像自己有份經歷那件事一樣。」誰會想到,這女孩後來成了紅星,一再跟關導合作。

演員很被動,都得等待好的劇本才能發光。演員被動, 合拍片下的女演員就更被動,因為開合拍片,常常遇到是先選好香港男主角,再配源源不絕的北方佳麗。也許因此,當接到擅於拍攝女性的導演關錦鵬來電邀約,她們會有多高興。Gigi:「也許每個演員不同,我自己演戲,是很需要像關導這樣的導演。他會好清楚跟你分析:一個女人,這個時候她怎麼會有這個情緒? 這個狀態?『哦,之前講的情緒已經過了,不會再Feel Sad。』他說得很有層次、相當清楚。真正合作過,就難怪大家會形容,關導是比女人更加女人的導演。

Image description ON SAMMI (HAIR BY JOEY [email protected] MAKEUP BY RICKY [email protected] ZING THE MAKEUP SCHOOL STYLIST BY TANGLAI, MATTHEW CHAN, TUNGUS CHAN WARDROBE BY SANDRO, ZADIG&VOLTAIRE, SWAROVSKI)

「合作完很開心,我要真的需要導演很清楚告訴我要怎麼做,否則我會很迷失。戲內八個女人,她們之間有什麼關係?我讀了多次,到了圍讀仍在問很多問題,他解釋得很清楚。去到現場你會很舒服同有信心,當然要做很多準備功夫,我很享受整個過程。這個劇本不是那種給你看,馬上可演的,越做功課,去到現場演的時候越有足夠信心,這樣子,你會享受到演員的那種快感。」

娛圈女星勾心鬥角
《八個女人一台戲》寫的是一個舞台劇《壹世人兩姐妹》的誕生時,七天內的綵排過程:女星袁秀靈(Sammi 鄭秀文飾)退隱多年,卻在丈夫出軌,與小三一同在飛機意外喪生後,決定復出。她決定要爭氣,卻遇上自己的演出對手,是直視她為假想敵的何玉紋(Gigi梁詠琪飾), 二人針鋒相對。舞台上的戲中戲,二人曾是好姐妹, 今天已經反目;舞台下,何玉紋因袁秀靈當年「搶走」《胭脂案》一角,一直懷恨在心,她比袁出道遲,在秀靈隱退期間越來越走紅。她是機會主義者,在每方面都耍盡心機:嫌對白比對白少,說話句句有骨,誓要在未到台上就擊潰對手。台前幕後,氣氛越來越緊張。這種描寫,在真實的娛樂圈有多真實?

「有幾真實呀?我覺得戲裡面有很多情節,在現實中, 其他人身上可能會發生過,但我們兩個就……沒怎麼發生過。尤其是戲中描寫她們在場館內排練,竟在台側打邊爐,講是講非。即使會,也不會在台側嘛,是有少少誇大了吧,但電影世界也許就需要像這種戲劇化的感覺吧。」Sammi忍不住笑。Gigi搭:「我覺得真係有人做得出啊,但也許不是我們這年代,是上一代。有一場戲,講我介意整個舞台劇,你的對白是多我一倍,我就跟我的經理人唱雙簧,說我好像做了下靶位,我的粉絲會不高興。

Image description 何玉紋(Gigi)《八個女人一台戲》

「我初頭讀到這裡也會想:有沒有人會咁做?我覺得幾好笑。但我問過,原來上一代藝人真的有發生過這種事。但也不難明白,因為我的角色,經歷了那麼多攀爬之後,來到如今這位置,她真的會介意的是那句對白, 自己的對白數量真的少過對方,這個我會明白。」

這就是關錦鵬的獨特之處,Gigi在戲中角色再霸道惡頂,看到後來,都會發現她受過苦難,是個有血有肉、立體的角色。袁秀靈被認為是演戲天才,一度紅透半邊天,但丈夫跟小三私會,要到二人命喪空難,她才得知;何玉紋聲大夾惡,是無寶不落的機會主義者,但她同樣有段不為人知的過去。戲中八個女人,各有故事, 各有淒涼,這故事就是一幅苦命女人的眾生相。

Image description ON GIGI (HAIR BY PIUS YIU (ORIENT 4) MAKEUP BY DEPHINE CHAN STYLIST BY TANGLAI, MATTHEW CHAN, TUNGUS CHAN WARDROBE BY LOEWE, STUARTWEITZMAN)

丈夫死後,袁秀靈盡力放下心結,一邊看着兒子長大, 另一邊出現了來自北方,以往是小粉絲今天的愛慕者傅砂(白百何飾),Sammi:「我的角色,是有少少講宿命的,譬如我跟白百何的這段感情戲。她由小到大在我側邊縈繞,在旁支持我,是我一個小粉絲,直至她長大了,跟我表白。觀眾看了,就會覺得這段姻緣真的冥冥中注定了。有一場戲,由我手上把佛珠交到她手上,有少少宿命的意味。但我不太信命運,我信有主宰,信有安排,但我不信『條命係咁就係咁!你係壞人你永世就係一個壞人!你無翻身的機會。』我相信,人很多時候都是源於你自己的選擇,一個做錯事的人,只要有心去改過,都可以成為好人,不會是你條命是壞人就壞到終老。我比較不相信宿命論。」

阿關專拍苦命女人?
Gigi同意阿關總愛拍苦命女人:「阿關戲中的女人是不是很命苦?我想起了關導的戲,好像女主角都是很命苦的啊!阮玲玉好命苦、梅姐(《胭脂扣》)好命苦, 《長恨歌》就更加命苦!這一齣戲現代一點,命苦的定義也有改變,但我也覺得有少少啊。仿佛是阿關的電影,戲中的女人總要被命運作弄一下似的。」

Image description 舞台上,唱出《客途秋恨》,還有中性打扮的白百何!

Gigi談何玉紋這角色:「她有被命運作弄。我咁努力向上爬,竟遇到沒良心的導演(墨子、莊文強飾)傷害我,到我在大會堂外重遇他時,他的冷淡,對我來說更像刀一樣鋒利,刺痛我心。那一刻,我爆喊,我真的覺得我好命苦啊!」談到這裡,她忍不住大笑望向Sammi:「阿關的角色真的有這種共同的影子!你也命苦啊,你老公又小三,又撞機!」Sammi反應也快, 毫不猶疑就答:「但我後來又有第二春,那就不算命苦了!」她說的,是戲中遇到暗戀自己多年的傅砂。

從前女人沒有經濟獨立,沒有自主,注定不好過。今天女人怎樣才為之命苦?Sammi:「我覺得無得選擇就是命苦。又或者你困在一段關係裡,逃不出來,或無能力去選擇逃出,就是命苦。若有選擇權,逃離最壞狀況, 感覺就沒有那麼苦吧!人有選擇權好重要。」Gigi: 「可能周遭發生的事也不能完全決定你的命,還要看你內心懂不懂放低一些……」Sammi:「命苦也是一種感覺。可以苦中作樂,苦中找到甘甜,雖然也很難!」Gigi:「快樂是一個選擇。」

Image description 袁秀靈(Sammi)《八個女人一台戲》

這天兩個女星不但沒有鬥氣,酒店房內還有一陣輕鬆、愉悅的氣氛,不時傳來陣陣笑聲。宣傳工作雖然繁重, 但可以想像她們拍這戲,過得很快樂。

等待拍攝時,這邊廂二人討論年輕女人到底能否理解《八個女人一台戲》的主角心態,那邊廂又在討論近日那部電影好看。採訪當天才剛過農曆年,忍不住問二人倆近日看過什麼好電影,Sammi:「我那天弄傷了腳都跑了去看星爺的《新喜劇之王》,電影好笑又好多感動位,我很喜歡笑中有淚的感覺。女主角的鍥而不捨,也演得討喜,邊看邊替她肉赤,好希望她有成功的一天。我還想到,前陣子看過馬田史高西斯的《沉默》,看完震撼了一整星期,它縈繞了在我心中好久,令我想了好多,有好多啟發。」

Image description 訪問當天遇着關導探班。

Gigi:「我最近入戲院看《淪落人》,這題材好像沒有人拍過,但它每天就在我們家裡發生。戲裡有戲劇性的故事,也有溫情及人性的善良,我喜歡看這種電影。我也喜歡《小偷家族》,故事好,演員也看,女主角最後來在警局嚎啕大哭,那場戲她沒什麼對白,但顯現出小人物的悲哀。」

《八個女人一台戲》故事發生在大會堂,電影拍起來港味十足。同時,戲內描寫舞台劇的發生,也呈現真實世界中,香港電影的不景。往日合作的電影導演,今天靠開的士維生,Sammi:「那場戲好唏噓,描寫那導演開的士。我不是說開的士這職業好唏噓,而是一個導演那麼喜歡拍戲,有自己的理想,由礙於現實,最終不得不去開的士,或許人生就是充滿唏噓同崎嶇。」Gigi: 「看劇本當然是唏噓,因為真的在發生嘛,會覺得好傷心。」Sammi:「別說幕後,連部分幕前都沒有演出機會,要轉行了。轉行也許是生機,我很正面,但那場戲就把這份唏噓拍出來了。」

《八個女人》與《胭脂扣》的〈客途秋恨〉
當年的《胭脂扣》早成經典,今天張國榮、梅艷芳已離世多年。關錦鵬說過從沒有當梅姐離開人世,只當她移居到另一個地方。《八個女人一台戲》中一幕,深明關錦鵬的觀眾,竟會看出一些細節,跟二十幾年前的《胭脂扣》遙遙相對,Sammi:「其實沒有直接的關係, 不過我演的那段戲,就像是重現《胭脂扣》某一片段的感覺出來。若是熟讀阿關電影的朋友看這段戲,可能會覺得像梅姐一些戲的影子,包括舞台上有人唱《客途秋恨》。這麼哀怨的感覺,像極了《胭脂扣》的悲涼。觀眾要夠細緻才會看到。我覺得,導演跟編劇寫這場戲, 當中一定有他的情意結。」

Image description

訪問當天遇着關導探班,就找他談談:「戲中寫到兩個導演,我想也許觀眾會對號入座,那我覺得,不如讓我來掟一些自己過去的經驗,讓大家也對號入座吧,毋須令大家以為我跟那個導演在開玩笑。Sammi剛才也說了,再用〈客途秋恨〉,這首南音放在《胭脂扣》跟《八個女人》那場戲中,不只是合適的。你記得嗎, 《胭脂扣》中,梅艷芳一身男裝,跟張國榮緊貼着唱, 這次是放諸於兩個女人身上。某程度上,是我自己的Gay Sensibility驅使我這樣做的,哪怕是自覺不自覺。〈客途秋恨〉的味道,跟兩個男人或兩個女性都搭調。袁秀靈有一刻,被富有男性俊朗的傅砂(白百何)吸引了。我告訴你,我把劇本給白百何看時,她回我:我來演這個戲,我只演傅砂,其他我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