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orama優雅卓見】香港人沒有不可能 Casetify:從香港到國際 讓想像力重新出發的電話殻

來到DHL的50周年生日,DHL跟Casetify當然要繼續合作,而且這個聯乘更以光速售罄所有產品。

Casetify的slogan是「Real cute, real tough」,real tough來自全新旗艦產品特強防摔手機保護殼(Ultra Impact Case),為所有新手機提供全方位的覆蓋及保護。

2020-01-17

現在的iPhone動輒上萬元,當然要個實用的電話保護殼;但不想去淘寶,又不想去深水埗,大家還有什麼選擇?想要一個設計又美觀又耐用的電話殼,真的這麼難嗎?大家或多或少都聽過CASETiFY這個手機保護殼的品牌,2011年作為初創企業,撐過一切難關,來到今天竟成為一年售出全球過百萬個手機殼、達到過億元營業額的生意。兩位創辦人Ronald及Wesley均來自香港,創意卻飛出國際,以小小一個手機殼創造了自己的王國。

TEXT BY JAZ KONG     PHOTOGRAPHY BY BEN TAM (PORTRAIT)

Image description Casetify的slogan是「Real cute, real tough」,cute除了可愛,也是讓人喜愛的意思;而且real tough來自全新旗艦產品特強防摔手機保護殼(Ultra Impact Case),為所有新手機提供全方位的覆蓋及保護。

自己奇蹟自己創
搶購限量版波鞋、手袋都不是新鮮事,但當手機殼都成為搶購目標,說真的還有點意外。說的就是上年適逢DHL 50週年而跟Casetify第二次合作推出的聯乘系列。這是奇蹟嗎?過去幾個月,香港人都做了很多很多大家一向以為「不可能」的事,奇蹟,大概不會在香港人身上發生,因為所謂的奇蹟,都是靠着獅子山精神,一步一步撐過來的。九年前,Wesley吳培燊跟Ronald楊子業兩位識於微時的好朋友在半工創業而開展了Casetify的故事。香港的年輕人,就是有這團火,找不到自己想要的?乾脆自己動手造,然後順勢將其變成搶手的國際品牌,一個就連球王美斯及超級KOL Kylie Jenner都用的品牌,一個排名世界第三、美國第二的tech accessories品牌。

想當年,Wesley早已是忠實的「果粉」,iPhone 2G或3G面世的年代,人人都想不到蘋果會有如此大的迴響,但Wesley一早已認定iPhone會大熱,蘋果推出的電子產品定必俘虜世人的心。但拿着手上的iPhone 2G,靚,是靚;但那些年我們還是被Nokia的耐用性寵慣了,在幾層樓跌下來也不爛掉的電話已不復再,「當年用那部iPhone一跌就爛了,才說原來要找個保護電話的手機殼,但找到的都很『肉酸』,找不到合心意的,心想不如自己造好了。」

Image description

當年除了是iPhone起家的年代,同時也是Instagram冒起的初期。Wesley也算是頭一批愛上Instagram的年輕人。Instagram當年的概念是希望這個app可以以圖像促進人與人之間的溝通;不擅辭令的,可以透過一張照片表達自己心中所想。其實Casetify的前身是「Casetagram」,Wesley的概念是既然大家都透過Instagram上載可以代表自己的照片,不如就將照片印出來製成一個可以表達自己的手機殼吧。

球王效應
將Casetagram變成一門網上生意,已經是iPhone 4的時候了。擁有網頁設計背景的Wesley一開始已為品牌推出自家網頁,配合Instagram帳號營運品牌;懷着興奮的心情半工創業,Wesley跟Ronald一樣又興奮又期待。好記得我們的第一位顧客是來自西班牙,第一個製作的產品是盛惠美金45元的iPhone 4手機殼。」等待的過程是漫長的,起初Casetagram的生意可說是淡薄,但Wesley深明雖然自己是香港人,Casetagram是香港品牌,但既然第一位顧客來自西班牙,足以證明互聯網的世界性,香港與世界各地都只是一click之隔,所以除了向本地媒體介紹自己的品牌,也膽粗粗地親自聯絡蘋果的發源地:美國,將香港的tech accessories向世界另一端的媒體介紹。「好surprised的是有一天突如其來的群情洶湧,本來『靜蠅蠅』的生意突然訂單蜂擁而至,原來是球王美斯用了自己的手機殼。」當年的美斯雖然可能不認識Wesley,但他卻直接影響了Wesley兩件事:一,是導致品牌網頁server直接掛掉了整整兩天。鳳凰也是在浴火中重生的,server死了,美斯卻讓Wesley在灰燼重新燃起對生命的希望,所以立即慫恿拍檔Ronald一起辭職,離開了八年的「打工仔」生涯,全心全意經營自己的品牌。與此同時,Wesley與Ronald二人都認為手機殼的創意領域應再遼闊一點,所以就將Casetagram變成現在大家見到的Casetify了。

Image description 英國著名女歌手Dua Lipa也是Casetify的粉絲,她手 中的手機殼就是品牌最受歡迎的長青款之一「霓虹流沙手機殼」,並印上自己名字的縮寫。(圖片來自Casetify Instagram)

你習慣了當機械人嗎?
如果要說Casetify的經營秘密,其實很簡單的一個字就已經概括了:customization。近幾年幾乎隔幾天就會聽到這個字,手袋可以個人化,手鐲可以刻上自己或愛人的名字,就連Apple Pencil都可以刻上自己喜歡的字句;也有潮流鼓吹大家要光顧小店、自家手作品牌,將重點放在手工的溫度上。大家又有想過背後的原因嗎?對Wesley印象深刻的是源自他在另一個訪問中所說的一句說話:在工業革命後,大家都太習慣了mass production,適應了單一化,就連什麼是獨特性都忘記了。「忘記」是一個很有趣的字,人人生而不同,我們每天卻吃着差不多的食物、聽着差不多的音樂、走在差不多的商場⋯⋯其實,你是誰?你忘記了自己是誰嗎?單一化的生活是方便的,但你又甘願成為clone嗎?正是因為大家開始厭倦一式一樣的生活,所以尋找自我的課題才如此盛行。

人人都用iPhone,你估人人都想用一模一樣的iPhone嗎?「Casetify賣的不只是手機保護殼,而是一個empowerment,是一個表達自己的渠道。」每人都有不同的個性,有人喜歡低調喜歡簡約,Casetify的雲石電話殼設計應是你杯茶;喜歡浮誇一點的,霓虹流沙手機殼一定不會令你失望;喜歡speak out的,不妨將自己喜歡的語錄甚至是自己名字的initial印在手機殼上。套一句Wesley喜歡的金句:「有得揀先至係老闆」,選擇適合自己的,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才是現世代的生活態度,「選擇是一個自由,可以選擇對我而言是luxury。」除了Casetify團隊的設計,品牌本身其實也是一個設計平台:Casetify讓設計師上載自己的作品製成手機殼,為各地設計師增加曝光機會,也可以從中賺取佣金,之前Wesley也說過,讓他感動的是收到設計師親自道謝,說Casetify這平台改善了他們的生活。

Image description Casetify創辦人之一Wesley。

有得揀先至係老闆
這次跟Wesley見面的地方是Casetify於中環置地廣場的實體店,其實那個感覺都頗有趣的,Casetify一直都存在於二次元的世界,在現實中見到品牌的實體店又是另一留風味。「在生意的角度而言,實體店跟網上店的營業額可說是『蚊比同牛比』,但我們仍然花了很多心思在這個pop-up店上,因為我們都很重視實體店的形象。在網上的世界,我們很努力營造了一個大家心目中的brand image,所以希望在實體店都可以給予大家同一個感覺。」Casetify的這個pop-up store又真的很「pop」,俗語說就是有點「跳」,走在置地廣場中庭地庫男裝區,突然之間有一家白得像實驗室的店舖,中間有張放了五顏六色手機殼的長枱;店舖周圍放滿了最讓人有衝動進來的比卡超公仔——Pokemon也是Casetify其中一個大賣的聯乘計劃。

Image description Casetify一向有不同風格的設計,更讓人注目的是跟世界各地設計師的合作。品牌為藝術家提供平台,展示他們的作品,藝術家又可以得到更高的曝光率以及從出售產品中賺取佣金。

「選擇置地廣場其實也是童年的情意結,小時候可能會跟着家人來high tea;而且置地廣場也是香港人心目中的Landmark,碰巧這裏的marketing都想讓商場年輕化,我們也很驚訝他們可以這樣open-minded,邀請像Casetify的millennial品牌合作。」實體店的重點就是中間的一張experience table,想突出Casetify的客製化特質,「有別於一般的零售體驗,我們不是要show off全部我們所有的設計,而是想強調我們的brand image:我們的產品就是可以讓你表達自己的,是可以讓你好好發揮創意的地方。」在這張實驗桌上,你可以選擇自己喜歡的顏色、物料、設計。你的個人風格如何,你的手機殼也必如何。選擇好了,還可以即時製作自己的手機殼,即時向世人展示你的style。這大概也是Casetify成為首屈一指的tech accessories品牌的原因,「創新是我們的DNA,相信現時都未有另一家科技時尚配件公司可以提供到這個即時的客製化服務。」

Image description DHL跟Casetify的合作其實很有歷史,作為一家網上品牌,物流運輸對於Casetify的發展也是很重要的一環。所以很早以前Casetify就以DHL作為logistics的夥伴;兩個品牌於2018年推出第一次的聯乘,反應讓雙方都喜出望外;來到DHL的50周年生日,兩個單位當然要繼續合作,而且這個聯乘更以光速售罄所有產品。

跳出二次元
看看Casetify的Instagram帳號,竟然超過一百萬的followers,即使是香港Casetify的分帳號也有近二萬位粉絲。在網上世界已是名店,為什麼還要投放資源在世界各地如巴黎、日本、韓國、美國等地開設期間限定店?「雖然很多人都說retail is dying,但我們卻認為實體店是其中一個重要的發展策略。我們的Instagram忠實粉絲都說在街上見到實體店時,都有一種跟老朋友見面的感覺,就是有一種親切感。而且我認為『行街』是很人性的行為,放假沒有時間就很自然地會行街,難不成人人都在家拿着手機就可以了?」

Image description

1998年,成龍在電影裏問了一句「Who am I?」成為經典;相隔十一年,Wesley在訪問中也問了一句耐人尋味的說話:怎樣存在在零售世界就是重點。是的,沒有策略,Casetify不可能造就到現時上億元的手機保護殼王國。除了customization,另一樣讓Wesley引以為傲的,相信就是Casetify跟不同明星或品牌的合作計劃。品牌與品牌的聯乘大家應該不陌生,但Casetify的合作伙伴當然不是大家意料之內的對象:上年的合作就包括了著名K-POP韓星Jessica(鄭秀妍)及BTS防彈少年團,問Wesley有為合作感到意外嗎?他說了一個重點,就是品牌已經超越「手機殼品牌」這個框架,對於Jessica等合作對象而言,Casetify是一個「潮牌」,是一個生活品牌,代表着一種生活態度。「Lifestyle是什麼?生活就是衣、食、住、行,所以我們都會跟不同界別合作,跟K-pop等音樂人有,未來也會跟藝術界合作。」

手機殼=你的personal billboard
除了韓星,讓人尖叫連連的就是品牌跟DHL的合作。上年適逢DHL的50周年,兩個品牌就推出了第二次的聯乘計劃,反應當然是預期中的熱烈,系列於公布後數周內便打破了記錄,累積超過 10 萬名粉絲加入 Waitlist,更在其首次網上發售後完全售罄。以Casetify的創意,當然不止是「撻」個DHL的logo在電話殼上就完了事,設計靈感來自DHL成立之初的復古包裝標籤及封箱膠紙,而且顧客更可以個人化「經過掃描」的運單標籤設計,訂出自己的收件、送件人及地址等欄目;而且除了手機殼,Casetify亦推出相應的AppleWatch錶帶、AirPods套、一系列手機袋和無線充電板,但當然,同樣地以光速售罄。

說到這裏,你大概以為Casetify是一個很「fashionable」的品牌。「很多人都有這個感覺, 但我一直覺得the moment you try to be, you’re not fashionable anymore。」「今期流行」對於Wesley而言未必是重點,重要的是兩位創辦人一向都深明品牌的定位:Casetify由始至今都只是努力地以innovative的方法去讓大家empower自己、表達自己,「this is your personal billboard」,Wesley說。真的,做人就是要揸緊宗旨,畢竟copycat太多;而且Casetify的產品以二三百港元起跳,可能是淘寶產品的十數倍價錢。以價格作比較的話,車尾燈都追不到。所以,Wesley跟Ronald都知道大家不能以價錢或潮流取勝,只能默默本着Casetify的宗旨,讓大家的想像力重新出發。香港人,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