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norama 優雅卓見】CHOPARD:雄鷹力量 Power of Eagle

Scheufele家族三代同堂

腕錶均配備了具有三項專利的飛返計時機芯。

1980年創作的Karl-Friderich創作的首款腕錶St. Moritz腕錶廣告。

2020-12-18

自1980年代初期加入鐘錶業以來,蕭邦(CHOPARD)及主理的Scheufele家族, 一步一步走來,由頂級製錶廠的開業以及在業界最受推崇的L.U.C腕錶的發佈, 都可以看到了幾代人的努力,今天,已到了第三代人傳承。

Text by Lawrence Yu

Image description Alpine Eagle腕錶以極其耐磨、可反射光線的獨特Lucent Steel A223精鋼製成。圓形錶圈點綴八顆螺絲,每兩顆一組,分佈在四個羅盤方位。

作為獨立的瑞士手錶品牌,蕭邦今年承繼上年底推出的全新運動型Alpine Eagle腕錶系列,又推出了最新的Alpine Eagle XL計時碼錶及大小型的Alpine Eagle全新腕錶,搭載帶有經COSC認證的自家研發機芯,我們正在見證該品牌領導力的嶄新領域及其在可持續性方面的開拓精神,正燃燒得旺盛。

Image description Scheufele家族三代同堂(左起):父親Karl-Friedrich,祖父Karl及 兒子Karl-Fritz Scheufele。

網上發佈
因為全球疫嚴重,在公佈全新新款Alpine Eagle XL計時碼錶時,Chopard採取了全球同時於網上live chat發佈活動,社交安全至上。回說Chopard的故事,Karl Scheufele於1963年購買了該品牌,現由他的兒子Karl-Friedrich和女兒Caroline作為品牌的聯合總裁,一起為品牌打拼。這次網上發佈由Karl-Friedrich和他的兒子Karl-Fritz Scheufele主持,別有一番家族企業的傳承意味。隨着機會到來,該品牌沒有錯過向世人展示下一代Scheufele的機會。實際上,兒子Karl-Fritz的想法就正正通過Alpine Eagle計時碼錶系列打造一體式精鋼錶鍊而展現出來。

Image description 1980年創作的Karl-Friderich創作的首款腕錶St. Moritz腕錶廣告。

去年,Alpine Eagle「雪山傲翼」作為一個新系列首次亮相。這可是Karl-Friedrich親自開發的腕錶St. Moritz系列的重生。不過,新系列的重點是「阿爾卑斯山之雄鷹」,以使細節在腕錶中得到完美的體現:受到「鷹」虹膜啟發的錶盤;靈感來自羽毛等的錶面及指針。此外,維持一向的企業社會責任,蕭邦甚至與Eagle Wings 基金會合作,以提高人們對阿爾卑斯山及其生物的美的認識。這一點讓人更加尊重Scheufele家族的優良傳統。是次網上發佈活動,父子的對答更凸顯兩代的默契、和諧。

Karl-Friedrich Scheufele:F / Karl-Fritz Scheufele:S

LJ:全新的Alpine Eagle系列、包括XL Chrono腕錶,在很大程度上是您兒子Karl-Fritz努力將St. Moritz系列重新演繹的結果。他如何說服你?
F:我認為我們不需要開發其他系列,品牌已經處於有利地位。不過,他(兒子)的論點確實令人信服。他讓我想起了我幾十年前的自己,當時我和父親說起開發St. Moritz系列時,那種開拓進取的心是一樣的。
S:事實上,我的祖父是一個很大的助力。我們三代共同設計了最初的草圖。然後,我用客觀因素和數據支持了這次製錶的想法,這是重新啟動的意義。

Image description 如岩石般粗糙的錶盤紋理讓人聯想起老鷹的虹膜,指針酷似老鷹羽毛,精鋼的清冷光澤猶如冰川。

LJ:最明顯的的分別是腕錶全新的設計特徵?
F:同意,我們希望讓St. Moritz的原始DNA透出光芒,同時通過現代的設計細節吸引新一代的年青人。

Image description Scheufele家族都與雄鷹天性一樣——堅毅進取。

LJ:三代人合作開發腕錶系列,是一個非常獨特的項目。如何進行?是否進行了熱烈的討論?一切進展順利?
S:就發展結構而言,這不過是一個正常的業務項目。但是,一個巨大的優勢是,作為一個家庭,我們彼此都非常了解,並且可以直接相互交流。這使我們開發項目的進度要快得多,自然過程中會有一些意見分歧,但這是遊戲的一部份。成功的關鍵是彼此用心聆聽,我的父親和祖父擁有手製錶的所有知識,而我的工作主要是為了帶來更現代的視點及構想。這樣,我們就可以完美地互相補足。
F:這確實是一次和諧而鼓舞人心的合作。Karl-Fritz能夠將最先進的方面融入設計中,腕錶完成度相當高。

LJ:蕭邦是鐘錶業中為數不多的家族擁有和經營的公司之一,你如何在傳統與前瞻性策略之間取得平衡?
F:作為一名充滿激情的古董車駕駛者,可以作這樣的比較:當您開車時,您總是在前進,但是你也需要注意睹後視鏡——尊重並牢記製錶的歷史和傳統,這一點很重要,我們不能忘記傳承,也要同時向前邁進。你需要找到一種實現這兩者的方法。

LJ:今天大家都生活在數碼世界(像今天這個視像訪問),你們父子為此曾經討論過嗎?年輕一代如何在這一領域發展傳統製錶業?
S:我的父親和祖父不一定在社交媒體上很活躍,但他們了解這些渠道在客戶交流方面的重要性。我經常向我的父親展示Instagram上的帖子和更新,這可能對我們個人而言很有趣。而作為一個品牌,活躍於社交媒體正是將我們定義為傳統家族企業的原因,每個人都將他們的見解擺到數碼世界上,結果是非常獨特的,且甚有效率。

LJ:作為一個品牌,蕭邦長期以來就倡導可持續性(如採用Fairmined Gold)。有了Alpine Eagle系列產品,家族將走得更遠。
F:多年來,可持續性一直是我們的首要任務,例如,在生產和使用Fairmined Gold方面,以及在公司和員工管理方面。從阿爾卑斯山雄鷹的選擇到一路走來,Eagle Wings 基金會致力於保護阿爾卑斯山地區並提高人們對鷹群數量下降的認識,一切的運作及持續性,都將Scheufele家族與阿爾卑斯山雄鷹家族連成一起,我們將變得更加緊密。

LJ:你們倆都擁有對大自然的熱愛嗎?
S:我愛高山,登山感覺是無與倫比的。我們倆都是滑雪愛好者。我父親對滑雪登山充滿熱情,而我更喜歡乘纜車,哈哈。
F:哈哈,是的。我不需要纜車;我喜歡更艱苦、具挑戰性的戶外活動。
S:但總的來說,我們倆都對山區着迷。特別是在夏季及冬季。

LJ:在整個系列中,老鷹都是重複使用的符號。你能告訴我們一些有關它的含義嗎?
F:在一次爬山之旅中,我觀察到這些令人難以置信的靈性生物。這是一次難忘的經歷。這就是系列名稱的起源。這隻雄偉的雄鷹迎風而來,俯瞰着我們地球上正在發生的事情。在瑞士和法國,老鷹或多或少已經滅絕了。基金會的目標之一就是將老鷹重新引入其自然棲息地並提高外界對狀況的認識、支持。

Image description 兒子Karl-Fritz說:「在設計Alpine Eagle腕錶時,我必須說服我的父親,才能讓我們做到心中所想(鋼質鍊帶)。」

LJ:Alpine Eagle系列及XL Chrono最重要的是注重細節。你們最喜歡哪個細節?
S:腕錶邊框的螺釘是我最喜歡的細節之一。它們都朝着相同的方向排列,同時是技術與美學的完美結合。
F:就我個人而言,我對腕錶的錶面處理着迷。拋光和拉絲錶面的相互影響,設計至臻完美。總體而言,腕錶本身就是絕對完美的證明,是完美主義者之物,也是考驗我兒子的耐心,去認真製作出一枚稱心的腕錶。

LJ:腕錶是用特殊的合金鋼料製成的,這是一個非常費力的過程。可以告訴我們更多嗎?
F:我們需要與一家特殊的鋼鐵供應商合作,因為鋼鐵比其他金屬要堅硬得多,因此需要額外的處理。鋼鐵被熔化兩次,具有一定的清潔效果,費時但值得。Lucent Steel A223防過敏、堅硬度媲美手術綱。熔化鋼的整個過程極其複雜,但結果肯定是值得的。

Image description 無論是阿萊奇藍色或極致黑色,錶盤均保留了放射狀紋理圖案,令人聯想到鷹眼的虹膜。

Image description

無論是上年底推出的Alpine Eagle腕錶還是今年的Alpine Eagle XL計時碼錶,此系列前身St. Moritz腕錶可是蕭邦品牌的首款防水鋼錶,也是蕭邦首次提供鋼材質錶鍊。這次蕭邦再出手,可沒有簡單的鋼材,在必需要追求完美的本質的大前提下,就像該品牌老早已經使用符合道德標準的金Ethical Gold,因此,在研發新物料階段花費了將近四年的時間,以找到更好的鋼替代品——一種利用合金鋼材Lucent Steel A223應運而生。正如前面KFSKarl-Friedrich Scheufele的解說,Lucent Steel製作過程繁複,先將鍊好的70%鋼材進行了回收,將其熔化兩次,使其具有抗過敏特性以及額外的硬度和耐刮擦性。實際上,它的耐磨性比大多數鋼質時計高50%。與普通鋼相比,它對光的反射性也更高因此得名Lucent。錶殼和手鐲具有啞光和拋光的表面,以模仿山頂岩石的粗糙程度以及當陽光照耀它們時的光芒。每一個細節都隱藏着製錶師的智慧。

Image description

今年全新推出,44毫米直徑全新錶殼和飛返功能的計時碼錶有3種版本:分別為兩個Lucent Steel A223精鋼錶款,配備Aletsch阿萊奇藍色或Pitch Black極致黑色錶盤,以及Lucent Steel A223精鋼與符合倫理道德標準的18K玫瑰金雙重材質錶款,配備極致黑色錶盤。

Image description 腕錶均配備了具有三項專利的飛返計時機芯,這個蕭邦(Chopard)03.05-C自動上鍊機芯獲瑞士官方天文台精密時計認證(COSC)。

三項專利
另一焦點,可是蕭邦主理人KFS的得意範疇——自家機芯。腕錶均配備了具有三項專利的飛返計時機芯,這個蕭邦 (Chopard) 03.05-C自動上鍊機芯獲瑞士官方天文台精密時計認證 (COSC), 配備導柱輪計時碼錶和垂直離合器,Variner擺輪可減少摩擦並確保準確的計時功能。此外,機芯還配備了單向齒輪系統,以防止繞組時能量損失。腕錶具有60小時的動力儲存。

Image description

兒子Karl-Fritz說:「在設計Alpine Eagle腕錶時,我必須說服我的父親,才能讓我們做到心中所想(鋼質鍊帶)。」或者,這就是Scheufele家族的一種模式。你不能僅僅因為自己是家庭成員而只做某事;你需要確保擁有正統的材料,正統製錶的技術和正統王道的製錶理由。雄鷹再次展翅,想當年,在St. Moritz鐵路的開通期間,上一代的Karl-Friedrich相信也必定曾經對他的父親作出充滿力量的爭取及說服,邁出了家族傳承的第一大步。

Image description Alpine Eagle第二款腕錶則採用貝爾尼納灰色錶盤,同樣是為了紀念綿延於瑞士和意大利之間的阿爾卑斯山脈,其錶圈上更鑲嵌了璀璨鑽石。

Image description Alpine Eagle腕錶小型款直徑為36毫米,配備阿萊奇藍色錶盤和鑲鑽錶圈,搭載經過瑞士官方天文台認證(COSC)的蕭邦自動上鏈機械機芯:Chopard 09.01-C型機芯,具備42小時的動力儲存。

Alpine Eagle大小型號
Alpine Eagle系列於本年度再添新猷,呈獻三款全新腕錶,搭配一體化整合錶鏈。其中兩款為大型錶款,採用符合倫理道德標準的玫瑰金製作而成,另一款則是小型錶款,以Lucent Steel A223精鋼製作並配以鑲鑽錶圈。該系列目前為止推出過以Lucent Steel A223精鋼或雙重材質製成的錶款,現推出兩款新穎獨特的腕錶,其錶殼和錶鏈完全以18K玫瑰金製作,令Alpine Eagle系列大型款腕錶更臻完美。為實行負責任奢侈產業的承諾,與自2018年7月以來產自蕭邦工作坊的所有鐘錶和珠寶作品一樣,Alpine Eagle系列大型款腕錶也是採用符合倫理道德標準的金質精製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