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本色 The Authentic Lady

2014-03-10

性感小貓碧姬芭杜(Brigitte Bardot)曾經說:「有什麼比智慧隨著年齡增長的淑女更美麗?什麼年齡都可以令人著迷,只要妳是活在其中。」碧姬芭杜說到做到,以身作則,息影後,她成為積極的動物保護主義分子,用愛心貢獻社會,讓人看到她另一角度的美麗。

淑女,要內外兼備,談吐舉止教養當然樣樣計分, 但在上海元媛舞會創辦人周采茨偏偏說:「淑女, 可以講粗口的。」周采茨Vivian Chow是誰?她的父親是著名京劇大師周信芳,母親裘麗琳出身名門望族,自少已從媽媽身上學懂禮儀,行為舉止樣樣得體,由她來談淑女這話題自然合適不過。至於她的兄姊,全部都來頭不少,哥哥是Mr. Chow餐館創辦人Michael Chow周英華,姊姊周采芹是首位中國人在占士邦電影飾演邦女郎。擁有一門多傑的家庭背景,她卻說:「你認為我的故事很豐富,我認為是just live。」

「大壓力嗎?」記者問。

「我不知道什麼叫壓力,我現在年紀開始大了,我發覺有一樣東西叫壓力,就是叫我走很遠的路。」

她的幽默、她的妙語連珠、她的敏捷反應,她的聰明黠慧,都是讓人折服的真女子本色。

系出名門

Image description 周采茨與所有參與 CHAUMET「2014年度上海 國際元媛舞會」的元媛及他 們的男伴合照。

「我們早已派頭十足地住在高貴的法租界,在靜安寺路(今南京西路)寬闊的林蔭大道上,有着上海最美的別墅,是洋大班和本地富戶的居所。我們在浦石路(今長樂路)的房子沒有那麼堂皇,卻也比一般的舒適。那是一列面向大街的房子,和另一列房子背靠背地並排着,中間隔着窄巷。這種房子,既非純西式亦非純中式,卻是很典型的上海式。

其實,我們這幢三層高的房子,就像一所倫敦的市區住所。從向街的雙開鐵門向內伸展,一道窄小而無蓋的門廊連接着客廳,客廳內是傳統的擺設。正如千千萬萬的中式客廳一樣,一張高而窄的香案正對着落地窗和前門,擋住了一張可坐八人的正方餐桌。四把一模一樣的花梨木椅靠在每邊側牆,中間擺着雲石面的小方几。那印象是井井有條,氣氛莊嚴。落地窗外是天井,分隔着我和隔家⋯⋯

三樓是我爹媽住的地方,他們有個西式的套房,室內擺的是當時時興的紅木裝飾,雕着果子和花紋。」
──《上海的女兒》周采芹著

周采茨的三姊周采芹在其自傳著作中對他們的上海大宅有非常詳細的描述,這所大宅的主人是周信芳裘麗琳夫婦。京劇泰斗周信芳是天才神童,據周采芹自傳記載,父親於六歲時才學戲,短短一年內已進步神速,掌握了八齣戲,所以取名為「七齡童」,但後來在宣傳單上登錯為同音異字的「麒麟童」,於是便將錯就錯。周信芳在京劇界發展順利,紅極一時,周采茨也直言「在上海當時,可以說他的名氣是最響的一戶人,在那時候,你覺得他的影響好大」,不過,關於他的故事,周采茨也是聽其他人轉述,或是從書中得知。

在家周信芳是一個嚴肅的父親,經常躲在書房中,縱使未正式接受過教育,但他卻努力耕耘、自學成才,周采茨尤其記得他的書房環境:「書房都幾大,還有小房間於其中。整個空間有300-400呎,四方格局,除窗外,靠牆的書架都放滿了書,藏書很多,他有一整套的莎士比亞。」那在家中排行第六的小女兒周采茨是如何取得父親的疼愛呢?「爸爸不是來疼愛我,他是古老老竇。你要Imagine我爸爸快120歲冥壽,你想想他是前一個世紀出世的人,他不會走來又親你抱你,沒有現代人的Body Language,所以你要爭取。好像他坐汽車回來,你一定聽到砵砵聲響,傭人開大門給車進來,你的Timing是,一聽到砵砵聲,便要飛落去樓下,去到他下車的地方。當你跳上去,他便擁抱你。要爭取,是每個小朋友也有的本能,我們自己忘記了。」

雖然父親不是經常哄着小女兒,但說到底總有血脈相連,周采茨認為父親對其影響是「Mentally不知從哪裡來的」,但媽媽裘麗琳與她的關係便密切得多,對其Style及Lifestyle上也有深遠的影響。裘麗琳的父親裘仰山是富有的茶商,在浙江紹興有一座莊園,裘麗琳排行第三,接受良好的教育,周采芹自傳裡著形容母親在當時的時髦形象:「她身穿最新的時裝,曲髮,足登高跟鞋⋯她學會了入鄉隨俗,毫不費力地在禮儀、食物和語言方面時中時英。她貌美,活力充沛,把持淡定,受着熱烈的追求。」

在周采茨的記憶中,大宅中整個三樓都是櫃及籠,專門用來放布料及被的。放被的地方,裘麗琳會用毛筆寫在布條上,每張絲棉被多重,她都一一記錄下來,「非常scientific」。至於衣服及布料方面,陣容也絕對不少: 「有些事情,人家可能覺得我說話口氣大或者怎樣,但很多事情人家覺得很大件事,我未必覺得好大件事,像我媽咪年代,整個櫃放皮草,有灰色啡色,有貂皮有其他的皮草,不是件件都貴,有長有短,小時候看那個櫃好大。」

Image description

雖然周采茨家中不像大戶人家有裁縫常駐,但布料的供應是源源不絕的,只要他們要做衣服便往三樓取布料。愛美、時髦的裘麗琳要將子女都打扮得漂漂亮亮,但卻毫不浪費,么女采茨的衣服多是姊姊穿過的,大姊采藻二姊采蘊三姊采芹都留下不少衣物給她,「三個姊姊各有兩歲的年齡區別,他們量身訂製衣服的時候都一人一套,到我的時候,同一個款三個不同size連穿三套,好悶。」不過,精明的裘麗琳會想辦法將衣服upcycle,她會將某件衣服漂亮的繡花「移花接木」至另一件舊衣服上,這樣,采茨便有「新」衣裳可穿, 她讚賞「媽媽十分擅長這種improvisation」。

上世紀40、50年代,還未流行成衣,所以周家的衣服都是量身訂製。周采茨直到今天也有聘請裁縫量身訂製衣服,她自嘲說一半是兒時的遭遇影響,另一半是「我這身材怎找衫呀!」周采茨遺傳了母親白白胖胖的身形,所以她打趣說根本就很難低調的,「一眼望過去的面積已比較大。如要盡量cut down面積,便要低調少少。我想自己的低調風格,不知是否從媽咪處學到,我不肯定。」總之,你在她身上,不會發現有大logo的服飾,顏色圖案也是以素色為主。

從母親身上,除了潛移默化了時尚的概念,還有舉止、談吐、儀態、教養。周采茨強調這一切都不是如我們所想,要訓練、要灌輸、要填鴨式教育,長輩的身教比一切都來得重要,「你要記住一點,實情Breeding教養,是你的家教,是從小不知不覺學習的,像入屋叫人,你應該從小就懂。過新年說恭喜發財,利是逗來後面那句不要講,這些是一直在生活裡面的,不需要教的。即是日日都在教,日日又不是教。」

淑女本色

Image description 1952年,周采茨姊姊在上海當時的法國總會ballroom舉行婚禮,裡面有Live band,有dance floor,所有人穿上White Tie燕尾服,覺得好不盛大。60年 後,她將white tie場面在元媛舞會重現,這是讓她非常自豪的事情。

母親誕下周采茨時,已年逾40,對她沒有像姊姊般嚴厲,很多事情也就說說便算。縱使要求放寬了,但還是有名門淑女的底線,「當你返回那個環境,你便會做那個環境該做的事情。」周采茨說家裡並不有錢,但他們家還是保持款客的習慣,周信芳的徒兒及文藝界朋友如田漢大都在書房與他談論正經事,而晚宴的賓客通常就由裘麗琳挑選,「我媽咪鍾意靚人,醜樣的人入不到我家,不可以跟我們同桌吃飯。」看慣靚麗的東西,受美麗的東西簇擁,大抵她的審美眼光就是在這氛圍下培養的。

在適合的環境下,才能孕育完美的成果,這包括淑女在內,「情況於等同吸毒與戒毒,如一個人想戒毒,戒毒之後能否堅持比戒毒時還要困難,因為如果他戒毒後,再跟吸毒的朋友一起,她不會好到哪裡去。你看《My Fair Lady》,Eliza Doolittle跟老竇劃清界線,住在Professor Higgins家裡。整個Environment令到她做一個淑女,如果這個女孩子重回老竇身邊,她就再不會有這樣東西。所以訓練是沒問題,訓練都是過一過關,但是要長期的話,她一定要(在那個階層),才可以Keep。

所以我說If you are a lady, you can say anything. 好多真係Lady出身的人,她走去某個圈子可以經常講粗口,無所謂的,她到不同的場合即刻返回自己的位置。」

只有通過周采茨奄尖的標準,才能入選她的元媛舞會(Debutante Ball)。元媛是首次參加社交活動的淑女,周采茨於2012年創辦上海元媛舞會。元媛舞會早在1780年誕生於歐洲,是高級社交領域的盛事。短短的兩年間,上海國際元媛舞會已躋身於世界五大元媛舞會之列。以傳統英國皇室規格和禮節為基準,得到了英國上層社交活動權威「倫敦季節」的全面配合,確保了元媛舞會的真實性和時代感。周采茨如何挑選年青淑女參選她的元媛舞會?現代淑女又有何標準呢?「聽到她說話便知道,只要她說話便可。她扮到怎漂亮也好,你找所有gown或珠寶給她,一開口便知道(她是否淑女)。講廣東話,聽廣東話口音,講上海話,聽上海話口音,我聽得出,哪一區出來我都知,講英文更容易,口音很易聽,很基本,通常食飯、movement,很容易分辨到。」有時候,甚至未能接觸或直接傾談,也有她的偵察妙法,「看email也可以,email看到很多東西,尤其是Debutante,有個女孩子,我本來不想收她,她老竇痴線的,寫email連dear都沒有,只是Vivian,而且還是英國人,這麼惡還不暈倒呀。她的英文好不好不重要,看她落筆上款下款更重要,對我永遠不可以沒有上、下款,因為我是長輩。」

若要學基本西方儀態,周采茨認為現在於國內的儀態學校都是魚目混珠的,「除非是教中國國家禮儀,國家禮儀就等於國家承認國宴那種禮儀,那種是中國自己決定的事情,我們國家有自己認可的一套標準。教西方禮儀的話,你說美國嗎?美國基本沒有禮儀的,教英國、德國、法國的嗎?也存在不少差異。」她唯一推介的是在瑞士的Institut Villa Pierrefeu,校長Vivian Neri是周采茨手機快速撥號上的朋友,學校完備的課程備受推崇,德國作家形容此校為「33件必須在瑞士完成或觀看的事情之一」。周采茨直言自己不是教書的材料,如果要在大陸教禮儀,她認為更佳的方法是聘請此校的導師到內地去。

舉辦元媛舞會,為的是什麼?為推廣元媛文化嗎?周采茨直言這個不是其初衷:「沒有這麼大理想,我是想make a point, the point being精神上的貴氣重要過物質的貴氣。I was brought up that way,我的upbringin正是如此。」

真我個性

Image description 元媛與舞伴翩翩起舞。

與周采茨對話的過程中,整個studio不斷傳出她如銀鈴般的笑聲,她個性開朗,言談幽默,尤其深懂幽默的最高造藝──自嘲,爽朗又爽快。

誕於上世紀50年代,成長於十里洋場的上海,周采茨星期天經常跟著父親坐車出去吃點心、逛書店,呼風喚雨。60年代,流浪歐洲,也在swinging London度過不少享樂歲月。70、80年代,受過歐美文化洗禮、說得一口漂亮英語的周采茨來到經濟起飛的香港,如魚得水,事業開始起步。千禧年後,周采茨又回到發展一日千里的上海,建立她的慈善事業,成立巾幗圓桌及五月舞會,救活了170多個小孩,並舉辦元媛舞會。

外人看的出身、她的際遇與眾不同,猶如含銀匙出世,她卻語重心長說:「我有很多艱難、辛苦的日子,你不知道,當中的up & down,像roller coaster一樣。一個人如果是平平凡凡,或者你choose to be很平凡,或者life choose你做一個好平凡的人,是一種福氣。」

縱使出身不平凡,但周采茨說自己沒什麼大野心。從周采茨的經歷中,你會發現她很懂得找出事情的要點及懂得掌握其竅門。她坦言自己40多年前在英國工作的時候,便知道自己有比其他人優勝的地方:「這是一個頗滑稽的故事。在Law Society的Gazette,他們在招人,因為很多人也做不來這工作,到聘請我的時候,我已是第五人。我問為什麼前人做不來呢?這個職位實情要請一個Coordinator,從頭跟到尾。跟現在做雜誌不同,現在有電腦,當時要有Pagination,有Galley Sheet。Galley Sheet是以前執字粒打字之後,一卷卷紙print出來的紙。Pagination做好,你就拿Galley Sheet,大致放好在每一版上,之後,你還要給designer真正排版。那個職位要統籌所有事項,我也不是Editor,也不是Production Manager,我接手的時候,發現沒System,天馬行空做什麼也可以,同事說我的上手就用膠水逐張黏貼Galley Sheet上去,我問她貼錯了怎辦,她說貼錯了就是貼錯了。於是我想了想,說不用了,用釘書機不就解決問題了嗎?我就不停「口答」,總之那份工,前面四個人做不來,到我手我就奀奀腳。同事拿過來,我「口答」,我用我的方式,以前歷代都黏貼的,但有釘書機的,不喜歡的起了釘再釘過吧。」

她在香港政府新聞處工作的15年間,也是用自己的方法去快速工作,誓要桌上的in tray「一件不留」,她才會下班。「我做了四年那個崗位,專門負責做200多份的政府publications,你有否拿過政府單張how to apply、Fact Sheet,香港人口Housing等等的。入來一張單要update,稅務局,什麼局要upadte,我便幾張表一齊發出去,限有關的部門兩周內回答,如果兩周內未收到,便會催促他們,那不就可以了嗎?我的Title是Editor,但實際上只是一個中轉站,只不過我將其他有關部門提供給我的資料Edit入去。」不過,她的上手卻日日剪報自己動手動腦筋計Figure,將自己的辦公室變成資料室。

訪問前一晚,她卻忙著自己動手為先生黃浩義的電影做片尾鳴謝的事情。她一直不明白為何這麼多年來香港電影的鳴謝,總是中英文字重疊,兩者都看不清楚。尊重參與電影創作者的激情,她正在用一套新的software,將電影參與者的名字分開左右兩行去展示,中英文各佔一方,既清楚又簡單。「我做了這個鳴謝之後,就會改善將來的情況,變成了一個範本。所以做人呢,即使這個是我對社會的唯一貢獻,我對電影行業唯一貢獻。做人,這些可稱為社會工作,等於我staple galley sheet一樣。我不是一個好聰明的人,我有亞洲人擅長的Logistics及Common Sense。」從她的工作經歷,會處處發現她的小聰明。不過,她卻謙稱自己不是高人,沒有大智慧,但眼前的她笑看人生,這不正是人生最大的智慧嗎?「心態這回事非常重要,我覺得一個人現在的病,都是來自心態,百份之百都是氣結看不開忍住啖氣才病倒,幹什麼呢?健康就要Happy,不Happy的事情不要做。」

(文:Joyce Mok 採訪:Joyce Mok、何兆彬 圖:Ringo Tang(人像)、CHAUMET(活動) 化妝:Guerlain 髮型:George Shum @Alchemy 珠寶:CHAUM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