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相信世界有完美這回事」― James Suckling

2015-03-24

Image description James Suckling

James Suckling是世界上幾位最知名酒評人之一,他最自豪最有自信的一點,就是他擁有三十多年的專業酒評經驗,他大學畢業未幾就在 1981 年加入"Wine Spectator" 雜誌,誤墮酒網中,一去三十年,直至2010年才離開,開發個人的葡萄酒網站。

在雜誌工作時,他主力品評歐洲的出品,自1985年起就被派駐歐洲,並成為歐洲部門主管。他平均一年品嘗四千支酒,至今已擁有喝過十多萬支酒的經驗,在他腦細胞深深處已烙下了不會磨滅的美感記憶,他說:「我有許多可供參考的記憶歷史,品嘗過例如1982波爾多,這些偉大年份裡很多的酒,比較年輕的一輩酒評人,這是我有優勢的地方。」

James對葡萄酒的熱情由他父親啟發。父親是位律師,喜歡喝美酒,James開始當葡萄酒記者不久,大學法律系接受了他的入學申請,但父親鼓勵他繼續寫酒,說:「 你有最令人羨慕的職業,我辛勤工作為賺取金錢喝美酒,你現在每天都有美酒可喝。」

James 在倫敦、巴黎、意大利住了三十年,我問他是否已感染了一種 European Sensibiliy。他說:「我喜歡這個字眼。我絕對已由美國口味轉變為歐洲風格。歐洲追求葡萄酒的優雅、平衡、酸度清新,能夠配合食物。美國人傾向喜歡果味、甜味重一點。有人說我是美國口味,我不會同意。」

Image description San Polino

美國知名酒評人Robert Parker (RP)的口味常為人詬病為傾向濃厚,有人特意找他評八十多分的酒來喝,因為有可能是較優雅的好酒。但RP推動的100分評酒方式,的確影響了全世界,James也是用這方式。為了保持評分的標準穩定,他有一套評分架構:顏色佔15分,香氣25分,結構及味道 25分,整體印象35分,每次評酒之前,都會把標準和經驗重新在腦中整理一遍,力求評分標準持續一致。他試酒的酒杯也堅持每次用同一款,現在依據那酒杯形狀,跟 Lalique 合作開發成 100 Points 水晶酒杯系列。

近年全世界葡萄酒的水平都在提升,James 說生產者假若每步驟都做對的話,差不多一定會做出至少90分的酒。那怎樣才是支100分的酒,他說:「 一定要在感情感覺上完全打動我,好像愛情來臨那種一見鍾情的強烈感覺。」

James 是同級酒評人中,評得100分的酒數量最多的一個,他說:「 一支酒如果各方面都做到完美,我沒有理由刻意去扣減分數,因為我相信世界有完美這回事。我不害怕給 100分,也不害怕給70 分。」他回想以往的評分,會覺得有時是嚴厲了,有些酒現在他是會評高兩、三分的。

我在網上查閱 Wiki 有人說訪問過 James,說評分不太重視香氣的表現,向他查證,James 說不可能,他說香氣是十分重要的。月前以 James Suckling名義在香港舉辦的「2014 年意大利名酒」推介會上,我最欣賞的是一支花香味奇高的 Parusso Barolo Le Coste di Monforte 2010 ( 95 分),而他評同廠另一支來自名氣更大的Bussia葡萄園的 Barolo Bussia 2010為93分,這酒的丹寧及後勁更重,只是香氣不及前者的妖嬈,足以證實 James 對香氣是十分重視,亦令我沾沾自喜英雄所見略同。兩分之差,就是其中細微分別。

Image description Tenuta Sette Ponti

在試酒會中,我試了一支James評100分的酒,Valdicava Brunello di Montalcino Donna del Piano Riserva 2006 ,極高丹寧,在口腔中極豐滿、餘韻極長,可能對我是太豐厚太長,但我亦讚賞它比上述的Bussia更Massive的同時,顯得平衡度更佳。這就是100分酒的獨特之處,厚中有細。雖然我的口味更迷醉於95分的 Barolo Le Coste , 但我亦了解到是甚麼特質,令一支酒可以在 James 手上再取多達致完美的最後幾分。

James成立個人網站後,到訪新世界酒區的次數多了,他去年便去了兩次澳洲及南美,這亦是他離開雜誌的原因之一,因為想接觸更多歐洲以外的好酒。他興奮的說,阿根廷及智利的酒帶給他甚多驚喜,將是葡萄酒的下一椿大事件。他去年嘗了一千八百支這兩個地區的酒,價錢介乎十八到三十五美元,四成拿到90分以上,James提醒大家要留意智利的 Pinot Noir 及阿根廷的單一葡萄園Malbec。說不定,一支 100 分的酒快要在南美洲的土地上冒起來。

文:Keith Kan 圖:Alessandro Moggi (人物)、Greatwines of Ita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