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cafe有誠意

2015-09-07

之前一連幾個禮拜寫巴黎的米芝蓮餐廳,朋友笑我太離地,因為一般遊客去巴黎,不會好像我這樣喪食米芝蓮餐廳──事實上,比起我有過之無不及的人還真不少,我認識的就有幾個,離地與否,實在見仁見智。無論如何,有一點朋友倒是一語中的,現實生活中,不會有人天天都上米芝蓮餐廳,這些高端飲食的享受固然美好,街頭巷裏商廈中的酒樓菜館餐廳才是最接地氣的人間煙火。

Image description The Kinnet Café的無花果撻清香不甜膩,一吃就愛上。

老人中心餐廳

這些人間煙火最不可或缺的場景, 也許就是café,中文翻譯很難傳神,一般用咖啡館來通稱,單看字面常有種誤解只是喝咖啡吃甜點的地方,西人的café很多都會含正餐,各式沙律、湯羹、牛扒、烤雞、意粉……未至於應有盡有,但也選擇豐富,不像「咖啡館」很多時候只能提供簡餐飽肚。Café 不一定就是咖啡館,但肯定也有咖啡飲就對了。

細心觀察,台灣的咖啡館文化發展成熟,百花齊放,主流與否都有擁躉能夠生存,在地產霸權下仰人鼻息的香港自然遠遠落後。與此同時,本地的café卻是經營得不賴,嚴格來說它們就是有咖啡館氣質的西餐廳,食物選擇、水準成了生存關鍵。有時候,有關單位並非存心要開餐廳,卻做出了成績,信手拈來就有兩個極佳的例子!

當café是「老人中心」的餐廳,誰也沒有想過,The Kinnet Café的餐飲竟然會如此出色。某天朋友說約我到上環的「老人中心」café午餐,我心裏有無數個問號,心想香港人的飲食環境是不是太沉悶了?連米芝蓮餐廳都不再稀罕,要往「估你唔到」的方向覓食──這家「老人中心」說的就是永健坊,概念相當新穎,是個銀髮族的私人會所,提供多元化的保健服務,包括gym、瑜伽和舞蹈課程等等,還有一個café照顧養生需要。保健服務我尚不符合入會的年齡資格,附設於三樓的café倒是開放給大眾。以為這樣的養生café,咳咳,味道應該會淡出鳥來,好吧,當是陪朋友食減肥餐算了──吃了第一口前菜的藜麥粟米餅,頓時有一點改觀,接着的巴馬火腿芝士open sandwich也簡單而味美,只不過是因為在細節上多了一個講究的處理:麵包塗上橄欖油,再放在蘋果木上烤過,是以入口時不但鬆脆,也多了陣陣香氣。主菜的烤有機雞肉、魚肉均十分出色,食材優質、烹調得宜,比起坊間的水準高出幾倍。然而,那些自家製甜品才是迷魂陣:無花果撻、伯爵茶戚風蛋糕、藍莓乳酪蛋糕……點了無花果撻,無花果蓉入口軟滑、甜味輕怡,好吃極了!

最近去了政總大樓側的ibakery café晚餐,這家成績斐然的社會企業,為不少弱能人士提供了就業機會,每到這裏用餐,都可以察覺到,即使弱能員工的服務不夠細緻、反應也比較慢,但沒有食客會計較,感受社會共融的溫暖。

Image description ibakery café的招牌香草意粉其實是一道素食,拌意粉的自家製香草醬芬芳濃郁。

街坊價有水準

話說這裏從不是晚餐的地點,但8月開始延長了服務時間至晚上9點,而且推出了晚餐套餐,包括享受自助沙律吧、餐湯、主菜和甜品,才收費138元, 實在是不可思議的街坊價,而且主菜是六揀一,素葷兼備,試過招牌的自家製香草意粉、德國鹹豬手:意粉香氣濃郁,而且有大量烤蔬菜,好吃又飽肚;豬手則是用烚的烹調方式取代烤焗,皮爽肉滑,滋味甚佳。最重要的是,吃過晚飯,時間尚早,還可走在添馬艦公園散步,享受海風中的香港夜色,那些在漆黑中閃爍着如同鑽石光芒的燈火步步伴隨,難道不是比起擠在疲憊氣息滿溢的人潮裏有情調得多?

文:謝嫣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