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還記得廟街的東風螺嗎?

2017-03-15

我這一代有幸生在還有大笪地平民夜總會和廟街最當旺的時期,沒有錯過街頭雜食最豐盛的年代,加上從小在街頭混,走遍大角咀、旺角、油麻地及佐敦大街小巷,憑天生為食兼冇有怕的本性,敢說吃盡曾在香港民間出現過的「街邊嘢」。

當年廟街熱鬧到不得了,不像今天盡是A貨,而是口水歌、鹹書、夜冷、新衫潮褲、時令飾物等都是便宜貨,而被榕樹頭截成兩段的廟街,由街頭到街尾,馬路兩旁都是食檔。

文:梁家權

Image description 色澤深淺不同的兩盤花螺,滋味無窮,讓廟街的舊時味再上心頭。

文明里一段廟街兩大粥粉麵檔打對台,兼賣蘿蔔糕、芋頭糕、即炒芥蘭菜心,頂得住的還有一檔煲仔飯。甘肅街至佐敦道一段的食檔,最多人霸枱搶凳的,是即灼瀨尿蝦三點蟹東風螺和炒蜆。我吃豬骨粥和蘿蔔糕多,因為便宜;多幾個零錢身痕才會越過天后廟朝佐敦進發,學人吃海鮮。

雖然瀨尿蝦並非今天鯉魚門海鮮檔所見的巨物,而只是兩隻手指般粗,僅四、五吋長的近岸貨色,三點蟹也是細過手掌的,但蝦蟹都不便宜。惟有東風螺或花螺最划算。抵吃,其實因為不容易消化,吃起來好似好飽,加上可以蘸上大量海鮮醬和辣椒醬,心理上覺得可以攞盡便宜。

後生細仔不肯蝕底,在攤檔前睜大眼逐碟看完又看,因為螺有大細,所以數算多少粒是沒有意思的,只能靠眼緣判斷,有時三心兩意拿不定主意,直至檔主喝一聲才亂點一碟。夥計把螺倒進小鐵籠,再將鐵籠浸入一鍋大熱滾水裏,幾分鐘後提上來,見本來與螺肉黐得緊緊的那塊「掩」將甩未甩,此其時了。

Image description

三聖邨尋味

這天為來港的新加坡電視台拍攝飲食節目,其中一輯是帶節目主持人林明倫去吃海鮮,攝製隊來到三聖邨的海鮮檔,首先吸引焦點不是那條五、六斤重的蘇眉,而是色澤深淺不同的兩盤花螺。是的,回憶總能聚焦心神,廟街的舊時味再上心頭。

深淺色是品種不同?海鮮檔老闆說,淺色是養殖的,華南沿岸養螺場不少,深色花紋是在大海中天生天養的。大家心領神會哪一種好吃了,當然價錢最能反映誰最矜貴,答案不言而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