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Join us |

大師姐:三星期星洲行(三)

2017-03-16

在星洲過年從年廿八忙碌至初七,每日不是有朋友來拜年,便是來吃晚飯,讓我感受到久違的過年熱鬧,其中最搞笑的是我竟將中國人的麻將遊戲發揚光大!

文:大師姐

Image description 炒牛柳粒很講鑊氣,料頭也重要,有乾葱、蒜頭和老薑片。

麻將導師

從年三十晚開始便一直將麻將枱放在客廳,一家人玩啤牌及打麻將。親家不懂得打麻將,於是便用麻將來與她聯誼及教外孫俊俊計數(請不要誤會,是完全沒有涉及金錢!)。過年的幾日亦常用麻將來教小朋友計數。年初二,俊俊的幾位舊同學和他們的家長來拜年,女兒更請我即時做導師教幾位朋友打麻將。當日的麻將腳是聯合國,於是用了差不多1小時教他們麻將的基本常識。俊俊的舊同學中其中一位小女孩的父母是從哥倫比亞移民到新加坡,當日也帶來從家鄉前來的外婆,整家人好好感受華人過年的樂趣。這位外婆比我年長幾歲,對麻將極感興趣,雖然言語上不能與我們溝通,她還是請她女兒代為要求再來學習打麻將,真是估你唔到!過了新春假期,我女兒除了再邀請她們前來,讓我教打麻將的規矩,還買了一副有英文字的麻將送給這位老人家,好讓她回到哥倫比亞時與朋友一起打麻將,到時她可能已成為導師級了!

Image description 在新加坡竟然可以買到中國豆苗, 是個驚喜。

精心菜式

女兒邀請了兩位好友於年初五吃晚飯,是很懂得吃及識得煮的一對意大利夫婦。除了要遷就新加坡食材,還要用心去做這餐飯來回敬他們兩位時常照顧我女兒一家。意大利人對於食材很有要求,這一餐要是在香港來煮便問題不大,但在新加坡便沒那麼容易了。新加坡人對食的要求普遍比香港人隨便,出街吃飯不一定要到餐廳,在food court簡簡單單吃一餐便是了,就算在家吃也不會花太多時間來煮一頓飯。在街市買餸,各類食材選擇不多,最高級的貨式多數也買不到,很多香港有的食材在星洲亦難以找到。於香港買游水東星斑非常容易,高級的有菲律賓或馬來西亞貨,但我們等了9年,經一位移居當地的香港朋友介紹才能在入口商買到馬來西亞游水東星斑,當地街市是沒有多少人願意付高價錢在家做餸菜。

前幾年在彼邦吃牛扒只能買到澳洲牛肉,現在已好得多了,可以買到美國牛肉,有幾家高級超市還可買到日本和牛。這趟到新加坡,女婿William在一間肉食專門店買到日本和牛,我在到埗的第二日便用來做炒牛柳粒,雖然沒有自家做的子薑條,但用各款青椒及新鮮菇菌來炒,放入足夠乾葱、蒜頭及老薑片,灒酒,甚有鑊氣。這次款待貴賓,於是到自己認為是最好的一間高級超市Huber買了日本和牛做炒牛柳粒。日本和牛價錢比香港高,這一味餸的材料已是1500港元,還好可以買到靚食材。這次沒有蒸魚,因為他們曾來吃飯,女兒的外傭Maria已做得非常出色,對他們來說已沒有驚喜。這晚也有做鍋貼蝦,因星洲街市很多時可以買到新鮮中大蝦。至於蔬菜,除了買四季豆做乾煸四季豆,在街市一個檔口竟然買到豆苗,價錢比香港便宜。最後做了近期常煮的芋頭膶腸雞粒飯,因沒有瓦罉,只好用易潔煲來煮,原煲上枱,效果不錯。

過了初七,生活亦安靜了一星期,在這段時間竟然給我做了兩個新菜式,都是為俊俊研發,是高檔版美極生炒牛肉飯及煎鹹薄罉,將於很快與你們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