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晉:從一碗牛河說起

2017-05-09

加拿大多越南移民,越南菜水準高。在多倫多逗留一星期,到同一家越南牛河店吃了4遍。生牛肉河粉的湯清而味道複雜豐富,河粉幼而滑,香草和芽菜絕不吝嗇,中碗才7.5加元(約44港元),非常滿足,而且無味精,吃完絕不口乾。

文:劉晉

Image description 為什麼香港沒有這樣的一碗生牛河?大概因為香港缺乏越南社區、並由他們經營的地道食店。 關

為什麼香港沒有這樣的一碗生牛河?大概因香港缺乏越南社區,沒有吸納當年逃離越南的難民。一碗牛河背後是一連串產業,八十年代越南人逃避戰火,幾經艱難逃到美加等地。當時加拿大的亞洲食材寥寥可數,越南移民引入泰國紫蘇和鵝帝等植物在加拿大栽種,至今加國的亞洲蔬菜大多產自越南人經營的農場。

一群人去到異地重新開展生活,開發當地前所未有的餐飲領域:做河粉、找牛內臟,排除萬難為了一嘗家鄉的味道。這故事在很多大城市重複上演,衍生出「小意大利」、「小希臘」等地區,很多小食店漸漸成為當地特色:猶太人賣貝果和鹹牛肉、土耳其人賣卡巴、法國人賣可麗餅。

缺乏移民美食

一個民族在異鄉落地生根,也不免藉飲食來喚醒兒孫們對自己的身份認同。紐約或墨爾本等地很多地方特色小食店負上薪火相傳的責任,成為幾代人經營的老店。雖說香港也有高水準的意大利或日本菜,但就是缺乏移民家庭經營,服務「自己人」的小食店。

人口因不同原因遷移是國際趨勢,移民遇上新機遇大多積極進取,多倫多和墨爾本都有很出色的越南菜館,猶記得卡加利的一家越南牛河店牆上掛着一幅油畫,是一隻夕陽中的舢舨,大概是店主當年逃難的船。

世上很多國際城市都有不少移民引入的飲食文化,為什麼同是國際都會的香港從來沒有?令我反思的是這些城市對外來文化包容,孕育出不少不同菜系食肆。香港只有九龍城或重慶大廈有為印巴裔而設的咖喱和為泰國人做的泰菜。在香港,移民經營食肆要打入本地社區實在不容易。而且當很多本地老店也相繼因經營問題而結束時,實在不敢奢望在香港找到一碗好牛河。

近年香港吹起一股本土風,但事實上香港人引以為傲的茶餐廳其實沒有多少歷史和內涵,相比鄰近的台灣,他們的小食種類多,而且和自身的歷史和文化緊緊相連。香港飲食文化不應只是茶餐廳,香港未來應該更多元化及更包容性,才不致淪為中國的一個小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