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我的咖啡故事(上)

2017-08-25


30歲時患了胃病,有20年不飲咖啡、茶和任何酒類,直至52歲,轉了工,工作壓力少了,開始飲小量茶和咖啡,亦常與七哥夫婦二人到澳門度周末。二千年頭,澳門還是一個小城市,沒有今天的繁榮,人口不多,每次去度假,感覺非常寫意。七哥喜歡帶我們到鏡湖醫院附近的檀香山咖啡室嘆下午茶,他和大師公喜歡飲咖啡,而我則只是個初哥,連什麼咖啡豆是有名的也不懂。檀香山主要業務是咖啡烘焙事業,當年入口的咖啡豆佔澳門整個市場的七成,故此檀香山咖啡室的咖啡無論是貴或平,都是新鮮烘焙,比其他咖啡室好飲得多。

文:大師姐

Image description Tiong Hoe店內有很多包未經烘焙的咖啡豆。

每次到澳門度假,每日下午的指定動作是去檀香山,從差不多20款咖啡豆中各人挑選自己的咖啡,叫一份西多士和一客蒜蓉包,四個人分,這便是一個非常可口的下午茶。初時對咖啡豆沒有什麼認識,試過牙買加藍山,雖然是很醇但味道比較平淡。後來試飲夏威夷Kona,這款單品咖啡味道香濃,沒有酸味,比其他咖啡豆香醇。後來對Kona咖啡的喜愛程度是連自家牌子的咖啡曲奇也要加入這款咖啡豆,可惜好的Kona咖啡豆愈來愈難買,來源短缺,在過去幾年因收成少,價錢是三級跳。有時就算願意出貴一些價錢也買不到純正Kona,因有些咖啡商加入其他咖啡豆來魚目混珠。

星洲咖啡高人

在新加坡,女婿William每日上班前都會去到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飲一杯咖啡,咖啡豆是用House Blend。有時我也會跟他去,亦試過和大師公二人去嘆咖啡及吃件蛋糕,覺得咖啡味不夠香濃,after taste的回甘味低。今年6月,在新加坡時又跟William到Tiong Hoe飲咖啡,當日剛好他們的大老闆陳先生也在店子。Tiong Hoe是陳先生的名字,雖年屆75,但面上沒有皺紋,老人斑亦很少,還非常精神抖擻的,看起來他還要比我年輕。新加坡人比較熱情,跟他傾談一會兒便熟落起來。他說每天飲一至兩杯「靚咖啡」,對心臟會有好處,而他自己便是個人版。陳老先生16歲學沖咖啡,是一位荷蘭人教他的。他基本功扎實,有60年烘焙咖啡的經驗,在新加坡咖啡界是非常德高望重。跟他碰面時以為他只是一位咖啡店老闆,後來上網查看他的資料才知道原來他是一位高人,真是有眼不識泰山。

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每日也有營業,除了星期日是外判,其他日子會有4位咖啡師當值,生意應該不錯。當日我老實不客氣地跟陳老先生說咖啡夠濃但不夠香,應該是咖啡豆的問題。陳老先生明白我的睇法,說這間咖啡室是他開給兒子,因位於普通住宅區,選擇的咖啡豆不可能太貴。他有幾間咖啡貿易公司入口咖啡豆,自己烘焙,供應給酒店和咖啡店。立即向他請教要怎樣才能買到夏威夷Kona靚豆。陳老先生非常友善,仔細地給我解釋。他說首先夏威夷Kona來源短缺,在不同高度種植的Kona也會有不一樣的質素,應該是要在高度3000呎以上才會有好Kona。另外,烘焙時不可以dark roast,否則會浪費了靚豆。他說新加坡跟其他地方一樣,也有商人將其他咖啡豆混入作貴豆來賣。我立即打蛇隨棍上,問他能否幫我買1公斤Kona。他初時也有些猶豫,後來我連續幾日發WhatsApp請求他幫我尋找靚豆及烘焙,他才相信我是認真的。William亦跟陳老先生頗熟,也幫我美言幾句,最後在我女兒回來前的兩日,他終於為我找到了900克頂級Kona,算是不錯了,價錢是450元坡幣一公斤。

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 170 Stirling Rd, Singapore 140170,電話: +65 6473 11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