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馥郁河豚魚翅泡水酒

2017-10-13

日本九州福岡縣的唐戶市場是河豚的主要集散地,市場內有十多個經常排長長人龍的即食攤檔,河豚刺身、魚皮、肉乾,都極受歡迎,走到旁邊的飲食購物中心,也有很多河豚產品,本來想看看日本人有沒有將最毒的河豚肝炮製成美食的產品,不知是眼大睇過龍,還是沒有人夠膽搵命博,連什麼河豚魚肝醬或飯素之類的東西都沒找到,卻發現有河豚的魚鰭乾,二話不說買了兩包。

文:梁家權

Image description 河豚周身是寶,除可取其肉品嘗外, 也可以用魚翅泡酒。

又硬又利

有人直接把這些小魚翅直接放入口裏,以為就像一般作為零食的魷魚絲或魚仔乾,怎料啃了幾口便吐出來,實在太硬了,咀嚼多幾口也不能將之咬碎。「不是吃的嗎?咁硬,買來做什麼?」坦白說,我也以為當零食吃,拿一片在手才發覺真的很硬,翅的邊緣也非常鋒利,一不小心會把舌頭和嘴唇割損。

販商很用心解說,一包魚翅已包含一條河豚的背鰭、側鰭、腹鰭和尾鰭,可把魚鰭用炭火烤炙,不僅更加香口,而且變得鬆脆。是的,一些食物頭頭尾尾的「下欄」東西,其實是很好的送酒恩物,看看日本人把幼幼的鰻魚骨、飛魚骨烤得脆卜卜,又把細細的鰻魚肝醃漬得如斯惹味,變成矜貴的佐酒精點,這是高明的增值。

Image description 以河豚魚翅放入暖熱的清酒浸泡,令清酒酒韻起了變化,異香撲鼻。

異香撲鼻

吃烤物是直接的食用方式,但河豚魚翅烤過了仍頗硬,吃起來依然不夠暢快。販商推介用來泡酒。這麼一說才想起某次飯敍,友人送上一杯清酒,當中有一片魚鰭,不正就是河豚魚翅?再問販商,確認了不少日本人有這樣的享用方式,但會烤得更長時間,讓帶有魚味骨香的香氣更濃,放入暖熱了的清酒中浸泡,這啖清酒的酒韻起了徹底變化,異香撲鼻,中人欲醉。

回憶那杯魚翅清酒,再看看手中這包河豚魚鰭更有滿足感,問題是那個二十多年歷史日本小炭爐早前不小心打破了,買了這包魚鰭又要花錢買炭爐,但更要命是霸佔行李箱寶貴的空間。結果,這寶貝魚鰭還是成了囊中物,心中的如意算盤是在煤氣爐頭上燒,不料身邊有人說:「不用炭,那有意思!」噢,要有意思,總要付出代價,香港人說的「一闊三大」,可真為難。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從噴火灣三文魚子到西西里血橙》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