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師姐:學海無涯 品咖啡延續篇

2017-11-10


最近常做的事情竟然是飲咖啡。這幾個月在新加坡、日本、台灣及香港飲過不同產地及好幾間Specialty Coffee的靚咖啡,每星期便有三幾次心思思地想飲咖啡。9月中,曾與老友Doris一起到新加坡一星期,期間去了幾次Tiong Hoe Specialty Coffee,每次也巧合地遇見他們的大老闆兼很受新加坡人尊敬的咖啡專家陳重賀(Tan Tiong Hoe)先生,是個緣分。難得陳先生每次都不厭其煩地介紹不同的咖啡豆、解釋特性、沖咖啡的技巧,甚至盛載咖啡的最高級別小杯子等。

文:大師姐

Image description 新加坡咖啡老行尊陳重賀先生教我飲手沖咖啡。

珍貴貓屎咖啡

陳重賀先生非常慷慨,幾個月前第一次跟他見面時已送給我幾款剛炒好的咖啡豆,今次更甚,竟然送了200克非常珍貴的印尼野生貓屎咖啡讓我帶回香港!除此以外,陳先生的兒子幫我炒了3款咖啡豆,有巴拿馬瑰夏咖啡(Geisha)、巴西Bourbon單品、哥倫比亞和危地馬拉拼配豆。有了4款靚豆,於是興高采烈地約了Stone Coffee老闆夫婦、大徒弟兼商業拍檔Yuka和他的太太、小徒弟Teddy及幾位對咖啡非常有認識的朋友,分兩批到Stone Coffee試這幾款咖啡豆。兩次均帶着興奮心情,不單止想從朋友中學習品評各款咖啡豆的品質,也想知道這次帶回來的4款豆是否夠級數,還希望藉此機會學多一些飲咖啡的技巧,因朋友及徒弟皆比我認識得多。

第一款是聽得多但從未試過的印尼野生(Kopi Luwak)。印尼野生貓屎咖啡是罕有品種,被評為全球十大昂貴咖啡之首,價值不菲亦非常難買,因真正野生的一年也搜集不到100公斤。貓屎咖啡又名為麝香貓咖啡,印尼麝香貓(Luwak)摘食咖啡櫻桃漿果後,咖啡商從其排泄物取出豆子,製成口感獨特的貓屎咖啡豆。陳重賀先生曾教我分辨野生和養殖印尼貓屎咖啡,他說野生的咖啡豆比較大粒,香味清純。我們懷着好奇,試飲手沖貓屎咖啡。說真的,是很純,但沒有什麼特別,幾日內飲了3次,是雷聲大,雨點小。除了我,其他人也覺得失望,怎樣也發掘不到它的矜貴之處,可能只是物以罕為貴罷了。

巴拿馬瑰夏(Geisha)於2003年第一次在「最佳巴拿馬」中得到第一名,由知名的翡翠莊園種植。直至今日,Geisha在各大咖啡比賽中都是首選,成為市場上的精品主流。這次買回來的巴拿馬Geisha是一星期前烘焙。通常Geisha是手沖,這次來試咖啡的其中一位朋友R君是咖啡高手,曾開Specialty Coffee,他喜歡用Geisha做Espresso,於是用手沖及機沖,咖啡味比貓屎咖啡還要香。

Image description 咖啡師Vincent 教外孫兒俊俊拉花, 成品十分漂亮。

香味濃有層次

其餘兩款巴西Bourbon單品和哥倫比亞與危地馬拉的拼配豆也不錯,個人較喜歡拼配豆機沖奶啡,因香味濃及較有層次。最後除了自來的4種豆,也試了Stone Coffee的House Blend,是用4款豆,R君說這個才是最好的呢!

徒兒Teddy見我這樣喜歡飲咖啡,幾星期前幫我們買了部WPM KD-310意式咖啡機,家用已非常足夠。這是大師公的最新玩具,他請教了Stone Coffee咖啡師Vincent,以我和大師公喜歡咖啡的濃度來做標準,教他磨咖啡豆的粗幼度和基本拉花的技巧。剛過去的星期日,大師公用了一公升奶來試拉花,做了好幾小時,然後開心地給我看他的成績。嘻嘻,最低限度已在咖啡面上看見一圈奶,他說:漫漫長路,要繼續試,繼續學!

愈飲得多咖啡愈知道自己是一個初哥,很渺小。飲咖啡是門學問,沒有一學即曉的速成班,是要有耐性地去嘗試不同飲咖啡的方法,慢慢一步步地去學辨別好豆或自己喜歡的豆、每種豆的烘焙程度,真的有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