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麥當勞熱狗

2017-12-06

飛機在黎明前降落慕尼黑機場,正式展開歐洲街頭小食採訪規劃的第一趟行程,取了朋友預備的十年舊車,在天邊還未露出曙光之時開車,沿公路飛馳直開往靠北的邊境。德國有些公路不設車速限制,由於路面鋪得平整,入彎弧度經仔細計算,行車線又夠寬敞,配合司機的良好技術和路面警覺性,時速逾百五公里也相當舒服。

文:梁家權

Image description 各地麥記因應當地飲食文化也有不同的美食供應。 (網上圖片)

偷得浮生

畢竟上路能夠間歇休息,才是打持久戰之道,於是在距離邊境30公里的公路休息站停下,到麥當勞吃早餐。平日在香港,除了到McCafe飲杯Double Espresso,在趕頭趕命的早上很少能掙到丁點時間咬一口熱辣的漢堡包,料不到在頻撲的旅程中,反而可以在麥當勞裏偷得浮生。

原本打算叫一個魚柳包或芝士漢堡之類的包點,卻瞥見電子告示板上出現了一隻惹人垂涎的熱狗,教我這個香港人眼前一亮。我當然知道廣告板中的人和物照片,永遠比真實漂亮悅目,令我醒一醒神是有新的選擇。除了熱狗,德國的麥當勞還有芝士火腿薄餅、田園豬柳包、紐約式的雙層牛肉百吉漢堡(Bagel)多款冬甩。香港有蘋果批、紅豆批和曾經出現過的菠蘿批之外,這裏還有一種雲呢拿和朱古力醬批,選擇相當多。店員說,除了基本的漢堡包及招牌食品,特色餐牌差不多每一季轉換。

各地麥當勞因應當地的飲食風俗習慣,會有特定的食品供應當地市場,例如日本最早推出和風照燒醬的將軍漢堡,這種漢堡包後來多次在香港推出,頗受眾多被日本食制熏陶的香港人歡迎。

Image description 慕尼黑公路休息站停下,在麥當勞電子告示板上出現了一隻惹人垂涎的熱狗。

閃現炒麵

住在奧地利的老友說,維也納麥當勞在5年前有炒麵(McNoodles),看起來和吃起來是不折不扣的炒意大利粉,市場反應一般,3個月後便消失了。其實,早在15年前,台灣麥當勞賣過飯,4年前香港也試過,結果可一不可再。

總不能幾十年都叫人吃那幾款漢堡包,不斷推新產品是致勝之道。倒有興趣知道,當麥當勞的金漆招牌「M」字變成「金拱門」,麥當勞的食品是否有無限可能。

話說回來,麥當勞熱狗也不錯。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從噴火灣三文魚子到西西里血橙》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