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權:班嫂的田裏嫩海中鮮

2018-01-02

這個月邀得本欄另一位作者班哥來我主持的飲食節目當嘉賓,這老頑童縱橫食海,見識廣博,個性爽趣,但經常口沒遮攔,不把我這個後輩弄致語塞誓不罷休,於是火花迸發,但也令節目生色不少。跟他太熟絡了,難得合拍。

文:梁家權

Image description 班嫂在銅鑼灣燈籠洲街市有相熟魚檔,偶然會有野生黃花,但價錢卻十分便宜。

自家鮮蔬

這天開車接他返電台,見他手挽一大袋東西,正要八卦是何物,他沒好氣的呻:「我老婆畀你!」他佯裝委屈的說做了阿四,袋中有芥菜、韭菜、水蘿蔔,應是一年一度的收成,事關班嫂閒來無事便走入新界落田,種植一些蔬菜自用及送予友好,今次已是第二次分享她的收成。看到這些農穫,心裏已有打算:鹹蛋芥菜肉片湯、韭菜炒初生蛋、醃酸蘿蔔。芥菜和韭菜都非常嫩,吃起來完全沒有菜渣,去年和今年都是上品,期待下一年的秋收。

沒料到袋中還有兩條魚。「我老婆真係神心,嘿,無端端走去街市搵游水黃花畀你!」班嫂一向有聽我節目,原來她知道我花了八十多元買僅六七両的游水黃花魚便喜不自勝,認為我買貴了,她在銅鑼灣燈籠洲街市有相熟魚檔,偶然會有野生黃花,但價錢便宜一半,那天她見有貨便立即買下兩條吩咐班哥交給我。

曾幾何時,本港是黃花、白花、馬友和黃腳鱲最常出沒的海域,街市魚販常有大大小小黃花,賣價不貴,是家常食用魚。可是濫捕成風,據說自九十年代以後能偷生的黃花買少見少,賣價愈來愈貴。不知是好事還是壞事,適逢養殖技術有突破,上水即亡的黃花終能人工飼養,近年魚身分外金黃的養殖黃花當道,三數十元買到一條十両重的。

不必多說了,野生海魚在茫茫大海中自食其力,與不必操勞張口吃飼料長大的養殖黃花比較,其肉質腍中帶韌和魚鮮味之強,非養殖魚能及。野生黃花大都是冰鮮魚,偶爾有一兩水十數條肥瘦不一的游水魚,多是日出前捕自長洲或南丫島一帶海域,早上運到市場,但這些活魚難以苟延殘喘至日落,未到中午都已被識貨之人買下。

這幾個月是野生黃花的當造期,一旦發現游水活魚,即使貴一倍也應當機立斷買下。

(編者按:梁家權最新著作《從噴火灣三文魚子到西西里血橙》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